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上学

    更新时间:2017-05-19 18:21:08本章字数:2208字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

    小绘还在熟睡,但眉头紧蹙,手不知不觉的抓紧床单。

    梦中少司祈残忍的杀了所有人,遍地的鲜血和尸体,只有浑身是血的少司祈在那狂笑...吓得她身体一紧,惊得从床上弹了起来,回应她的是墙上嘀嗒嘀嗒走的时钟。

    摸了摸头,才发现自己早已一身冷汗。 

    “祈儿,祈儿怎么会...。”她颤抖着声音自问。

    话还没说完,站在门口的少司祈接了一句:“会怎么?”

    她视线慢慢移向门口,顿时愣住了,接着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祈儿你怎么在我房间?”

    “叫你一起上学,赶紧的。”少司祈留下话便走了。

    话音一落,床上的小绘一愣一愣的,祈儿要去学校上学?不会吧?不会真应了我的梦吧?

    今天的少司祈有点不同,衣着很清新,上身白色的宽领口T恤、配上浅蓝色的开衫,下身是黑色的紧身裤,一头黑长发更加存托出她非凡的气质。

    一路上,小绘心里尽是感叹她的转变,这样的少司祈哪像十恶不赦的女魔头,明明就一清纯的女大学生。

    圣泉学校门口,少司祈和小绘双双停下脚步,引起路过的学生注意。

    长辫子女学生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大叫:“那不是昨天的绝世美女吗?她怎么跟瘟神一起?”

    大家本来走路走的好好的,被她那么一说,都纷纷向少司祈投去注视的目光。

    有人担心:“跟小绘走在一起,那美女恐怕会死,红颜命薄。”

    有人愁:“哎!她要是我们学校的学生,那真正校花的称号就不是季兰了。”

    有人嫉妒:“长的那么妖媚,一定是个狐狸精!”

    他们这样没有顾忌的议论使小绘很不舒服,消极的低下头。

    少司祈冷漠的瞥了一眼那些叽叽喳喳的学生,淡淡的说:“你先进去,我去找校长。”

    “好吧!”小绘满怀心事的点了点头,正准备往学校里走去,却又停下脚步转过身说:“祈儿,能跟你一起上学,我很高兴,但是你以后千万忍住别生气。”

    看着她傻乎乎的样子,少司祈没有任何回应,笔直的往学校的校长室走去。

    第一节课的铃声响起,学校立马静悄悄,只有老师的讲课声飘荡四周。

    某间教室里,易凡枕着手静静的趴在课桌上,双眼微闭,脸上浮现着丝丝笑意,想来定是遇着她了,转瞬,眉头紧蹙,看不透他的思绪,他是因何这般神秘,这般让人着迷。

    讲台上的老板明知道他在睡觉,竟然没去叫醒,继续讲课。

    这时,欧阳校长来了,身后还带着两个女生。

    先进入大家视线的是校长,接着是长着萌萌的女生,然后再是少司祈。

    除了沉睡中的易凡,在座学生的表情都是一惊一乍的,怎么就突然间来了两个那么漂亮的女生,一个长得可爱,一个长得美艳,简直两种美的极端。

    欧阳校长洪亮的声音在教室里响起:“同学们上午好,今天有两个女学生加入,以后跟你们共同学习进步,大家鼓掌欢迎。”

    接着讲台下一片鼓掌声,那么漂亮的美女,谁不欢迎呢?

    突如其来的掌声倒把易凡给惊醒了,他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几缕阳光悄悄探进来,然后就是那张熟悉的面孔,是那个坠崖的少女。

    数不清的疑问在他脑中出现,为什么她没死?为什么她毫发无伤?

    少司祈感受到他在看自己,冰冷的心多了几分温暖,暗地里一笑。

    欧阳校长接着介绍:“她叫玲珑,从松北学院转校来的。”

    那个萌萌哒女生站了出来,向在座的学生们打招呼:“大家好,我叫玲珑,以后希望大家多多指教!”说完,可爱的向易凡的方向抛去眉眼。

    身旁的少司祈冷冷的一句:“我叫少司祈!”

    台下一片寂静,气氛冰冷到极致,都用看外星人的目光看着她。

    这弄得欧阳校长冒了一身冷汗,生怕少司祈当场翻脸,连忙赔笑:“少司祈是从国外回来,我故友的女儿。”

    老师识趣的打了个圆场:“两位学生坐那吧!”

    欧阳校长离开了教室,在外面的走廊上深深叹了一口气。

    从少司祈出现到坐在课桌上,易凡的眼神一刻也没离开过她身上,这几天的懊悔跟自责无处释放,有些忍不住马上找她问个明白。

    老师冲着学生们笑了笑,结束这个小小的插曲,然后继续上课。

    谁知易凡忍不住的站了起来,走到少司祈的面前,二话不说的抓住她手腕,然后向教室外跑去,身后则是老师的喊声和同学的唏嘘声。

    奇怪的是玲珑看着他们离开了,竟然咬牙切齿的跺了跺脚,满脸的怨恨和不甘。

    易凡紧紧的抓着她手腕飞奔在校园里,生怕她跑掉似得。

    身后的她非常安静,温柔地盯着易凡的后背,很清晰的听到易凡喘气的声音,还有那股淡淡的清香,掺杂着男人应有的气味。

    在水池的一颗大树前,他们停下脚步,两人默默相视。

    她看着他,他看着她,熟悉又心痛的感觉萦绕着他们,殊不知这样认真的相视隔了千年,也等了千年。

    徐徐微风吹过,吹起了她少司祈长长的秀发,她静静的看着易凡,漂亮的眼眸里渗透着柔情和爱慕。

    易凡先开了口:“那天悬崖,你怎么活下来的?”

    “我死不了。”她心里满满的喜悦,因为易凡那么在意她的生死。

    “你真把自己当神仙,你坠了崖就连同我的灵魂也掉了下去,幸好你没事,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易凡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内心是喜悦和愧疚的冲击,有种想立马抱住她的冲动。

    易凡摁耐不住又问:“每次见到你都那么眼熟,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那日树林里,下着雨,你忘记了?”她反问道,虽然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其实她内心很清楚的,易凡所说的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很久前就认识一样,再加上练功时脑海里出现的结婚片段记忆来说,这绝不是简简单单的见过一次面而已。

    “我记得,但是我说的不是那次,是…。”易凡顿时卡住了,回想眼前这个少女就一陌生人,起初连名字都不知道,说太多有点奇怪,反而容易误会,还是不要再说下去。

    “是什么?”

    “没什么,上课去吧!”易凡尴尬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她静静地跟了上去,并没有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