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落泪

    更新时间:2017-05-17 18:17:31本章字数:2327字

    只见一个中老年男人出现在面前,他身着休闲蓝色西装,黑发中飘着几丝白发,那双凹很深的眼睛里带着智慧和不俗。

    他面带友善微笑道:“我叫欧阳正我,是这个学校的校长!”

    “你到底是谁?”少司祈有些不耐烦了,能跟师傅扯上关系,一定是敌非友。

    眼前这个人绝不是简单之人,他怎么知道师父子虚真人,按时间来算,不存在有千年的人存留下来,除非他生来就不是一般人。

    “我与子虚真人曾有过一面之缘,你师父曾向我提及过你,修炼天赋异禀,是个千年难遇的奇才,最终误入邪道成为女煞。”

    “我师父都死了,你怎么还活着?”少司祈仔细的打量着他,他样貌也就50岁左右,怎么会认识师父,又知道千年前的事情。

    他笑吟吟道:“因为换代,欧阳正我只不过是个称号罢了!”

    “呵,那你来见我是做什么?替天行道要杀我?”少司祈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愤怒,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让他感到前所无比的危险。

    他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连忙制止道:“等等!”

    少司祈虽然没动,但是那架势像要把他吃掉似得。

    “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就算你杀了我,明天我欧阳又会出世,何必呢?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咱们互不相干!”他有些害怕,如果少司祈真杀了他,就算可以换代,何尝不是一件麻烦的事。

    “可你刚才坏了我好事!”少司祈怒斥道。刚才本可以施术夺走季兰干净的灵魂,偏偏被这个打着师父名号的怪人给阻止,该死!

    他义正言辞的说:“那个女生是我学校的学生,有我在一天,我就得保护学校所有人的安全,绝不允许你在这里乱杀无辜。”

    刚才上屋顶会少司祈,他已经抱着必死的心态,谁知道杀人不眨眼的少司祈会怎样?

    少司祈癫狂的笑了一声:“哈哈,那你就承受代价吧!”

    伴随着声音的停止,少司祈如风一样冲向他,黑气如影如幻,难以捉摸。

    一霎间,他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他的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

    黑气渐渐散去,屋顶上一片寂静,他还毫发无伤的站在那,左右看了看,已经没了少司祈的身影,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他抬头看着天空,喃喃的说:“看来得找赤弟跑一趟玄清观才行。”

    天色忽然变得黑暗了,天空平地生出一片铁青色的云,好像快要下雨了。

    突然“哗哗哗”天空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细雨,远看朦朦胧胧,树木,房子似被轻烟笼罩着,雨点打在玻璃窗上叭叭直响,落在地上溅起一朵朵水花。

    大马路上,车挤成了一疙瘩,司机们烦躁不安,喇叭声响成一片。

    一辆白色的商务车里,后座上的经纪人着急道:“靠,待会还有个通告要赶着去,现在堵在半路,怎么办?”

    旁边的左月却出奇的平静,翻阅着手上的杂志。

    经纪人诧异道:“我说你怎么一点不着急?”

    左月淡淡地反问:“急有用吗?”

    这时,平时不太爱说话的司机开口了:“我这里有把伞,这里一时半会是动不了的,走着去吧!”

    “行!伞给我。”左月接过司机递过来的伞,毫不犹豫的推开车门,正准备下车。

    经纪人叮嘱着:“记得戴好口罩。”

    他轻轻点了点头作为回应,车门被用力的关上,他戴着黑色的口罩出现在马路上,温柔的眼眸看了看四周的情形,然后扭头向人行道。

    他看着擦肩而过的人们,心里满满的欣慰。

    自从出名后,左月就成为了公众人物,像这样一个人单独走在马路上的机会少之又少,现在感觉无比的自由。

    走着走着,一个熟悉身影出现在眼前,是她,不掉亚威,不加特效,全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仙女气质。

    那日片场离别后,左月心里一直惦记她,愿能再见她一面。

    如今看来愿望实现了,她现在就那么清楚的站在面前。

    她的一头青丝被雨水全完打湿,身上的衣服差不多湿了大半,虽然穿着现代人的衣服,但也掩饰了她那沧桑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

    左月先开了口:“是你?”

    谁知她把左月当空气般存在,默默地走开。

    因为少司祈刚从学校出来,正为欧阳正我的事正满心愤怒,根本没空搭理这个拦路人。

    左月坚持不懈的上前拦住她:“我没有恶意,我见过你,可以做朋友吗?”

    她冷漠的看了一眼左月,那眼神似乎要杀了他。

    然而并没有把左月吓走,反倒左月更加亲近:“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一阵大风划过,左月眨眼刹那,眼前的她竟然消失了,不知不觉的来到身后。

    左月回过头继续纠缠,刚转身便看到奇怪的景象,只见她腾空飞了起来,那湿淋淋的长发在空中飞舞,雨滴拍打在她美艳的脸颊上,没几下就消失在空中。

    原地的左月顿时看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真的是仙女?

    少司祈摆脱了左月的纠缠后,回到小绘家中。

    她静静的坐在客厅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脑子里一直回忆着千年前师父封印自己所说的话:

    “哎!执念太深,怨念太深。为师虽没能力杀了你,便将你封印在湖底,永不见天日。”

    她突然狂笑了起来:“师父,您亲手栽培我,又为何亲手毁了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您和天下人都要杀我。”

    由于封印在她脑中玉簪的缘故,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修炼邪术,更加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荒唐的坏事?只知道师父残忍的封印和天下人的憎恨。

    这时,小绘放学回来了,一开门便看见少司祈全身湿透的坐在沙发上,吃惊道:“祈儿,你怎么全身都湿了?我学校今天炸锅了,说学校来了位绝世美女,你该不会跟着我去了学校吧?”

    她还是那么冷漠,完全不理会小绘,妖媚的眼眸里落下一滴泪水。

    这滴眼泪流的很突然,没有丝毫预兆,她也不知道为何而流,感觉心里隐隐约约藏着什么事情似得,却又想起来。

    小绘打了个寒颤,拿来干毛巾,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她湿淋淋的头发,生怕惹火了她。

    气氛安静的有点让人喘不过去气,小绘假装咳嗽了几下:“那个,祈儿你到底怎么了?”

    她冷冷一声:“我没事!”

    “你该不会是因为易凡?上次见你提起他,有些不一般。”小绘好奇道,上次见她提起易凡神情温柔似水,该不会是知道了易凡喜欢季兰而伤心吧?

    “不是的,我进去休息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小绘郁闷的咬了咬嘴唇,心里嘀咕着:她真的是一个很怪的人,残忍起来吓死人,伤心起来让人怜惜,该拿她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