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纸人

    更新时间:2017-05-11 20:30:54本章字数:1945字

    清晨,太阳在鸡鸣的催促声下,慵懒的伸伸胳膊,微笑着射出第一缕光辉。那道金灿灿的线,暖暖的照进房间,把整个房间映成金色。

    小绘再次来到客房门前,那些饭菜根本没有动过,她失落的叹了口气,敲了敲门说:“祈儿,我要读书去了,桌子上早餐,你吃点吧。”

    但是里面依旧没任何动静,她泄气的走几步,突然止住脚步,回过头又说:“你要是觉得无聊,房里有些书,看看打发时间。”

    “砰。。。!”大门被关上,整个房间更加阴沉下来。

    客房里,少司祈站在镜子前,直勾勾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中是位清纯脱俗的美少女,一头乌黑的长发,浅蓝色休闲衬衣存托着雪白的肌肤,长裙子飘逸动人,宛如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往脸部看去,美艳的脸颊上竟然出现几道裂痕,瞳孔里很明显的血丝,十分恐怖。

    她有些不悦,摸着脸颊的裂痕自言自语:“许久没进食,再这样下去,恐怕难保这具身体。”

    说完,黑眼珠一红,伸右手往桌子上一挥,只见桌子上剪好的小纸人统统站了起来,还发出婴儿般的鸣叫声,接着双手食指手指一合,一团黑气从她体内散出,小纸人们齐刷刷的飞在她面前停下。

    她保持着那个动作,对着小纸人们吩咐道:“去,把食物带到这里来。”

    话音一落,小纸人们传来婴儿的笑声,纷纷往窗外飞去。

    这种术很容易消耗精力,每个小纸人就等于一条人的生命,赋予他们行走自如的力量,甚至还带有攻击性,没进食的少司祈她自身会变得更加虚弱,一头倒在床上。

    粗糙的床上,她的视线刚好撇到放在床头的那一叠书,伸出一指勾了勾,那书向她飞去,稳稳妥妥的落在她手上。

    简单的翻开几页,她兴趣燃起,秀气脸上的裂痕越来越多。

    圣泉学校

    大早晨的学校最为热闹,学生们成群结队的走进校门,叽叽查查说个不停,脸上绽放着幸福的笑容,一股青春向上的气息充满整个学校。

    唯独小绘只身一人低着头走着,如同空气般存在走在人群里。

    她内心是难受的,即便如此,也无法改变致命的事实,因为注定孤老一生。

    快要到校门时,奇葩的一幕使她停下脚步。

    校门口处,一辆三轮车不急不慢的停了下来,车后载人车厢上坐着两位帅哥,他们身上都绑着一根发光的绳子,不能动弹,表情十分不爽。

    从车上下来的司机引起了小绘的注意,是那晚救自己的大叔赤谴,只见他缓缓的走向后车厢,神采奕奕冲着他们两人说:“瞧你们这副德性,非得劳资把你们给绑了,说,以后还逃不逃学?”

    “师傅,我哪敢啊。”周洲无辜道。

    他气不打一处来,双手叉腰怒斥道:“少来,别以为劳资不知道你们一个一个的心思,赌钱,泡妞,出去浪。”

    周洲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苦苦哀求着:“师傅,我错了!”

    而易凡的视线早就跑到学门口,好像在寻找什么人似的,完全忽视师傅严厉的教导。

    周洲向易凡身边移了移,靠近耳朵细声问:“喂,你看见季兰女神没?”

    “没有,应该已经进去了。”易凡脸上绽开前所未有的甜蜜微笑,眼神一直盯着门口,渴望着见到女神的倩影。

    自从开学典礼那天起,易凡就迷恋上了那位清纯的校花,名季兰,不但长的漂亮,而却成绩好,人际好,性情好,在学校非常的出名,是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你们在干什么?”赤谴怒斥道。

    他们回过神,同声异口:“没,没什么,师傅(舅舅)。”

    “算了,算了…。”赤谴无奈的摇了摇头,右手边中指食指向着他们一指,嘴里念着咒语,那两绳子自然脱落。

    两人纷纷从车上下来,齐刷刷的打着招呼:“师傅(舅舅),我们上学去了。”

    眼看他们转身向校门里走去,赤谴顺速的在三人额头上弹了一下说:“记住了,再让劳资抓到逃学,有你们好看的。”

    两人摸着额头,同声异口道:“知道了。”

    望着他们转过去的背影,赤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身为周洲的师傅,本应该把驱邪的秘术转授给他,但是周洲整天就知道逃课,赌钱。

    连易凡唯一的外甥也不省心,心都操碎了。

    刚一转过身,他们两人纷纷对上一双名明亮的大眼睛。

    被发现的小绘羞涩的低下头,心里有千只小鹿一样在跳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经过他们的身边。

    谁知周洲一把抓住她的手,靠近她的脸:“喂,你刚才看我们干什么?”

    小绘紧张得汗一股脑儿往外冒,低着头不敢直视他们,心“扑冬,扑冬’,地跳,脸也刷地红了,这该怎么办?望着被抓住的手,狠狠的咬着嘴唇。

    突然身后一声怒吼响起:“喂,你们两臭小子干什么?”

    吓得周洲立马松开她的手,两人木木的转过身。

    “是你?”赤谴惊讶道。

    被放开的小绘边揉着手腕,边尴尬笑道:“大叔,呵呵。”

    看着他们之间打招呼,两人面面相觑,大惊道:“搞了半天,原来还是师傅(舅舅)的魅力大啊,姜还老的辣。”

    太阳渐渐升起,一天满满的课程即将开始。

    校园里樟树细长的影子拖在地板上,光在窗边的课桌上流转,稀疏的书本显得格外亮眼,透露出一点温馨的气息。

    教室里30多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讲台,严厉的语文老师正在颁布她的“人生大道理”,洪亮的声音在教室里回响。

    教师最角落里,小绘心事重重,眉头紧蹙着凝望窗外,担心家里的少司祈吃没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