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见鬼了

    更新时间:2017-05-12 23:07:47本章字数:3032字

    林意本来以为邹衍找不到自己,应该自行离开了。没想到回到旅店的时候,前台小妹神秘兮兮的说:“你们那个‘知情人’好怪好凶哦!保洁阿姨去扫地,刚打开门,他就吼:‘滚出去!’吓得保洁阿姨连拖把都掉了。”

    林意埋怨说:“你们怎么这么不懂事?都说了他站出来是有风险的,叫你们别去打扰他……唉!”事实上,她担心的是邹衍疯病发作,会伤害到其他人。昨天晚上,自己不知道说了什么刺激到他了,他突然就变得沮丧起来。如果换一种刺激,说不定他真的会杀人。

    仔细想想,自己还真是好心过了头。这样的人还是赶走为上,不然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大乱子来。

    想到邹衍中午没有吃东西,林意还是有些难过。她想着自己请他吃一顿,然后骗他离开好了——这个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太多了,她也无能为力,只能帮一点算一点吧。

    “什么知情人?”身后传来李明博的声音:“我们是搭档,你居然有事瞒着我?”

    林意拉走他,一边上楼一边把事情经过告诉他。“这个人车也撞不死,河也淹不死,而且自称是从宋朝来的。哈!你信吗?”

    李明博点头说:“我信啊!”他就认识至少五个从宋朝来的人,至今还活得好好的。

    “去!”林意没好气的说:“他疯你也疯。我跟你说,一会儿你跟我一起带他出去吃点东西,然后骗他滚蛋,明白吗?”

    “让他跟我住,让他跟我吃!我要跟他当好朋友!”李明博激动的说。他想:“天啦,又一个不死的老怪物出现了!这就是一个宝藏啊!我怎么可能赶他走,我求都求不来呢!”

    林意翻了个白眼儿,懒得再跟李明博说话。这时已经来到邹衍的房间前面,林意敲门说:“邹衍,是我!”

    门无声的开了。一眼就可以看到,邹衍坐在窗台上,正看着远方——这里可是三楼。

    林意吓得呆住,轻声说:“邹衍,快下来,不要急,慢慢的下来。”

    邹衍一跳而下,激动的跑到林意面前说:“你是探长,昨天你拿的那个叫手枪,这是电视,那是沙发,还有你开着撞我的那个,是车子!”

    林意欢喜得眼泪哗哗的,“天啦,你终于正常了!你快点告诉我,你是什么时代的人?”

    邹衍疑惑的说:“我还是宋朝人啊?好了,我一直很正常。”

    林意脸色变差,对身后的李明博打了个手势,意思是:“按原计划进行。”

    “你好,我叫李明博!”李明博从林意的身后伸出手来。

    邹衍视而不见,对林意说:“我说过我会帮助你,会保护你的。你在查一个案子,我可以帮你——尽管放心,我很有手段的。”

    林意回头用嘴型对李明博说:“他没有好,赶他走!”然后瞪了下眼睛。可惜李明博跟林意之间的默契等于零,直接视而不见,反而高兴的对邹衍说:“好啊好啊!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

    邹衍眼睛一瞪李明博,“你是谁啊?杵在这里干什么?”

    林意高叫一声:“停——”两个围在她身边的男人同时住嘴。林意一指邹衍,“你,给我坐回去看电视!”回头一瞪李明博,“你,过来给我说清楚!”她用力关房门,揪着李明博来到楼梯间,用力一推,把李明博这个书生抵到墙上,“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明博没想到林意凶起来也蛮吓人的,举着双手无力的说:“我的身份是保密的……总之你现在跟的案子,其实在你离开市警署之后约半小时,就已经转给我了。”

    林意皱眉说:“当时雨非常大,我确实关机了……你接到案子后,从宾江市通往金水镇的最近的一条路已经断了,你绕路过来,所以比我晚到了几小时。这也说得过去。然后呢?”

    李明博说道:“有些东西是保密的,不过我非常肯定的是:牛金生的案子是一个灵异案件,不是你能够解决的。不然,你无法解释那些小孩子的牙印!”

    林意松开了李明博的衣领,内心有些动摇了。

    作为警探,她知道得比一般人多一些。通常人们认为:枪有煞气,带枪的人更有煞气,所以警探比其他人更少遇到那些东西。但是实际情况却是,警探有一套规避那些东西的技巧,所以哪怕是面对凶案,也可以坦然面对。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公事公办的态度,绝不参杂个人情感。

    在这样的原则薰陶下,我们看到的警探大多是公式脸或者是恶脸,很难看到如弥勒佛一般的笑脸。在凶案现场说出“好可怜啊,好悲惨啊”之类的话更是大忌,会让一些心存执念的鬼魂跟着,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林意问:“那么这个邹衍?”

