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打劫

    更新时间:2017-05-13 19:40:53本章字数:2182字

    双休日的银行人来人往,业务人员忙得焦头烂额,银行秩序照样井井有条。

    由于大家各忙各个的,完全忽视了天花板上漂浮着几只小纸人。

    几只小纸人围在一起好像在商量着什么,接着其中一只小纸人飞了出来,其余的留在原地继续监视着银行的一切。

    突然“砰!”的一声,一群身着黑衣,头带着袜套的人冲了进来,他们各个都手持枪械,还自带着几个大袋子。

    他们把袋子扔到业务员面前,拿枪对着业务员怒吼道:“把钱通通装进去!”

    在场的人们吓破了胆,通通蹲在地上不敢动弹,而那些保安人员在劫匪们进来时就已经给制服了,业务员们害怕的面面相觑,只能乖乖听话的装钱。

    那一沓沓钱把那几个袋子塞的满满的,劫匪们得意的点了点头,示意同伙撤离。

    这时天花板上的小纸人看不下去了,通通飞出了银行,朝着小绘的家里飞去。

    劫匪们提着大袋子离开,以为就这样非常的顺利的抢劫成功,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大帅哥,易凡傲慢的盯着从银行出来的绑匪们,花瓣似的嘴角往上扬了扬。

    今天放假,周洲那臭小子跟着舅舅出去驱邪了,自己无所事事到处转转,没想到竟然遇见银行被打劫,该松动松动筋骨了。

    劫匪头头怒吼道:“小毛孩让开,小心劳资一枪崩了你!”

    易凡眉毛都没动下,笔直的站在那,自信满满地说:“那你试试!”

    话音一落,劫匪头头气不打一处来,反正都已经抢了银行,还怕杀一两个人,他握着手枪的手紧了紧,手指不由的按上了扳机,突然他举起了手枪朝着易凡,他开了枪

    只见那子弹飞速地射了出来,肉眼是看不清,可是易凡好像看得清一样,移形换影似的躲开了子弹。

    观看的人们深深倒吸了一口气,对眼前这个少年多了几分敬佩。

    此刻劫匪头头吓了一愣一愣,眼前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高人,竟然那么轻松的躲开了?

    在他寻思之际,警笛声传来,劫匪们激动了起来,全都拿着枪对着易凡和围观的人不停的开枪,拼死拼活的给自己打出一条出路。

    就在劫匪们全部上车时,少司祈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还没动手,后面就传来非常关切的声音:“喂,赶紧跑啊!”

    那么熟悉的声音使少司祈猛地转过身,是他?瞬间呆了,默默地看着易凡向她飞奔而来。

    劫匪们二话不说,直接抓住少司祈进了车,带个人质走也好!

    少司祈竟然乖乖跟他们坐进车里,那嘴角邪恶的扬了扬,恐怕劫匪们得倒大霉了。

    车子启动了,被两劫匪夹着的少司祈露出奸笑,两三个小纸人从她的袖子口飞出来,飞到劫匪们的头上,小纸人一副恐怖的样子,等待着主人号令。

    正好要动手,却从反光镜中看到了易凡,他开着车子在后面追。

    少司祈欣慰的笑了笑,撤下小纸人。

    车子上了山间公路,劫匪们还以为逃离了警察的追击,没想到一辆车迎面奔来,一双眼睛雪亮地闪动着,得意的笑了笑。

    刚才易凡走了近路,好不容易穿插到劫匪车的前面。 

    开车的劫匪猛地刹住车,车身剧烈地摇晃着,车轮与柏油路面剧烈摩擦,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像被困的野兽那样的尖叫。

    所有的车辆顺着弯曲的公路,连成一条发光的长链。

    易凡从车上拽拽的下来,来到劫匪车前,冷冷的一声:“出来!”

    后面的警察也持枪跟上了,枪口通通对着劫匪的车。

    这时劫匪们挟持着少司祈下来了,其余几个劫匪手里还提着几袋子的钱,慢慢的移向公路边缘,那公路下面就是悬崖底,摔个人下去准活不了。

    “你们别过来,不然我们将人和钱全部扔下去。”

    “别冲动!”易凡和警察往后退了几步。

    劫匪指了指易凡,再指了指易凡刚开过来的车:“你过去,把那车的钥匙给我!”

    易凡拿着车钥匙走了过去,眼神死死的盯着劫匪们的一举一动。

    被劫持的少司祈深深凝望着他走近,这样的熟悉的感觉好像曾经经历过,心莫名其妙的在加速,脑子开始有些隐隐约约的疼痛,有什么东西抑制她在回忆一样。

    就在劫匪们留意少司祈头疼时,易凡一个转身踢掉抓住少司祈的那个劫匪,抓住少司祈的臂膀一拉,瞬速的把她拉入怀里。

    劫匪们激怒了,拿着钱袋子往公路下面一扔,那些钱溢了出来,在空中飞舞飘荡。

    钱的出现引起了少司祈的注意,她脑海里闪过小绘说过的话“交水电费需要钱!”于是离开易凡的怀里,往着悬崖纵身一跳。

    这一举动使易凡的心紧了一下,不自觉的跟了上去。

    少司祈看着他,他看着少司祈,两人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急速落下。 

    悬崖峭壁粗壮的树枝上吊着两个人,易凡一手死抓着树枝,一手紧紧拉着少司祈,只要稍微一动,树枝一断,两人就会掉下去。

    少司祈静静地望着他,压根没在意现在的处境。

    原来安静的气氛被易凡打断,带着担心的语气斥责道:“我说你不怕死啊,玩什么跳崖?”

    可是少司祈一言不发,继续望着他,似乎看透他的心。

    过了一会,他耐闷道:“你真不怕死吗?”

    谁知少司祈淡淡的来了一句:“那你为何跟上来,你不怕吗?”

    “我,我、、、!”顿时他无语了,他心里也耐闷着:为什么眼前这个女生那么眼熟?为什么那么在乎她的生死?为什么跟着她跳崖?

    在易凡沉思之际,她嘴角往上扬了扬,一道红光从她的手臂飞速的传到易凡的手臂,易凡只感觉特别的麻木,然后不自觉的松开了紧拉她的手。

    她像被抛出的石头,瞬速得掉下悬崖,美艳的脸上还带着微笑。

    此刻易凡的大脑一片空白,心好像停止了跳动,木头一般地愣在那,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掉下去的她,耳朵边一直回荡着三个字:她会死!

    这时上空飞来一架直升机,接着在易凡的前面扔下一条绳子。

    直升机上的警务人员大叫:“发什么愣,赶紧上来啊!”

    易凡看了崖下许久,最终带着沉重的心上了直升机。

    刚才本原紧抓她的手像被人强行扳开一样,毫无征兆的松开了手,但是她竟然含着笑掉下去,那种笑很淡然,在脑海里深深的烙下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