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学校

    更新时间:2017-05-16 18:15:56本章字数:2229字

    次日

    太阳慢慢地透过云霞,露出了早已胀得通红的脸庞,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张望着大地。

    又是新的一周开始,小绘匆匆忙忙给少司祈做好早餐后才去上学,脚刚踏出门口就发觉有些不对劲,又返回去。

    这时少司祈来到客厅,她连忙叫住:“祈儿,我有话跟你说。”

    少司祈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轻轻应了一声:“说吧!”

    “就是,就是以后祈儿你别生气好吗?不要跟那些小人计较。”她支支吾吾回应道,刚出门时,想到了昨天少司祈差点生气杀老板的事,有些惶恐再出事。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少司祈反问道。

    “因为,因为生气不好的,会容易长皱纹,以后少生气啦!”

    “我会注意的。”少司祈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她,接着扭头回自己房间,虽然表面上是应了她的话,其实压根没放在心上,拥有不老容颜的少司祈怎么会有皱纹?

    从客房的窗户那看,正好可以看见大路,小绘孤零零的一个人走,连个像样的交通工具也没有,瘦小的背影好像快要被大风吹倒似的。

    少司祈看在眼里,冰冷的心丝丝触动。

    她转过身,只手招来一只小纸人,对它说:“看好家,我出去会。”

    小纸人发出婴儿的鸣叫,向她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同伴朝着客厅飞去。

    少司祈现身在屋顶上,风吹起了她的长发,她凝视着远处小绘的背影,欣慰的笑了笑,接着一阵黑雾过后不见了。

    那团黑雾紧紧跟在小绘的身后,直到来到学校门口,黑雾散去,少司祈出现在隐蔽处。

    突然,一个急躁的声音传来:“小绘!”

    小绘心一紧,这个声音令她有些不适和无奈,慢吞吞地走向声源那。

    只见周洲脸上写满了激动,冲着她问:“情书给了吗?情况怎么样?女神季兰是不是感动到哭了?”

    小绘摇着头,嘀咕着:“不知道,我只负责送。”

    “算了,确定季兰收了?”周洲再次问道。先别急着问季兰的效果,总之只要季兰收到了情书,那么一定会约易凡 。

    “我亲眼看她收的。”小绘点了点头,心里悲叹着:为了那情书出了那么大的臭,哎!

    不远处,少司祈躲在大树后看了会他们,觉得实在无趣,见那么多人来来往往,便一个闪现进了学校大门,瞬速的混入学生群中。

    圣泉学校,是一所私立的大学,里面的学生要么成绩优异,要么家族势力显赫,不然是没有机会在这里读书。

    那薄薄的晨雾,如轻纱笼罩着校园,雄伟壮观的教学楼,隐没在淡淡的晨雾中,整个校园的黎明是那么的温馨而幽美。

    学生们的吵闹声打破了这份宁静,多了几分生机。

    某个女学生注意到了少司祈,便问身边的朋友:“你快看她是哪个班的?长的好美艳啊!比季兰还漂亮。”

    “还真是,哪个班的?”

    因为一个小小的问题,引起身边的一些学生也加入其中,十几道特别关注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少司祈身上,让她有些不适应。

    在大家眨眼之际,少司祈用术离开了。

    当他们回神时,每个人顿时目瞪口呆,难道都眼花了?明明一个大活人在那,怎么一下子不见了?幻觉?

    教学楼顶上,少司祈俯视着整个学校,自言自语起来:“这里人真多,是个好地方。”

    虽然少司祈拥有不老不死之力,但是要维持这具身体就必需吸人精气,即使维护不了,也可以夺别人的身体,成为那个人。

    不过少司祈一直用自己的身体,不知为何,不想失去。

    说着,说着,少司祈露出邪恶的面孔,那修长的双手轻轻在胸前相扣,瞳孔变成了红色,十指处发着耀眼的红光,这是要施术杀人的节奏。

    刚好在她施术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视线中,她停止了动作。

    学校的小池边,易凡静静的盯着池面,眼神中带着淡淡的忧伤。

    自从昨天悬崖回来后,易凡像变了一个人似得,变得更加冷漠,变得更加不爱说话,常常一个人发呆,很显然他对少司祈坠崖的事耿耿于怀。

    易凡非常的自责,如果抓紧,她就不会掉下去。

    虽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清楚她的样子,易凡忽然想到她掉下去时候的那个微笑,简直快崩溃了,对着水池怒吼了一声。

    面对此情此景,少司祈欣慰的一笑,打算下去见见易凡。

    这时,有位长相清秀的女生走向易凡,这个女生出现引起了少司祈的注意,少司祈依旧站在屋顶上,关注着那女生的一举一动。

    “你好,你是易凡吗?”季兰泛着红晕,羞涩的低下头。

    当看见她手上捏着的那封情书时,易凡瞬间木楞了,不会吧!周洲那臭小子狗屁不通的情书真奏效了?

    季兰疑惑道:“怎么了?”

    “没事,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易凡缓了缓神,仰慕已久的女神站在面前,心跳就不知不觉的加速,好像快要跳出来一样。

    “这个给你!”季兰递上情书,神情有些紧张,很突然的来了一句:“这个你应该给你舅舅看,你拿回去吧!”

    话音一落,易凡脑子一翁,连忙拿过情书一看,非常大的几个字进入眼帘:

    “我最最最亲爱的舅舅,对于我跟周洲拿您的酒钱赌博这事说,我认为、、、!”

    信还没看完,易凡就石化了,原来是要周洲帮忙写的检讨书,那臭小子肯定是拿错了,丢脸丢大了,等回去了,要好好教训他。

    易凡挠了挠后脑,吞吞吐吐解释道:“那个,那个,这个不是我、、、!”

    看着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季兰脸上浮现浅浅的微笑,欣慰道:“我知道,物归原主就好了!”

    “谢谢哦!”易凡笑着回应道。

    “没事的,我还有事,先走了!”季兰冲他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

    可是易凡有些不愿,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季兰,等等!”

    季兰停止脚步扭过头,好奇道“还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拜拜!”易凡失落的回应道,面对暗恋已久的女神,他没有勇气去告白,怕一旦说出口被拒,就连正常的同学也不是。

    季兰轻轻点了点头,迈着缓慢的步子离去。

    原地的易凡凝视着她的背影,脸上浮现从未有的温柔。

    屋顶上,少司祈死死盯着季兰,那眼神好像要把她吞噬一样:“好干净的灵魂!”

    谁知身后传来一个强劲又有力道的声音:“没想到子虚兄的徒弟还在世。”

    少司祈吓得浮现惊恐的表情,瞬速的转过身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