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杀人

    更新时间:2017-05-11 20:32:14本章字数:2414字

    一晃到了放学时间,铃声准时的响起,向来不急不慢的小绘赶紧收拾着书包,惦记着家里的少司祈,赶着投胎似的离开教室。

    正好她出了教室门,楼梯隐蔽处站着一位男人注视着她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阴险的笑容。

    夕阳的余晖让街灯折射出一种异常的美,稀疏的人来来往往。

    看着即将落下去的夕阳,她加快了步子。

    刚好路过一家甜品店,突然她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停下脚步,从书包里翻出昨晚表姐拿来的一百元,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进去了。

    几分钟后,她手提着一个精致的小蛋糕走出来,带着幸福的微笑回家。

    不远处的一盏路灯下,那个男人猥琐的躲在那,全神贯注的盯着她,见她走开,立马尾随而上去。

    而这一幕被一只小纸人发现,似乎懂了什么,顺速的往家里的方向飞去。

    小绘家

    客房里,少司祈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脸上几乎全部溃烂,生气的把书一扔,一股邪气在她全身散发而出,顿时房子震动起来,周别的绿色植物瞬间枯死,动物纷纷逃窜。

    这时,那只小纸人从窗户外飞进来,在她眼前停下发出婴儿般的叫声。

    她身为小纸人的主人当然听得懂在说什么,刹那眉宇间杀气逼人,冷冷的一声吩咐:“带我去!”

    话音一落,小纸人唆的一下飞出窗户,她纵身一跃跟了上去。

    街角小巷处,天慢慢阴暗下来,小绘毫无察觉的赶着路,身后那男人身影不离跟着,丑恶的嘴脸慢慢浮现,鸡爪手渐渐接近她。

    突然一团黑气在那男人面前出现,黑气顺速散去,一位脸全部溃烂的少女站在他面前,少女的眼睛里含有一种被追捕的恐怖神气,嘴唇极度惨白。

    他吓得往后退了两三步,脸上先变得青白,随后又涨得极度的徘红。

    本来要大声尖叫起来,不知何时一只小纸人贴在他喉咙处,不管怎么叫也叫不出声,顿时脑中一片空白,颤抖的四肢却像扎根在了原地,无法挪动半步,整个人陷入无尽的绝望之中。

    突然小绘回过头看到这一幕,大惊道:“老师你怎么在这?祈儿,是你吗?”

    虽然不是很确定眼前这个背对着自己的少女是不是少司祈,但是她那一头青丝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的,还有那与生俱来的气质。

    “是我,这个男人要非礼你。”少司祈冷漠的回应道。

    此刻小绘的脸涨得通红,眼珠子瞪得溜圆,嘴巴张得好大,眉头也皱起来,连头发都抖动起来了:“什么?老师你怎么可以,上次在教导处,你对我做的那事,我并没有追究,你怎么还这样做,你就是这样为人师表的吗?”

    而四眼老师眼睛瞪的很大,直勾勾的盯着少司祈脸部,压根没在意她的话。

    少司祈不耐烦的一声令下:“这里有我,你先走。”

    “不,我不是会抛下你的,祈儿。”

    “赶紧走!”少司祈怒吼道。

    小巷里回音响起,这一声可谓撼动天地,树上的鸟都被震飞,她心砰砰一直在跳,想起了第一次遇到少司祈的场景,那招锁喉,默默的转身过身走开。

    此刻,原地只剩下少司祈和四眼老师。

    忽然几阵刺骨的阴风吹过,一群小纸人从天而落,两三个的绑住了四眼老师的手和脚,一动也不能站在那儿。

    少司祈慢慢逼近,他脊梁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

    辗转好几个街道,小绘距离少司祈那越来越远,心里变得更加忐忑不安,不敢想象那将会发生什么。

    就要出小巷了,突然出现一位小女孩,匆匆的朝着她跑过来。

    小女孩身上只有一件足可以遮挡身体的破衣裳,手里拿着一个破碗,头上有个破帽子,应该是附近的乞丐。

    “姐姐,我妈妈饿晕了,求你施舍点东西吧。”小女孩一上来就在她面前跪下,眨巴眨巴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她立马蹲下身扶起小女孩,关切道:“赶快起来,有话好好说。”

    话音一落,小女孩呜咽着,眼泪挣扎着涌出了眼眶,接着嚎啕大哭起来,泪水如瀑布般倾泻下来:“姐姐,我妈妈快不行了。”

    “姐姐知道,不哭哦。”她轻轻摸着小女孩的头,安抚道。

    可是小女孩没有停止哭声,眼泪反而越来越多,哭声越来越大。她心一急,视线刚好撇到给少司祈买的蛋糕上,心想:救人如救火,下次再买给祈儿吧。

    于是她双手拱出蛋糕,冲着小女孩微笑的说:“别哭了,这蛋糕给你,快拿回去吧。”

    这才使得小女孩停止了哭声,两小手擦干眼泪,甜蜜的微笑浮现在脸上,接过蛋糕说:“谢谢,谢谢姐姐,你人真好。”

    “好啦,快回去吧,你妈妈等着你呢。”她欣慰道。

    小女孩带着灿烂的笑容向她道别,挥了挥手,往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望着小女孩瘦小的背影,她十分心酸,那么小的年纪还要四处沿路乞讨、、、突然想起了外婆,如果没有外婆,自己也会在大街上乞讨,受人白眼。

    刹那,刺耳的急刹车声把她从思绪中拉回,好奇的定眼望去。

    她的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前方。

    只见马路中间一滩血,躺在血中的正是小女孩,小女孩的秀发已经沾满血迹,嘴角隐隐还有鲜血流出,原本可爱的脸,现在已经变得无比苍白,上半身还隐隐在抽搐,手中紧紧抓着那沾满鲜血的蛋糕盒子。

    众人纷纷围观了上去,几位好心的市民通知着警察和医生到来。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自己对谁好,谁就会不善而终吗?难道自己命中注定天煞孤星,不能与人走近,这就是命吗?

    她不敢相信的后退了几步,忽然脑海中飘过少司祈的身影,也会死吗?于是二话不说的原路返回。

    小巷里,少司祈的一对眼睛只剩下了两个窟窿,嘴唇烂掉了,雪白的牙齿咬得紧紧的,就连颈部也开始腐烂,简直惨目忍睹。

    她抬头看了一下天空,瞳孔一红,回过头双目凶狠的瞪着四眼老师,缠在四眼老师身上的小纸人纷纷散去。接着四眼老师好像中了迷魂药一样,竟然不挣扎不大叫,整个人变得痴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

    突然四眼老师慢慢升起,脚离开了地面,离地面10厘米停下。

    只见一道类似气体的精气从四眼老师嘴里飞出,统统吸进她的鼻孔里。

    十几秒后,她脸部的裂痕不见了,身体慢慢恢复原状,瞳孔越发红亮,好像一只千年吸血鬼一样,给人一种死亡的感觉。

    半空的四眼老师已经不复存在,只剩地上一堆白骨。

    而这一切刚好尽收小绘的眼底,她屏住呼吸,完全惊呆了,好像失音了一般,好像麻木了一般,既说不出话,也没有力量。

    这时少司祈有点察觉,准备往后转身。

    快被发现了,她回过神立马撒腿就跑,恨不得多长出一条腿出来,脑海一直回想着那地上的白骨,为什么会这样?少司祈究竟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