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交易

    更新时间:2017-05-18 18:18:59本章字数:2274字

    夜幕降临,雨渐渐停了。

    客房的床上,少司祈双目紧闭盘腿而坐,全身散发着黑气,身旁围着几只小纸人,从小纸人身上飞出一道精气直入她的鼻孔。

    那些吸干了精气的小纸人轻飘飘的落到地上,失去了灵气,跟正常的纸人一样。

    她依旧紧闭着双眼,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场景,她穿着婚服与一个神秘的男人在拜堂,两人含情脉脉相望,看见他的脸了,是他,易凡!

    顿时她紧的一下睁开眼睛,心口像闷了什么东西一样疼痛。

    “易凡,学校,学校、、、!”她全身上下发着耀眼的红光,红光过后,她消失了。

    学校校长室

    欧阳正我坐在办公椅子上,满脸哀伤,手上拿着一张老旧的照片,照片上是位带穿着旗袍的女子,女子那楚楚动人的笑容简直倾国倾城。

    忽然一阵冷风吹了进来,吹着窗帘高高的扬起,紧接着就是出奇的安静。

    欧阳正我放下手中的照片,嘴唇动了动:“我算到今晚会来位贵人,没想到是你!”

    话音一落,少司祈大大方方的现身在他面前,霸气的坐在办公桌上,瞬速的拿到照片,边看边说:“白天在屋顶上没了结你,我只好晚上来了结。”

    “看来我欧阳是难逃这一死了!”他坦然道,面对那么强大的少司祈,唯有一死,但也没什么好恐惧,就算死了,明天欧阳正我又会出世。

    少司祈死死盯着他的眼睛,淡淡的说:“未必,我这次前来是要跟你做一笔交易。”

    他诧异道:“交易?”

    此时少司祈脸上多了几分邪恶和阴笑,看来这个交易绝对不简单。

    整个校长办公室荡漾着紧张的气氛,欧阳正我死死盯着少司祈美艳的脸颊,桌下双手紧紧的揣成一个拳头,心里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恶魔。

    欧阳正我先开了口:“到底什么交易?”

    话音未落,少司祈矫健的一个翻身,柔顺的长发在空中划出美丽弧度,凹凸有致的身体靠在办公桌上,只手撑着头说:“我想来你这里读书!”

    那瞬间,他直瞪瞪地看着少司祈,露出怎么也抓不住要领的神情。

    他深知少司祈的存在就是个危险,还要在学校上学,那岂不是拿着学校一千多号人的性命开玩笑吗?

    少司祈笑吟吟的问:“怎样?你的命就可以保住了。”

    面对少司祈的残忍胁迫,他只有低头妥协:“可以,但是你得保证不伤害我的学生。”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少司祈突然从办公桌上消失,又在窗户前现身,手上依旧拿着那张照片,又接着说:“不过你要是敢把那些玄清观的老道们叫来,给我惹一身麻烦,我定要你的整个学校陪葬,包括这照片上的人。”

    说完,少司祈随手把照片扔向他,脸上尽显邪恶。

    欧阳正我紧张的接过照片,连忙问:“这个人还活着?她在哪?”

    照片上的那女人是欧阳正我深爱的人,因为欧阳正我可以换代,生生世世不灭,但是那个女人却要历经轮回,欧阳正我一直都在找她,可惜人海茫茫,毫无音讯。

    少司祈冷冷回了一句:“活倒没有,她转世了!”

    听到这个消息,欧阳正我的内心十分激动,像波涛汹涌的大海一样:“在哪?我求你了,你告诉我。”

    “我凭什么帮你找?”

    “你必须帮我找到她,我可以用我的命作为交换,让我看一眼她就可以。”

    少司祈狂笑了起来,凶狠的瞪着他:“哈哈,你以为你的命很重要吗?”

    他沉默了,呆呆的看着少司祈,不知道该回复什么。

    只见少司祈冷静下来,慢慢的转身面向窗外,悠悠的一句:“指不定哪天我心情好了就帮你找到她。”

    “可以!”他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而且少司祈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在他沉思之际,少司祈已消失在窗户前,只有那窗帘在不停的摆动。

    在少司祈走后,欧阳正我仍然在校长办公室,拿着照片沉思和追忆,那时候有她的日子很美好,很温馨。

    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突然一道金光出现在面前,散去后是位穿着风衣的大叔,腰间别着几个神神秘秘的布袋子,显眼是那把驱邪剑。

    欧阳正我的视线一刻也没离开照片,淡淡的说:“赤弟你来了!”

    今日白天遇见女煞少司祈,便想派赤遣去一趟玄清观。

    玄清观有千年的历史,由子虚真人创立,少司祈曾女扮男装拜入子虚真人门下,算是半个玄清观的弟子,要制服她,恐怕非玄清观不可。

    赤遣很随意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打了一个哈欠:“欧阳兄叫我来什么事?”

    话音一落,欧阳正我心里一怔,刚才少司祈临走时就已经说明了,如果敢招来玄清观的人来惹她一身麻烦,她必将杀了所有人陪葬,恐怕女煞少司祈的事绝不能跟赤遣说明。

    欧阳正我放下手中的照片,起身拿下书柜上的一瓶酒,带着勉强的笑意:“没什么重要的事,我们好久没一起喝酒了,这里有瓶好酒,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我当什么事呢?原来欧阳兄叫我来喝酒,来来,摆上!”赤遣是个嗜酒如命的人,一听有好酒就心痒痒,完全把正事抛脑后。

    赤遣喝了一口酒打量着他,质疑道:“你有心事?”

    他苦笑着:“疑神疑鬼的,能有什么心事,来,继续喝。”

    见他心情低落不振,赤遣连忙转移话题:“对了,四眼老师的死,你怎么看?”

    只见他端起酒杯的手停顿了一下,眼神闪过一丝恐惧,接着笑了起来,摇了摇头:“不知道!”

    赤遣继续讲述自己的见解:“我认为是你们学校里的人干的,恐怕不是人,是一个强大的邪物,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不是你我可以洞悉的。”

    “是吗?呵呵。”他装作半醉的样子,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赤遣所说的话。

    赤遣喝了一口酒,无奈道:“算了,总之你以后多注意学校里的人,有什么情况一定要通知我。”

    他点了点头:“会的,会的,来,来干一杯!”

    漆黑的夜晚,除了闹钟的滴答声和树枝的摇摆声,周围一片寂静。

    两人喝得烂醉如泥,根本都站不起来了。

    由于赤遣明天还得送易凡跟周洲去上学,他艰难的爬了起来,眯起眼在云里雾里,瞪大眼不知身在何处。哇的一口,酸辣汤直泻一片,原来肚里翻江倒海。

    他撞撞跌跌离开了校长的办公室,往自己的家里走去。

    这是个非常寂静的夜,每个人心里都揣怀着心事,然而从明天起,杀人如麻的女煞少司祈将去圣泉学校读书,将会发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