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我穿越了?

    更新时间:2017-05-11 15:45:00本章字数:2972字

    “雨禾……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一片杂草丛生的臭水沟,许久不见一个人影。看起来格外落魄。

    而臭水沟的一旁,一身白色长裙映入眼帘。女子静静地躺在沟里,全身早已被打湿了。最里面的衣衫也若隐若现的勾引人观看。

    女子的手上流着许多鲜血。血色染满了整个白色,渐渐的白色别血色染红了视线。

    她还有一丝气息,正在慢慢呼吸着最新鲜的空气。一秒,两秒。三秒。慕轻慢慢地将紧闭着的双眼渐渐睁开,“嘶……好疼。”疼,一股疼意席卷全身。

    钻心刺骨的疼痛侵蚀着她的大脑。她还来不及去思考。“轰!”又一阵更加疼痛的痛感将她整个人的意识慢慢吞噬。

    “这是?”一大片记忆早已不请自来地将她的大脑占据。她还没有完全接收全部的陌生的记忆。这时,一道身影悄然将至。

    身影渐渐地近了。女子身着一身浅蓝色水罗裙。步子很是重。

    “慕轻,你居然还没死!果然我来看一下还是对的。就怕你这个小骚猫会如我料想到的那样没有死。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多给你下点药。

    好让我高枕无忧。可是,你居然还没有死,居然还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眼前。”女子快步走到了慕轻面前手指一勾,将她的脸与她正视。

    “慕雨禾?”记忆告诉她,这是慕家的二小姐慕雨禾。也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记忆中这个妹妹总是对自己用各种手段,对于她而言。

    她的存在已经威胁到慕雨禾的未来了。没有她,慕雨禾就是风碧大陆的强者也是天才。

    “慕轻,我告诉你别想给我再回慕家。你不是我慕家的人,一个废物。呵呵……还想要当我的姐姐还想要成为慕家的大小姐。

    你做梦!我慕雨禾才是慕家最优秀的血脉,而你。呵!只不过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垃圾。你和我永远不在一个世界。

    而我将可以取代你成为慕家最有天赋的天才。你就等死吧!”慕雨禾说着一只手死死扣着慕轻的脑袋,慕轻虽是不知道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她也不是任人欺凌的人。

    “拿开你的脏手!”一道更加冷的人发颤的声音如冰天里的冰泉刺入骨髓。慕轻的声音很轻却也带着十足的危险气息。也是在警告现在在她面前的慕雨禾。

    “慕轻!你以为你还有什么本事给我大呼小叫,你都已经是个垃圾了。你还以为你的大小姐资格在我面前算一回事吗?

    我告诉你,你慕轻不死。我慕雨禾永远无法得到整个慕家。整个皇都的欣赏。你就是我们慕家的耻辱,一个连下人都算不上的垃圾。让人恶心!”

    慕雨禾双目含着恨和讨厌,这些话她早就想要告诉她了。

    这个草包,以为过去那几年她对她好就真的是她姐姐了?她要不是为了自己和母亲。会处处和这个没人爱的废物好好相处?

    这些年她一直在利用她的傻她的天真好让人更加讨厌这个没用的废物。

    “慕雨禾你很自信?你真的以为我就真的是那么傻吗?你当我慕轻是什么人?”

    慕轻将她的手一拨,反撇在了右侧。只一个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完美的一个侧身。而她的神色依旧还是不算太好。还是非常苍白。

    “慕轻!你这个小骚猫给我放开!要不然我把你丢去喂狗。松开你的手,别脏了本小姐的衣服。你给我放手!给我放手!”

    眼前的形式却一下子反转,原本是被慕雨禾压制着的慕轻转瞬间压制着慕雨禾。

    “慕雨禾,你的心思我还真没看出来如此毒辣。难怪以前你会对我百般照顾,就是为了等我有一天完全对你信任的时候好给我来一刀是吗?

