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初遇

    更新时间:2017-05-11 20:22:33本章字数:1942字

    十几分钟后,各部门已经就位,紧张的等候执行导演一声令下。

    宽阔的树林间,易凡一身月白项银细花纹底锦服,大片的莲花纹在白衣上若影若现。一根蓝丝线束着一半以上的深黑色头发高高的遂在脑后,柳眉下黑色眼睦像滩浓得化不开的墨。

    拍板的工作人员也就位了,拿着一块不大不小的场记板放在镜头前准备拍。

    执行导演来到总导演身旁汇报:“导演,已经都准备好了。”

    “女演员的替身呢?”总导演疑惑道。

    “在呢,已经在远处就位了,导演您不是要拍一场相遇的镜头吗?从远处走过来相遇,然后开打。”

    总导演打了一个哈切,点了点头。

    而远处站的那个女替身演员突然肚子疼,忍不住的上厕所去了。

    得到许可的执行导演拿起喇叭大喊:“action!”

    “第一集第三场第一次!”拍板的工作人立马拍一下,速度的把场记板缩了回去。

    场面一片安静,易凡手里紧紧的握着道具剑,手心出了大把的汗,第一次拍戏难免有些紧张,等待着对手的到来。

    等了一会,久久不见踪影。

    就在大家泄气时,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也同时出现在摄像机里,身影渐渐的越来越清晰。

    定眼一看,竟然是一位红衣的女子。

    她衣衫飘动,身法轻盈,只见她清丽秀雅,容色极美,约莫十八九岁年纪。

    执行导演惊讶的嘴张得像箱子口那么大,一下子就愣住了,什么情况?说好的白衣呢?

    正当他拿起喇叭准备制止时,身旁的总导演一把抢过喇叭悄悄的说:“别cut,我怎么没想到红衣更加有气质呢?不错,就红衣,这造型不错,以后这角色就定这造型了。”

    “啊?导演,这个,好吧,您说好就好。”执行导演无语道。

    女子迈着轻盈的步伐走近,红纱裙随风飘荡,嘴角边带着一丝幽怨,似乎把四周的一切当成了空气,目光无神的笔直走去。

    这下易凡傻了,对手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该怎么办?向执行导演投去求助的眼神。

    执行导演瞥了一眼身旁的总导演,总导演正在全神贯注盯着摄像机画面,他思索了一下,于是向易凡做了一个冲的动作,示意先动手。

    易凡笑了笑,提起手中的道具剑向她刺去。

    锋利的剑快离她只有一厘米时,只见她轻柔的身子往后一倒,左脚轻盈的往前提,单脚支撑在地面,如蜻蜓点水,剑在她眼前横扫而过。

    如此华丽又完美的镜头,总导演啪了一下大腿夸赞道:“不错!不吊威亚不加特效也那么逼真,不错不错。”

    站在总导演身旁的左月也看入了迷,那位红衣女子是他从出生到现在,见过最美的,那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像真的仙女一样。

    左月疑惑道:“导演,你知道这替身演员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啊!”总导演也是一脸懵逼,接着冲着执行导演问:“你说,她哪来?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忘了!”执行导演支支吾吾道,心里琢磨着:鬼才知道叫她什么名字,哪冒出来的。

    总导演嘱咐道:“待会去查查,那么好的演员,不出名可惜了!”

    “是,是!”执行导演点了点头,心里是有苦说不出。

    简单的交手几个回合后,执行导演给易凡使了使眼色,示意他更加卖力点。他帅气的把剑往空中划了几下,顿了顿口气便又冲了上去。

    顿时银剑乱舞,红影和白影混在了一起,旁人只听见打斗声,却不见如何打,纷纷倒吸了一口气。

    速度快至极!令人赞叹!突然红衣女子不耐烦停了下来,怒气冲冠,瞳孔变成红色,她右手食指扣住拇指,一股神秘的力量从全身散发而出,准备施术杀了这个莫名其妙来犯的人。

    这时噼里啪啦的一道闪电,快把天空劈成两半。

    天色大变,执行导演站了起来拿起喇叭说:“卡!快要下雨了,散了吧!”

    话音一落,众人纷纷拿起道具匆匆散去。

    果然天下起了雨,一滴雨水落在她额头上,她恢复平静,默默地看着着急散去的人们,红色瞳孔慢慢变成黑色。

    恍惚之际,硕大的雨衣遮住了她整个身体,她警惕的抬起头,便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睛,这一见仿佛隔了千年。

    “做替身演员不容易,小心感冒。”易凡关切道。总觉得在她身上好像隐藏了很多秘密,年纪轻轻却给人一种沧桑感。

    她一言不发的盯着易凡,为什么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隐隐约约有种疼痛迎上心头,说不出的心酸和无奈。

    良久没有回应,易凡尴尬的笑了笑:“我先走了!”

    她默默看着雨中易凡离去的背影,那背影好像吸引着她,使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步子,慢慢地跟了上去。

    易凡一步,她一步,默默地紧跟着。

    夜,静静的,月光照在大地上,仿佛是一层轻纱,又仿佛是一层浓霜。静夜是美好的,但从中也透露出一点点凄凉,让人不禁感到丝丝的感伤。

    此刻雨下的很小,四周变得寂静,易凡全然不知红衣女子跟在身后。

    不知不觉来到一栋奇异的别墅前,门前一尊尊神像,形状颜色特别的门,不时还有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

    易凡推开门,甩了甩身上的雨水就进去了。

    不远处站着的红衣女子打算也跟着进去,却被别墅的结界挡在外面,这结界散发着金光把她弹到十丈远。

    红衣女子并没有强行闯进,哀伤的瞥了一眼别墅,默默无闻地走了。

    一颗又高又大的树上,红衣女子笔直的站在树尖端,那冷漠到零点的眼神俯视着地面的一切,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