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胸罩

    更新时间:2017-05-11 20:26:51本章字数:1540字

    客厅正前方有一个柜子,柜子上有一台外观漂亮的彩色电视机。电视机前有三张老式沙发,一看就是年代已久,却完好无损。

    气氛有点紧张,红衣女子与小绘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各自揣怀着心事。红衣女子撇过脸默默的看着窗外的风景,眼神散发着淡淡的哀伤。

    小绘脸上还带着泪痕,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心里很是不解,为什么突然找来?

    就在这时,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冰冷的气氛,她先开了口:“我在湖底沉睡了很久,已经记不起是多久了,是你的阴年阴月阴日的血解了封印救了我,如今我不知何去何从,可否在你这暂住一些时日。”

    话音未落,小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

    开什么国际玩笑?还封印很久,至今还活着,这岂不是超级无敌大粽子?还是人吗?小绘的脑子里塞满了一堆问题。

    见小绘一动不动,她又说:“有何不妥?”

    “没什么不妥,我辈子只会给人带来灾难,救你虽然是意外,不过我终于做了一件好事。”小绘感叹道。

    “救我真是好事?哈哈...!可所有人都要杀了我。”她狂笑了起来,妖艳妩媚令人敬畏。

    小绘诧异道:“杀你?为什么?”

    她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停止笑声后,一股伤痛迎上心头,想起当初被封印的那一幕,那十几处伤口,没有一处不是至伤,残忍,无情。

    见她没有回应,小绘小心翼翼的又问:“你不知上哪去?要住我这?”

    “恩。”她轻轻应了一声。

    “我命范天煞孤星,但凡接近我的人都不善而终,难道你不怕死吗?我可不是在开玩笑,我的亲人都是因为我而死的,我真的不想再祸害任何人。”

    “若能死,我早死了。”她眼底闪烁着哀伤,挥挥衣袖,一片绿叶从窗外飘向她,刚到手上瞬间枯萎,零碎的落在地板上。

    这一举动使得小绘睁大了眼睛盯着地上,绿叶好像被抽干精华一样,怎么回事?

    “我叫小绘,我们相遇是一场缘分,咱们以后就相依为命吧。”也许是多年寂寞的驱使,小绘并没有固执的赶她走,多一个人多一个伴也好。

    “那打扰了,我少司祈。”

    “哦!少司祈?好好听的名字,我以后叫你祈儿”小绘傻乎乎的笑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立马站了起来冲着她惊喜道:“嘿嘿,对了,你先等等,我立马就来。”

    说完,小绘撒腿就往卧室里跑去。

    过了一时半会,小绘匆忙的从卧室里出来,手上拿着一些衣物,看上去有些旧,不过倒是整洁和干净。

    “这是?”少司祈一脸惊讶道。

    只见她把衣物放在茶几上,欣慰的一笑说:“这些都是表姐的旧衣服,看起来还是崭新的,我平时不爱打扮就没有统统拿出来穿,毕竟现在是21世纪了,你穿一身红纱衣在大街上乱逛,别人会把你当神经病人看待的,所以你就将就点吧,等我攒够了钱再去买新的。”

    一旁的少司祈边听她说,边好奇的翻弄着起茶几上的衣物,好像找到了个有趣的东西,一指挑起胸罩问:“这什么?穿在哪?”

    她脸一红,顺速的抢过少司祈指上的胸罩,尴尬的塞进衣物里:“这,按你们古人的理解方式,就是肚兜。”

    “原来如此。”少司祈恍然大悟。

    她站了起来把衣物塞进少司祈的怀里,深深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好了,别问了,你快点进去把衣服换好吧,我去做饭了。”

    说完,她拿起围裙边走向厨房,留下少司祈一人在客厅里琢磨现代衣物。

    简陋的厨房令人心寒,报纸遮住的窗户上面还有很多油盐污渍,天花板被蜘蛛网覆盖,一只蜘蛛落在地板上,被她突如其来的一脚踩死。

    她看了看老旧冰箱里的食物,冰箱里半点冷气也没有,里面一片狼藉。

    突然一只老鼠从里面跑了出来,吓的她一惊,她回了回神去查看原因,刚好瞄到插头处,原来是插头线断了,悲凉的叹了一口气。

    这些年她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作伴的是那些老鼠虫子,断电没饭吃洗冷水澡是常有的事,这一切一切好像命运在捉弄自己。

    她把冰箱门关上,穿上长筒鞋拿起雨伞往屋外走去。

    外面的雨一直没停过,小雨的打在她的雨伞上,还不知溅到了她苍白的脸上,迈着艰难的步子往自己播种的菜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