    精心策划的不错,可你始终耐不住性子不是吗?”慕轻一一道出她心里所想的一切,就连几年前她对慕轻做的事也一一被慕轻抖了出来。

    “我告诉你,没人可以将我慕轻的命拿走。也没有人可以拿的走,拿走的一般不是我的命,而是那些人的命留在了我手里。

    你觉得你可以将我杀了吗?自信别太过头,太过头可是会死人的。尤其是你在杀我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咔!死了……”

    慕轻将声音慢慢提高,一句一句早被慕雨禾尽数听了进去。

    这女人,是疯子吗?居然说出这种话来吓唬她。

    慕雨禾挣扎想要从她手里逃脱,慕轻哪会那么容易就让她逃了?于是手轻轻一使劲,慕雨禾便被她死死扣着不能动弹。

    脖子上已是红的刺眼的嘞痕。是慕轻的手捏出来的,她的力气过大。使慕雨禾短暂的出现了红痕。

    “慕轻,你想要杀了我吗?你绝对不能这么做,爹爹知道了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这疯女人,给我松开你的手!咳咳!快松开……”

    慕雨禾借着一点点的空隙对面前的女子请求道,生怕一个不小心她就会被她当做蚂蚁一样轻而易举地就被她弄死了。

    她可不能死,她死了就再也见不到她最喜欢的洛哥哥了。她不能死在这个废物手上,否则。她绝对会被人看不起的。

    “慕轻,你敢对我动手的话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求饶是不可能了,她也就只能对她讲道理让她放过她。

    就算她不是看在她和她姐妹的份上,也会看在她是慕家二小姐的份上对她手下留情的。

    慕轻就这么看着眼前这个杀了原主的人,她杀她的时候可曾在意过她是慕家的大小姐?可曾知道她是她的姐姐?

    可曾有一丝心软?现在对她说这些不是太晚了吗?

    “慕雨禾,我不杀你。可也不代表我不恨你。你放心,迟早有一天你和我之间的事会有了结的时候。而现在,我并不想趁人之危。”

    她的确是如此认为,她若是想要杀她,以后的机会有的是。何必现在白白浪费自己的时间去杀一个自己连恶心都不想看的人。

    慕轻将慕雨禾缓缓松开,没再去看她。而是踩着步子就朝目的地而去了。这一次她将会以新的模样出现在慕家,那个她曾经离开的地方。

    看着慕轻丝毫没去理她,慕雨禾倒是越加不安。她回去了,她的一切就白做了。她为了让她消失,她花了五年的时间和她打感情牌。

    她回去了,慕白会怎么做?难道她就只能再次让机会溜走吗?她不会答应的!绝不可能!她慕轻必须死!必须死!

    慕雨禾拍拍身上的污泥,不管现在自己的样子有多狼狈。朝着慕轻走的方向一并而去。

    此时,慕轻正颤巍巍地迈着脚。每一步都很艰难,每一步又是很吃力。这女人不知给她下了多少中毒,她是不看到她死她就不会停手吗?

    “呵呵……”慕轻轻笑。周围的凉风滑过脸颊,锥心刺骨的疼全身蔓延了开。她已经没了多少力气,现在也已经是强迫自己清醒着。

    “雨禾……”不知何时,她竟突然想起了她。只是还没等她缓神,一大片记忆又充斥着整个大脑。“轰轰!”

    依旧还是那么霸道的占据了她大脑所有的位置,不请自来地尽数往里灌入不属于她的记忆碎片。

    这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是关于她生前的事。还有一些是和慕家有关的信息。

    “呃……咳咳!”身受重伤,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往前了。不知何时,嘴上已经流出了一抹红色液体。

    她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异常,连忙用手去擦拭掉了那抹红色液体。疼,头越加疼了。体内隐隐约约有各种虫子啃咬着她的全身血液,似是要将她生吞活剥。

    “好难受,好疼……”慕轻捂着小腹闷哼一声,不适感已经逐渐不受控制了。尽数占据,不带一丝温柔。

    这些毒不是一般的毒,这是几千种剧毒和致命毒液炼制而成的。目的是想要直接致死。不带一点拖沓。

    慕轻已经不知身处何处了,只管继续走。朝着自己要去的地方一直走。不能有一刻的停留。她要继续撑着身子往前走。

    “难道我还是会再死一次吗?我不能死,这次好不容易活过来。没有完成慕轻的心愿之前我不能死。”

    慕轻喃喃道。她是带着恨而重新复生的,没有看到该死的人死。她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

    黑夜漫漫,不时吹来的暖风正一寸一寸打在慕轻的身上。心里已经难受得要死过去,可她还是不肯屈服。她倔,不会向任何人低头。也绝不向命运妥协!

    “这次,慕家。我一定会亲手覆灭。一定让你们痛不欲生!”满心的恨意远远比这来自身心的疼还要猛烈,逼迫着自己清醒着。

    漫长的夜,不知何时会再次降临。

    白色的身影渐渐淹没在了那片黑暗中,影子拉的很长。却早已看不见远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