• 第一章 初见

    更新时间:2017-05-10 15:53:33本章字数:2194字

    昏晨,乌蒙蒙的天。雨滴如豆,一颗颗蹦跳在窗棱上,噼噼啪啪,这声音愈加地清脆,似在宣告这场雨将要完结。然而,榻上的熟睡着的女孩的梦魇却是愈陷愈深。

    “娘亲!哥哥!你们在哪里?扇儿怕……”一个四岁大的小女孩哭号着,在一个起火的大宅院中吓得动弹不得。她的周围,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救……救……”一个浑身带血的人朝她爬来。她分不清那人究竟是她的叔叔还是伯伯,她只是惊恐地向后退着。“呜……”小女孩被一具尸体跘得坐在地上。而那个血人却是越来越近……血人爬挣扎着爬到她的脚边,一只手伸了出来,在小女孩的裙摆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手掌印。之后,他便不动了。双眼,仍惊惧地看向那些白衣女子。烈烈火光中,她们,竟是如此可怕!鲜血肆意在手中的刀上,彷若朵朵风华正盛的曼珠沙华。“不要,呜……”小女孩仍旧躲着,尽管,她是已无退路。众多的白衣女子中,走出来了一个蒙着半面的红衣女子。她蹲下,似乎想抚摸一下小女孩她那虽然已满是烟火黑迹的却仍是掩藏不住的羊脂玉般的脸颊。然而,最终还是将手停在半空中,漠然地放下。“来人!将她带出去,任其自生自灭!”轻柔的面纱上装饰着的银叶闪烁了一下,小女孩的眼睛迷离看不清楚……

    “嗯?”榻上的女孩醒来,从窗格照进来的阳光让她清醒了许多。女孩猛地一起身,同时舒坦地伸了个懒腰。“吱呀……”女孩推开了窗子。“叽喳……”一只麻雀飞落在窗边,女孩伸出左手的食指,轻轻触碰着麻雀的小嘴。麻雀倒也不躲,小脑袋左摇右晃,黑豆似的小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吱呀……”这一次,是房门被人推开。麻雀依旧还在窗边落着。“扇儿,昨夜打雷打得那么大声,吓坏了吧?”说话的人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女子,一袭剑袖紫衣,长长的黑发微微卷起,白靴靴面上各用金线细致地勾勒了一只悠扬的蝶。被称作“扇儿”的女孩不情愿地嘟起了嘴。“师叔,我都十岁了呢!哪里还会怕?而且你又叫我小名!”说话间,她同时穿好了衣服,一件白色的长裙,没有任何花纹。黑缎般的头发绾成总角。“哼!好好好!苏荏,快点儿和我收拾包袱。”紫衣女子无奈地笑笑催着收拾,麻雀依然没有飞走,它配合着二人收拾的节奏在窗沿上跳着,直到二人离开了房间,它才“扑楞”一下,不知去向。"师叔,师父有说这次去风界逍遥巷做什么嘛?”路上,苏荏问着她的师叔夭月。“姐姐这次很奇怪,什么也没多说,只是让我带着你尽快赶往逍遥巷。”夭月说着,想起她的姐姐夭雪,竟是摇了摇头。“师叔,你和师父都好奇怪。”苏荏说着,手里拿着一朵随手采的野花。“奇怪?”夭月停下来,看着苏荏。“师叔你都六年多没回来看我,师父也总是白天见不到人。”苏荏说着,无意却也有意。“哟哟哟,扇儿,你记性还不错嘛!你这就生师叔的气了?哎呦,将来你相公若是整夜不归,你又要怎样!”夭月开着玩笑,苏荏虽然年纪还小,但也知道不是好玩笑话,她赌气跑远,夭月并不追她,她知道她会在前面的树下等自己的。“这丫头,年纪大了,脾气也大了,叫她扇儿又能怎么样?苏荏这名字还是我给她起的呢!”夭月自言自语道。完全没有留意到在她身后的那两个人。一人年纪和夭月差不多,一副书生打扮,斯斯文文的。另一个十五、六岁,一身宽大的粗布衣服,边角处略微看得见里面其实穿了一件新做的深青长袍。突然,书生打扮的人加快了脚步,微低头,经过夭月的身边,撞了一下夭月,将正出神的夭月肩上跨着的包袱都撞到了地上。“哎呀!你这人走路不长眼睛么!”夭月嗔怪着。穿粗布衣服的人上前,替夭月捡起包袱,也责怪起来。“你低什么头,你以为你低头我就看不见你了?!”夭月猛地用右手抬起那人的头。乍然间,竟有股莫名的熟悉感。面目有些清秀,带着些许玩世不恭。“姑娘,在下错了,好么?在下还要赶路,后会有期。”语罢,做了一揖转身离去。夭月愣愣看着,仿佛陷入久远的记忆。这时,正要离去的穿粗布衣服的人看见了来找夭月的苏荏,竟也是一愣,直到身后从大树伸出一只手将他一把拽走,这只手,正是那书生的。“师叔,走啦!”苏荏拽着夭月的衣角。于是,二人又开始向逍遥巷进发了。

    “嗯?哪去了?”夭月翻遍了包袱,却不见银两的半点影子。“该死!一定是他们两个!”夭月咬牙切齿地低声说着。然而,现在这二人要面对不是如何找到那两个人讨回银两,而是要如何逃避面前的来收饭钱的老板。不过,这如何能难倒二人?二人默契地开始“演戏”。“呜呜……”苏荏突然口吐白沫,倒在夭月怀中。“你们的饭菜有毒!”夭月就这样开始争辩。最后,饭钱不用付了不说,还赚了五两银子!

    晚上,由于夭月和苏荏错过了歇脚的地方,只好露宿野外。夭月看了看微微打颤的苏荏,便打算再多去捡些树枝。“扇儿,不要乱走哦!”夭月叮嘱了一句便转身去了林子。苏荏抱膝而坐,她抬头借着摇曳的火焰看着周围的一切。渐渐地,苏荏生了困意,小小的身子坚持不住,就此躺下便睡着了。忽而,她身后的林子里出来了一个人,一身深青色的衣服。“扇儿……”那人俯下身来,仔细地看着苏荏的面容。就在这时,夭月揪着另一个人的耳朵回来了。“哎呀!你们偷东西还不够,扇儿还只是个孩子,竟然也不肯放过!”夭月说着,苏荏听到声响醒来时,只见那二人脸色颇为尴尬。就这样,四人之间认识了。“樊笼脱自得,在下简无机。”书生模样的人介绍自己道。“嗯……我叫程陌染。”另一个说着。四人谈得很投机,每一个都像跳动的火苗一样兴奋,聊至深夜,四人决定结伴而行,一起去逍遥巷。

    然而,逍遥巷,又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