    李博明说道:“他说的可能是真的。你认识的人里面,就有活了至少五百岁的,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林意回忆自己认识的人,却一点也想不出来到底哪个家伙能够活过乌龟,“谁?”她问了句,然后补充说:“也是保密的?”

    李明博点点头。

    晚上出发之前,邹衍跟李明博为了争任副驾驶位起了点摩擦。邹衍显然没有学习过什么文明礼貌,直接冲李明博吼道:“你给我滚到后边去!”

    李明博没有跟邹衍对吼,而是拿出手机说:“你看好啊,一会儿我表演个法术,如果你也会,那么这个位置就是你的。”

    他装模作样的发了会儿功,同时悄悄给林意使了个眼色。林意无奈之下拔了他的号码,然后他的手机亮起来,同时发出彩铃声。

    可怜邹衍才从宋朝穿越过来,恶补了一夜的少儿频道才对现代社会有所认识,哪里猜得到这就是人人都会的小骗术?还把手一拱说:“原来有点本事,我倒小看你了。行,我服了!”主动坐到后面去。

    林意一路开车一路笑。

    按照原来的计划,邹衍说的是到牛金生死的地点去看看,随便抓个鬼来问问也就清楚是谁害了牛金生了。没想到车到中途,林意突然猛地一打方向盘,把车差点别到路边的沟里。

    车一下子停住,邹衍的脑袋撞到前面的靠背上,晕晕乎乎的说:“怎么了?”

    林意声音颤抖:“前面……有东西!”

    车灯照着的前方,一颗女人的头摆在路中央,长发委地。两只柔若无骨的手从女人的头后面伸出来,用一把白色的梳子轻轻梳着那头颅上的头发。

    邹衍没好气的说:“跟着我!有我在,不要怕。”推了推车门,却打不开。四处摸,也没有找到什么机关——他还没有真正的适应现代社会。

    李明博打开车门,叫道:“邹哥,从我这边下。”

    邹衍笨拙的从后排爬到前排,然后爬出车门,回头就换了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吼道:“都给我下来!躲到我后面看我的手段。”

    李明博与林意战战兢兢的下了车,躲在邹衍身后三步远。两人都不知道前面是什么东西,挤在一起还是觉得冷。

    邹衍大步走向女人的头,原来人头后面两尺远是女人无头的身体。那女人穿着红色的小袄,下套红色的长裙。衣裙上都有金线绣的花纹,非常精美。

    邹衍直接走到女人头前面,叫道:“喂,你起来!”

    那女人一手捧着头,一手撑地站起来,将手里的头伸到邹衍的脸前,头上的嘴开合吐出声音:“你看我美吗?”

    这女人不知道死了多久,一张脸蓝汪汪的,有几块皮烂得垂到了脸颊下,非常吓人。

    邹衍直接说:“一点也不美,难看得要死!”

    女人眼睛瞪得突出眼眶,一头长发飘舞起来,像是一头的黑蛇这一瞬间全部活了一般。

    “其实……其实你的头发很美的。”邹衍的身后传来林意的声音,“还有,你的眼睛也很大啊,很好看的。”如果一个女人整体难看,你就夸她局部;实在没有可夸的,也可以夸她气质——反正谁也看不到气质。

    女鬼的头发本来已经快要立起来变扫把头的,听了这话一下子软下来,依然如瀑布一般的垂着。女鬼轻轻一笑,把头放回颈上,转了转——估计拧紧了丝口,这才说:“小妹妹真会说好听的话儿,我喜欢听!哪像这个笨蛋,就会凶人家。”

    邹衍吼道:“谁是笨蛋,你给我说清楚!”

    女鬼并不答话,转身就走。她行走时如戏台上一般,左手拖在身后有如弱风扶柳,脚下莲步轻移,踢得长裙如波浪翻飞,真是优雅美丽到了极点。

    邹衍一边追一边叫:“不要跑!居然不听我的话,你找死啊!”

    李博明对林意说:“追上去!好不容易遇到女鬼了,我们弄点dna回去研究一下!”

    林意翻了好几个白眼儿,心说:“这都什么人啊?”不过也不能不追,真留她一个人在这儿,她还是有些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