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7-05-11 20:04:23本章字数:1016字

    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满眼猩红,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压抑得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

    无心湖面上立着两人正在打斗,场面混乱不堪。

    子虚真人怒气冲冠,手持拂尘压制着红衣女子的行动,大声呵斥:“孽徒,还不知错!”

    红衣女子阻挡着师父的攻击,苦涩道:“徒儿何错之有?”

    只见她身着新娘婚服,消瘦的身上十几处伤口还流着血,唯独最扎眼的便是胸前那处,苍白的脸上开始出现条条裂痕,好像要马上溃烂似的。

    “哎!执念太深,怨念太深。为师虽没能力杀了你,便将你封印在湖底,永不见天日。”

    她仰天大笑,妖媚的瞥了眼子虚真人:“全天下的人要我死,我爱的人也要我死,我为何来到这世上?”

    子虚真人无奈地皱了皱眉,脸上出现丝丝触动。

    那是一场罕见的瘟疫,子虚真人巧遇她,见她悟性极高,是个练功的旷世奇才。恰恰是名女子,便取名少司祈,女扮男装拜入门下,可终究难逃情劫,为救爱的人修炼邪术误入邪道,杀害了无数条人命,孽缘!

    见子虚真人无动于衷,她想博最后一击,可是被子虚真人察觉,突然她四周出现五道金符,金符幻化成五大石柱围困着她。

    她像笼子里的小鸟一样,只能乖乖束手就擒,眼睁睁看着师傅启动封印。

    渐渐地石柱往下面沉下去,她也跟着沉下去,沉入湖底时掀起十丈高的巨浪,只听“砰”的一声,她含着泪水随着石柱消失在湖面。

    是时候了!子虚真人嘴里念着咒语,挥动手中的拂尘,整个湖水开始翻滚,在湖底发出一道非常亮眼的金光后,子虚真人才停下手。

    一切妥当后,子虚真人带着极为悲哀的心情离去。

    不知在什么时候,无心湖上雨悄悄地停了。风也屏住了呼吸,湖的四周一切变得非常幽静,似大地跟着少司祈一起沉睡。

    当天,湖底法阵里出现位神秘男子,男子面目俊美,身着新郎官服,手持精致玉簪,深深凝望着沉睡中的少司祈。

    两人都身穿新婚礼服,男俊女貌,简直天生一对。

    神秘男子伸出纤长的手抚摸着她的额头,喃喃自语:“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众生不负卿。”

    话说到这里,神秘男子鼻子一酸,眼角一颗不大不小的泪水落下,滴打在她侧脸上,然后顺着肌肤缓缓的滑落。

    接着神秘男子只手拿玉簪,花瓣似的嘴唇动了动,玉簪发着绿光浮了起来,神秘男子脸色凝重,似乎并不情愿做,可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

    眼一闭,心一狠,念完最后的咒语,那玉簪“嗖”的一下飞进她头颅中。

    在头颅里的玉簪形成封印,封印了她爱着那个人的记忆,还有当初是为了那个人误入邪道,成为女煞的记忆。

    神秘男子转过身,走了几步回过头,眼中含着依依不舍看着她,却又那么绝情,一道红影消失在法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