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擅长心理学的女神探

    更新时间:2017-05-11 00:49:36本章字数:3863字

    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男士走进警署,值班的警员看了一眼他的工作证,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那个男士问了声:“林意探员在吗?”值班的警员随手指了指。男士说声“谢谢!”然后随意的向林意所在的办公室走来。

    林意依然看着卷宗,不时在本子上记下什么东西。

    男士走进办公室,坐到林意对面的椅子上。

    “你是警员。”林意抬头说了一句,然后又看起卷宗来。

    “哈!你猜错了,我是滨江市三中的物理老师,叫李明博。”男士靠在椅子上,嘴角浮起一个讥讽的微笑。

    林意再次抬头扫了眼李明博,说:“你是警员,而且刚刚升职不久——时间应该在两个月之内,现在你的级别比我高。”她的眼睛再次回到卷宗上。

    李明博猛地跳起来,声音颤抖的说:“你怎么知道的?”

    林意说:“很简单。”她放下卷宗与手里的笔,准备好好的跟这位李明博先生解释一番。“我这种能力,叫做透视眼。它很像是异能力,却是任何普通人都可以训练出来的。简单的说,它就是透过肢体语言来了解一个人。”

    李明博连连点头,说道:“我是怎么露出破绽的——我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这个可能关系到我的生死。”

    林意叹息一声:“如果你是卧底,那么刚才的几秒钟你已经死了至少两次。第一次,是你走到我的门前,两手叉腰看了我一眼。两手叉腰,并且大拇指向后这个动作,在肢体语言里面叫做领地宣言,它的意思是:这是我的领地。多少个卧底就死在这个动作上了啊!可惜可惜。”说完她真的叹了一口气,为那些生命感到婉惜。

    李明博有些不信,说道:“我做了那个动作了吗?”

    林意说:“第二次,你坐到我的对面,靠向椅背,同时双手在脑后抱头。这也是领地宣言,它同时包含两层意思:这是我的地盘,我的身份比你高。”

    李明博确实记得自己做了这个动作,不过只是这样比较舒服罢了。没想到这个动作居然会透露出这么重要的信息。“抱歉,打断一下你自以为是的推断。这个动作经常有人做,难道你也可以判断他们是警员,他们的身份比你高?”

    林意扶了下眼镜,说道:“如果你认真观察就会发现,如果队长在场,那么队员不会做这个动作。如果科长在场,那么队长不会做这个动作。如果处长在场,那么科长不会做这个动作——这些是科学,不是自以为是的推断。”

    李明博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你觉得我是警员呢?”

    林意说:“很简单,你在警署做了两次代表领地宣言的动作。领地宣言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答,对于警员来说,意思是:‘这是我的案子!’卧底的警员来到酒吧做出这个动作,当然想的不会是:这是我的地盘——他们因此丧命却不知道人家怎么发现的。这些动作完全不经过大脑,很难伪装。”

    李明博有些信了,问道:“那么,你是怎么知道我刚刚升了职,而且时间在两个月之内呢?”

    林意说:“通过声音——你想说出比较果断的话来,因为你的地位要求你必须如此说话。但是这种语调你并不熟悉,中间的停顿非常明显,这些都说明你刚升了职,而且时间不会太久。”

    李明博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能不能猜到我的来意?”

    林意说:“我已经说过了,你想要取代我,接手这个案子。对吧?”

    李明博说:“你的意思呢?”

    林意起身说:“我不管你是哪一级派来的,我告诉你,这是我的案子。你从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吧!”她目光炯炯的盯着李明博。

    李明博垂下眼睛,起身说:“我再问一个问题:比如说有人用中指扶了下眼镜,意思是什么?”

    林意思考着说:“这个动作表示轻蔑,翻译成简单的语言就是‘我草!’”

    李明博不由苦笑起来,“你刚才就做了这个动作。”

    林意强调说:“嗯,那意思就是我草!”她点了点头,表示非常肯定。

    李明博愣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来,从随身的工事包里取出一张照片,“林意探长,我出一个题目,如果你能算出来,这个案子就是你的。如果你不能算出来,那么这个案子是我的,你协助我行不行?”

    林意看了眼那张照片,是一帮四五十岁的男士的合影,没有什么特别的。

    李明博说道:“我有个表叔是编剧,一直在熬,最近终于写了个大戏卖出去了。这是他们参加一个编剧聚会的合影,你能从中找出我表叔吗?”

    照片上有三十个男人,在台阶上站成三排,从中找出李明博表叔的概率为三十分之一。如果从概率上来讲,这个题目的难度非常大。信息量很少,远房的表叔,代表着外貌可能与李明博差别很大——这是无用的信息;是个编剧——这照片上全部都是编剧,算是无用的信息;一直在熬,刚刚卖出一部大戏算是个有用的信息。这么点儿信息,真的能够帮助林意找出那个人吗?

    “第一排左起第三个人是你表叔。”林意补充说道:“右起第一人,是此次聚会的发起人。”

    李明博默默的收起照片,说了声:“我服了。”然后走出办公室。

    林意轻叹一口气,看着李明博的背影说:“还是嫩啊!”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的题目当然是非常有难度,但是对于掌握了透视眼技巧的她来说,这只是小菜一碟。

    参加聚会的明显可以分为三类人:成功人士,算是编剧界的腕儿;小有成就的;还在熬的。其实只要看表情和衣着,就可以很清楚的把三类人分析出来。李明博的表叔情况特殊,应该是脸有喜气,但是衣着却普通。

    走出警署的李明博知道林意猜对了,因为那一张照片是他拍的。人家不但猜出了正确答案,还免费送了个正确答案,这个林意是人才啊!

