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白骨

    更新时间:2017-05-11 20:34:14本章字数:2290字

    天已近黄昏,学校里的学生寥寥无几。

    太阳慢慢地钻进薄薄的云层,变成了一个红红的圆球。西边天际出现了比胖娃娃的脸蛋还要红还要娇嫩的粉红色。

    只见校门口前,易凡双手抱在胸前靠在大树上,一副无聊至极的样子盯着门口,嘴巴里咬着一片叶子,好像在等人。

    等了片刻,周洲出现在门口,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寻找兄弟的身影,最后视线落在大树周围,匆忙的赶过去。

    “师傅呢?”他诧异道。

    见他来了,易凡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哈欠说:“舅舅日理万机的,哪次准时接过我们。”

    话音一落,赤遣骑着三轮车仓促的赶来,神情有些凝重,冲着两人说:“周洲赶紧上来,跟我去一趟,易凡你先回家!”

    “哦!”在易凡无精打采地回应时,他们早就已经离开了。

    刚好正准备扭头离开,学校门口一个熟悉的倩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止住脚步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那个人。

    学校门口,季兰静静站在那,好像在等什么人。

    一头柔和的亚麻色长发,在夕阳的映衬下,流淌着浓浓的金色奢华。尤其是那清秀不失惊艳的脸蛋,简直倾城倾国。

    易凡不敢靠近,远远的看着,虽一见足以,但也促使了他那颗倾慕的心。

    另一边,小巷处,从木剑上跳下来的赤谴和周洲面面相示,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一前一后往前走,穿梭在小巷里,寻找着邪气的源地。

    刚好在一个岔口,周洲发现对面的巷子地上一堆白色的东西,询问道:“师傅,前面好像有东西,要不过去看看。”

    “恩,这个你拿这。”赤谴点了点头,表情十分严肃,把自己手中的桃木剑递给他手里。

    他拿着剑迟疑道:“师傅?”

    “好好保护自己,别把命丢了,虽然你会些武功,但是毕竟你对驱邪的事是一窍不通,咱们现在面对的不是人,待会要是出了什么事,你拿着剑直接砍,不要顾忌。”赤谴一边走一边说道。

    他双手紧握剑跟随在后,轻轻应了一声。

    顿时空气似乎凝聚在了一起不再流动,心跳声,呼吸声都能很清晰的听见。

    他们越走越近,那堆白色的东西越来越清晰。

    当走过去看清时,周洲顿时两眼发直,双腿也不听使唤,像筛糠似的乱颤起来,这白色东西分明是一具人的尸骨。

    赤谴蹲下身看着这堆尸骨,眼中多几分怒气,冷冷的说:“淡定点,这里已经没有邪气,邪物应该早走了。”

    “师傅,到底是什么邪物。”

    虽然周洲不懂驱邪,但也见过师傅跟邪物打斗,邪物杀人。而邪物杀人只剩下白骨的是第一次,这样残忍的手法,他心里最多的只是气愤。

    “我在一本古籍上见过,有一种长生不老的邪术修练,需要吸人精气,被吸的人会瞬间变成一堆尸骨,就像我们看到的。”赤谴回想道,思索了一下,觉得不妥,又接着说:“不对,这种逆天的邪术怎么会出现在现代?不是早就遗失了,而且一般练就的人都会身爆而亡,除非修炼天赋异禀的人。”

    他站在一旁,猜测道:“师傅,有可能是古代的人修炼了,因为长生不老所以一直活着?”

    赤谴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样的想法太大胆,不过昨晚的天象大变,验邪瓶震裂一定跟这件事有关。”

    这话使得周洲心开始不安,要是真有这种邪物存在,世间又得死很多无辜的人。

    冥想之际,他视线刚好瞥到尸骨旁一副眼镜上,走过去拿起来瞧了瞧,总感觉哪见过,脑海里记忆搜索着。

    “周洲,想什么呢?”赤谴拍了拍他的肩膀,疑惑道。

    只见他拿着那眼镜仔细琢磨着:“这副眼镜跟隔壁班数学老师的眼镜比较接近,不知道是不是,假如是的,那么邪物有可能是学校里的人。”

    “想知道什么人,那还不容易。”

    赤谴欣慰的笑了笑,接着从贴身黄布袋里拿出一面八卦镜,对着那堆尸骨一照,嘴里念着咒语,突然那八卦镜散发金光,约隐约现出一个男人的面相。

    他带着好奇的心凑了上去,当看到镜面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惊:“啊?还真是隔壁班的数学老师。”

    “看来你那学校真的不干净。”赤谴欣慰道。

    听赤谴一说,他的心顿时慌了,学校里面那么多认识的人,于是自告奋勇:“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明的,师傅,你交给我吧。”

    而赤谴摇了摇头,叹息道:“你?算了吧,咱们回家。”

    “师傅、、、!”

    即使他再恳求,赤谴仍然不依,拿过桃木剑变大,然后纵身一跳,站在上面命令道:“这件事不关你的事,还有这事千万别跟易凡说。”

    “为什么?”他诧异道。

    “别说就别说,哪那么多废话,赶紧上来!”

    见师傅坚决不同意,他只能跳上剑,心里十分不爽,师傅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查?还不让告诉易凡?

    剑在空中穿梭,赤谴回头瞥了一眼他,暗想:周洲法力不足,那邪物不是普通的邪物,拥有惊天动地的力量,如果真的遇到,只有死路一条。而却这事绝不能让易凡知道,一定要保护好姐姐唯一的孩子。

    镜头转移

    受了惊吓的小绘一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

    整个房间充满惶惶不安的气氛.好像地球末日就要来临了。清晰的听见墙上的时钟声,每一秒钟的滴嗒一声,都像是一把铅锤在她的心上敲击了一下。

    她拚命地往角落里躲,牙齿彼此打架,全身哆嗦,仿佛有魔鬼要抓住她一样。

    这时门被敲响,接着传来的问候声:“你还好吧?”

    久久不见回应,少司祈在门口站了一会,接着穿门而进。

    少司祈进去了,只见她窝在角落里,疑惑道:“出什么事了?你窝在那做什么?”

    话音一落,她抬起头看着少司祈,嘴唇哆嗦着,好像拚命地想说话,可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脸上恐怖得一点血色也没有,只有两眼不住地闪动。

    看着她那么不对劲,少司祈转过身,后脑勺背着她说:“你好好休息吧,以后那个老师不会再骚扰你了。”

    说完,少司祈宛如一道幻影穿门而出,瞬间消失在房间里。

    小绘见她走了,心渐渐舒坦了一些。

    挥之不去的是少司祈杀四眼老师那一瞬间,场面简直是惨目忍睹,那一堆白骨好像在嘲笑她,随时会来复仇一样。

    她心里很清楚,四眼老师该死,少司祈这样做也是为了救她,可是把人活生生吸成一堆白骨,这样的方法未免太残忍,少司祈只是古人而已吗?

    渐渐,夜的轻纱不知不觉地遮掩了大地间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