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苏荏被劫

    更新时间:2017-05-10 15:59:40本章字数:2128字

    且说那四人一路上有说有笑,仿佛是一家人一样的亲密无间。“陌染哥哥,你为什么叫这么奇怪的名字呢?”苏荏歪着脑袋看着陌染,还有些稚气未脱的样子。“我的名字是师父给我起的。”陌染说着,像是没有回答问题。陌染半大不小,十六、七岁的模样,眼角微微上挑,乍一看,到有些狂放不羁。仔细一看,有些像商人,好听点说,是狡黠,但和苏荏多多少少又有些不同,说是狡诈,又有些太过。“我的名字是师叔给我取的。‘苏’是……啊,就是这个‘苏’字。”苏荏跑到一块倒在地上的石碑前指着碑上残留的苏字说道。然而,那三人似乎全无理会她,只是静静地站住了,站在眼前的一片废墟前。这片废墟让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它与昔日鼎盛的苏家联系起来。但,事实就这样摆在面前,这片废墟,是昔日的苏家。苏家,风界的毒医世家,其名其望,就连远在中宇王都的人都知道。苏家世代毒医双绝,旁人难以望其项背。“如此大家,怎么会成这样?”陌染喃喃着。“修罗宫,是修罗宫的人下的手,要不是当年苏无伤出家做了道士,恐怕苏家人现在是连一个也不剩了!”简无机叹了口气道。“你认识他?苏无伤?”夭月眼中莫名划过一丝警惕。简无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径自踏进了早已是一地腐朽的苏家大门。“师叔,你看,扇儿的名字写得好不好?”苏荏用纤细的指尖在地上写着。半晌,无人应她。抬头,左看,右看,前看,后看。一个人也没有。“哼!我藏起来,看你们怎么找不到我怎么办!”苏荏不高兴地撇撇嘴,一脚踏进废墟,一下子消失在一扇半坍的门后。

    “扇儿,别乱跑……”夭月恍然回过神说着,这才发现苏荏人已不见踪影。“扇儿!扇儿!”夭月和陌染一边跑着,一边喊着。突然,夭月看见不远处简无机倒在了地上。“喂喂喂,醒醒啊你!扇儿呢?扇儿在哪儿!”夭月晃着简无机,简无机本就意识不甚清晰,这样一来,反倒更是昏昏沉沉的了。“扇儿?那丫头藏在门后面被我发现了……”说着,简无机摇摇晃晃地走向那道门,此刻,那道门完全坍塌在地,门板腐朽地断成几截。“然后……”简无机回忆着。“咻……”一支箭自远处飞来,不偏不倚,正好三人正围着的门板上。箭尾羽处有一张绑在上面的卷起的字条。“移步毒王会。”

    待到三人赶到毒王会举行的地方时,入场已近尾声。这三人和另一个腿脚不便坐在轮椅上的银衣男子是最后四个。“三位可是刚刚从那荒芜的苏家大宅前来?”银衣男子似是无意之中问了一下。简无机心下想他定是劫走苏荏的人,要不然,何故来此一问?“阁下是何人?可是和苏家有什么来往?”夭月将简无机的嘴捂住,示意他不要多说。三人面前的他,平静,超乎寻常的平静。年未弱冠,确实生得一头如雪的白发。白发银衣,交相映衬,愈发将他一张俊气的脸衬得更为苍白。看起来,他似乎是缠 绵于病榻之人,事实却并非如此。“四位,请报家门。”一个侍人模样的人,手拿一本厚厚的名簿来到四人面前。话虽说得谦和,但隐隐散发着鄙夷。银衣男子并不着急,于是三人便写下各自的名字。“哼,头一次来,小心点儿,到时候别是自己怎么死的都不清楚。”侍人嘀咕着。银衣男子不紧不慢地写着。字虽然没有几个,却无疑惊动了在座的每一个人。“苏门传人,苏仇。”每一个人,都看着他,一道道目光投来,没有过多的光芒,但是却十分刺眼。

    毒王会开始了,一开始,与往年的情况大有不同。去年的毒王,直接来到苏仇面前,要同他比毒。那三人本想来寻苏荏,如今,只好看着苏仇比毒。比赛规矩很是简单,两人互换对方的毒药服下一半,再换回来,各自服下另一半。“苏仇是吧?我告诉你,你服下的是我秘制的最毒的毒,但服下它,之前的所中的毒都可以解掉。当今世上,恐怕无有相当之毒。怎么?后悔了吗?”然而,就在苏仇服下自己刚刚换过来的毒药后,毒王倒地不起,顿时七窍流血。“怎么会?不可能……”毒王不甘心地问着。“你的毒,确是至毒,就连你自己也没有办法解它,每一年,你就这样取胜。而我刚刚交给你的毒药,不过是山楂和蜂蜜做成的糖丸。而我,事先便服了毒,自然不会中毒。”苏仇说着,竟笑了笑。当毒王,轻而易举。苏仇在万众瞩目之下离开,轮椅吱吱呀呀,碾过街道古老的青石。

    “呵……”苏仇俯下身去看道旁的一株野兰。苏仇的手很白,手指又长又细,和女人的手无异。右手食指轻轻划过兰叶,动作那么轻柔,仿佛他是在抚摸一张笑脸。一双茶色的眸子深邃,任何一件事于他而言都如同小小的石子被投进深深的湖,微微泛起一丝涟漪后,云寂无声。忘我的欣赏,忘我的境界。不觉,已有一剑甫地横在喉前。“把人交出来!”夭月怒不可遏。“苏仇人已在此,何谈交不交出的问题呢?”苏仇很冷静地说着,顺着夭月剑势,放松地倚在轮椅的靠背上。“少装算!那支箭不是你射进苏家的?!”夭月说着。“好啊,不如你们先告诉我,我如劫走你们的人又离家百步远后再写信射箭,需要多长时间?”苏仇拍了拍自己的腿。“这……”简无机夭月,陌染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下却直喊糟糕。“哈……”夭月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毒王会,身后是那三人。安静,安静极了,甚至有些诡异。“人呢!都去哪儿了?”陌染看看四周说道。“嘘……”简无机神秘地示意了一下。

    “啊……啊……”一只乌鸦从会场的屋顶上飞过。“不好,大家小心!有修罗宫的人!”夭月说道。于是,四人立刻背靠背站在一起,各顾一方。准备迎接,来自传说中的修罗宫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