    李明博打开手机,拔通之后激动的说:“发现了一个人才啊!处长!实在是太神奇了……不说了,这次你一定要帮我,嗯,联系罗局长,让他安排我成为林意的助手,拜托拜托,一定要搞定。”

    手机里传来处长的声音:“胡闹!灵异案件通常是由我们特事处办理的——我明白了,你是说把事后把林意调到我们处来?她的能力真的那么出众吗?”

    李明博激动的把刚才的经历汇报了一遍。

    处长说道:“那好吧,她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关上手机,李明博在警署门前激动的走来走去,不时向里面望一眼。

    值班警员早就发现这个家伙可疑了,瞪了李明博好几眼。这个警员记得李明博的工作证上写的是“市警署技术顾问”,怕他和头头脑脑有关系,不然早就让他滚蛋了。

    大约五分钟后,林意结束了卷宗的调阅,正走到警署的大厅里时,她的手机响起了。林意嘴里说:“是的,局长!”却狐疑的看了眼李明博。

    李明博知道事情已经搞定了,一个箭步冲进警署,叫道:“林意探长好!”

    林意叹息了一声,知道这个李明博看上去没什么本事,来头却很大,不是自己得罪得起的人。“走吧,我们路上交换情报。”

    警署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银灰色的轿车,李明博跳到那辆车前,说道:“坐我的车吧,我送你。”

    林意走到自己的黑色轿车前面,说道:“不用了,多谢。”打开车门才发动车子,车后门已经被拉开,李明博跳上车说:“好啊好啊!我来坐你的车。”林意又叹息了一声,“唉!”看起来这李明博不是那么好摆脱的。

    “我们目前已经知道了,牛金生是赫拉热的感染者。”李博明说:“他身上的鞭痕,就是赫拉热的典型症状。”

    林意点点头,发动了车子,一边倒车一边说:“其它的呢?”

    李博明说道:“其它的还一无所知。对了,你看了这么久的卷宗,有什么收获吗?”

    林意把车倒出来,说道:“没什么有用的——地方警署做了他们该做的,而且只做了他们该做的。”

    车内陷入了沉默中。

    黑色轿车来到当地一家名为“某某宾馆”的旅店里。金水镇其实很贫穷,三层楼的旅店已经是这里最豪华的地方。住宿的问题早已经被安排好了——说真的,这家什么宾馆的入住率低得可怜,至少在今夜只有他们两个旅客住。

    李明博到底脸皮薄,没那胆子缠林意缠到床上。林意得到安静之后,一边洗澡一边把这个案子整理了一遍,她突然发现,也许“牛金生患有赫拉热”是这个案子的重点。

    在希腊神话中,赫拉是婚姻的守护神。有些搞笑的是,她连自己的婚姻也守护不了。她的丈夫众神之神宙斯是个出了名的坏男人,见到美女就丢了魂,弄出一大堆神子来(包括大力神赫拉克利斯、还有特洛伊的英雄麦克托尔这些神子都是这么来的。)

    传说中,赫拉因为婚姻的不幸,恨极了不忠的人,于是降下一种瘟疫,叫做“赫拉之鞭”,也叫做“赫拉的惩罚”、“赫拉热”。这是一种严格接触的传染病,得病者因为血小板降低,会在皮肤上出现鞭挞状的疤痕。当血小板降低到一定程度之后,患者会因为大出血而死。这个病的潜伏期因男女不同而不同,男人患病一般会在一到三个月之内发病,女人患病则可以潜伏一个月到十年不等。

    目前在世界上还没有什么药物可以治疗赫拉热,只要表现出症状,患者通常只有等死。

    林意之所以这么肯定赫拉热是这宗案子的重点,原因是一个很不引人注意的细节:在一年之前,金水镇的公立医院突然间一反常态,变得生意兴隆。

    这个情况非常特殊,在别的地方都是公立医院干不过私人诊所,但是这里一下子倒过来,公立医院一下子生意极好,甚至很多私人诊所都开不下去了。一个人口大约为二万五千的乡镇,现在只有两家私人诊所在苦苦坚持,这在其它地方是不可想象的。

    但是说穿了,其实也有些好笑,公立医院并不是通过正规的竞争才获得胜利的。当时公立医院的院长悄悄告诉病人说:“你们还在看小诊所啊,他们消毒不严格的,一颗针都可以打好几个病人的。我跟你们说,镇上有一个赫拉热的患者!小心染上脏病哦!”

    这不是一个谣言,而是一句恶毒的真话,但是一句真话就瓦解了私人诊所辛苦经营得来的所有信誉。

    金水镇地方偏僻,百姓的思想非常保守,都怕得上脏病。如果有人查出了牛金生患有赫拉热,会不会杀了他保证自己的安全呢?

    为了保证病人不受歧视,赫拉热的病人名单是对公众保密的,只有医疗机构的某些人知道这个名单。

    “小贞吗?睡了没有?你帮我联系一下孤儿院,让他们给牛金生的女儿做个全面的体检——非常重要,拜托你了。而且体检的结果一定要让我知道。谢谢谢谢!”林意打了个电话,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

    现在她要面对的,已经不止是谋杀案了,还有一种可怕的传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