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重生

    更新时间:2017-05-11 20:13:35本章字数:1849字

    她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自己装着白衣服来到了没有痛苦的世界,与亲人团聚,与朋友玩耍,欢笑着。

    永远不想醒来,可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敲打着自己的额头。

    刹那,她身体一紧睁开了眼睛,一只乌鸦从头顶飞走,原来是乌鸦在啄额头。

    她站了起来摸着湿淋淋的衣服,脸上浮现无奈,寻死死不了,究竟怎么回事?

    远远的看去,只见湖边站着一位穿着红纱衣的女子凝视着湖面,如瀑布般的头发顺流而下,倩影如梦如幻,实在美如天仙。

    小绘看了会那红衣女子的背影,为什么穿着古装?在拍电视剧?可是摄影机呢?

    忽然好奇上来,小绘便提心吊胆的走过去,越靠近越有一种呼吸提不上的感觉,胆战心惊的盯着她一举一动。

    没走几步,红衣女子突然转身,身上的轻纱随风飘起,那缕缕青丝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弧度。

    眨眼瞬间,她就已经站在面前,只手锁着小绘的喉咙。

    她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不盈一握,一双均匀如玉般的双腿裸露着,就连秀美娇小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

    额头显眼的红色花型花钿,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

    小绘顿时慌了,使劲扒开她的手,挣扎着:“啊!放开我,我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你救了我?没别的意思。”

    冷冷的声音传来:“你为何破了封印?。”

    “啊?我不知道什么封印,你放了我,放了我。”

    话音一落,红衣女子慢慢的松开手,转身满脸哀伤的抬头看了下天空,然后淡漠的瞥了一眼小绘,不吭不响的扭头走了。

    被放开的小绘使劲咳嗽着,刚才那招锁喉,差点丧命。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小绘心里打了个寒颤,她到底是什么怪物?

    郊区另一边热闹非凡,场地被一个拍古装剧的剧组承包了,他们现在做拍摄的准备工作,执行导演神气的拿着喇叭控制着全场。

    在场的工作人员以及演员们都在忙碌,唯有站在树下两位男生格格不入,他们悠闲自得的在聊天。

    周洲手里摆弄着刚从服装室领来的戏服,哀求道:“哥,求你!待会男主角的武打替身帮下忙!”

    易凡双手抱在胸前靠在树上冷冷的一声:“你去!”

    话音一落,周洲忍不住嚷嚷着:“靠,劳资整天下来,死尸、路人、强盗、家丁...都演过,可以凑一桌了!说好轮流演的呢?”

    “问题是你拿着你师父的酒钱赌输了,跟我没关系!”易凡不屑一顾道。

    “凡,听你这话,你意思是我犯事,你就不帮我?虽然师父是我师父,好歹也是你舅舅啊!再说了、、、!”

    易凡立马打断他的话,似笑非笑的说:“我又没拿我舅舅的钱出去赌。”

    “貌似是你促使我去赌的,我不去,要去,你去!”

    “呵呵!”易凡暗地里偷偷的笑,昨日舅舅交给周洲几千元买瓶上等的好酒,因为实在无趣就叫周洲去赌钱,结果输个精光,听说剧组来钱来得快,就四处跑龙套。

    就在这时,执行导演拿着喇叭冲着他们两个喊:“你们两个到底谁上?马上要开拍了,别拖后腿啊!”

    周洲连忙把手中的戏服硬塞给易凡,指着他说:“导演,他去!”

    执行导演对着易凡怒吼一声:“赶紧去化妆!”

    易凡尴尬了:“我!”

    “哥,求你了!我帮你追到季兰。”周洲非常清楚易凡一直暗恋着校花季兰,提出这样的交易条件,绝对奏效!

    果然他一听见季兰两字,脸色立马大变,固执的心立马软下来了:“真的?你说的啊!”

    周洲点了点头,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目送他走进化妆室。

    当易凡走进化妆室,周洲的脚底像抹了油似得,飞速的溜走了。 

    化妆室

    易凡被架在座椅上化妆,浑身不自在的左右看了看。

    只见门口走进一位跟自己装扮一模一样的少年,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大家的目光通通聚集在他身上,甚至还有女生暗地窃窃私语:“哇!是偶像左月,好帅!”

    一位跑龙套的女生忍不住叫出来:“左月你最帅!”

    原来是当红男明星左月,去年毕业于圣泉大学,拥有绝世俊美的容貌,身着古装如天神下凡,演艺圈有个绰号:古装王子

    他往易凡走去,面带微笑的站在易凡面前。

    易凡识趣的站了起来,两人对视之间擦出来神秘般的火花,好像生来就是竞争对手。

    虽然易凡是替身,装扮丝毫不在主演之下,颜值也不在他之下。

    易凡脸上有着一副连女生都为之嫉妒的精致五官,属于他的那份美丽却不带有一丝阴柔,那双幽深黑沉的眼眸里沾染着一份令人不敢亲近的冷漠与疏远。

    那些女生又纷纷议论起:“你看替身还挺帅的,怎么感觉比左月还帅。”

    左月的脑残粉连忙维护:“什么啊,哪有我左月帅!”

    “我倒觉得那替身帅!”又一女生插嘴道。

    两人不管她们争吵的喋喋不休,只是默默的看着对方。

    左月先开了口:“你好!我叫左月,待会的武打就拜托你了!”

    “恩!”易凡冷冷的应了他一声,完全没有谈下去的兴趣,拽拽的直径往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