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恶整

    更新时间:2017-06-02 01:08:04本章字数:1887字

    体育老师突然一声怒吼:“立正!”

    学生们昂首挺立,等候着老师的下一步指令。

    “稍息!”

    尾音一落,学生们瞬速做出动作。

    体育老师满意的点了点头,边踱步,边拿起手中的本子开始点名。

    那洪亮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高小美!”

    “到!”

    “张翔!”

    “到!”

    …………

    前面点名点的很顺利,然而点到某一名字时,体育老师卡住了,偷偷瞥了一眼学生们,假装咳嗽了几下,接着叫出:“缑(hou)梓豪!”

    学生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报道。

    “猴子同学呢?人在不在?敢缺老子的课,活腻了!”体育老师嚷嚷了起来。在学校里,哪有人敢缺他的课,上次有个调皮的学生缺了他的课,那可是直接打进医院的。

    正因为打学生的事,家长闹的不可开交,欧阳校长只能给这位老师换个班级。

    这时站出一个学生,支支吾吾道:“老师,那个,我就是那个猴子同学,但…我是叫缑(gou)梓豪,不叫(hou)梓豪!”

    这他妈把体育老师给尴尬了,一脸懵逼站在那。

    学生们忍不住哈哈大笑,就连性情冷漠的少司祈也满脸笑意,虽不懂人情世故,但生活中的琐事还是不经意的打动着她。

    “你,我靠!你!”体育老师一下子说不出话,真想一把捏死那猴子同学,害得老子来的第一天上课就丢尽脸面。

    “老师你没事吧?”

    但想起欧阳学校的警告,他只能憋住怒火:“闭嘴,不点了,全给我做仰卧起坐,两两一组,每个人100个,少了一个就别下课!”

    100个仰卧起坐,这是要累死全班的节奏。

    一些女学生想偷懒,纷纷请假:“老师,我那个来了….!”

    她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体育老师一声怒吼:“少给老子罗里吧嗦,赶紧去做,想在我这里偷懒,没门!”

    吓得她们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可怜巴巴的继续做仰卧起坐。

    一旁的玲珑冷冷呵了一声,眼看着所有人都固定的组队,唯独自己没有,当她的视线移到少司祈那时,发现她也没有组队的人。

    玲珑突然起了坏心思,走了过去,趾高气昂道:“喂,我们组一个吧!”

    面对这个突如而来的女生,少司祈没有任何犹豫:“恩!”

    玲珑提议:“你先做吧,我帮你压!”

    少司祈学着身边的学生坐在地上,双手抱住头部,玲珑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紧紧的压住她的脚,那力道非常强硬

    “做吧,我数!”

    正当她仰起来卧下去的时候,玲珑故意把压住她脚的手一松,她的头狠狠的往地方砸去,连同身边的同学都听见头砸地的声音。

    玲珑一副得意的面孔,假心道歉:“实在抱歉哦,刚才我的手抽筋,没有压住你的脚,你的头没事吧!”

    她没有任何回应,瞳孔渐渐空洞了。

    按道理是个女生的头那么重的砸下去肯定会哭,玲珑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体育老师看见了,嚷嚷道:“你们干什么?还不赶快做!”

    玲珑连忙回应:“马上做!”

    等玲珑回过头,少司祈已经从地上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吓得她尖叫道:“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少司祈冷冷的说:“你那么想玩,我陪你玩!”

    既然她那么想整人,那么好好陪陪她,要她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整人。

    第二次做仰卧起坐时,玲珑想故技重施,却使唤不了自己的手,自己的那双死死的压住少司祈的脚,根本移不开。

    更加难受的是喉咙像塞了什么东西,眼睁睁看少司祈做完100个仰卧起坐。

    轮到玲珑做仰卧起坐了,她眼中透露着恐惧,害怕着奇怪的事再发生。

    玲珑做好姿势,抱着头躺在地上,等少司祈按住她的脚时,她使劲的前仰,果不其然,奇怪的事发生了,不管怎么使劲,总起不来。

    她躺在地上,好像有人压着她似得,怎么也起不来。

    当她看见少司祈时,少司祈嘴角轻轻仰起,好像在玩弄玩偶一样。

    等大部分同学都做完后,玲珑躺在地上的情形引起体育老师的注意:“你怎么了?躺在地上很舒服吗?你为什么不做?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蒙骗过关?就算你是校长的女儿,你也得给我做完下课。”

    玲珑憋着眼泪都出来,却怎么也说不话。

    体育老师咆哮道:“哭什么哭,赶紧做!”

    “老师,我来监督她做!”易凡特地过去帮玲珑,玲珑虽然不懂事,但还是于心不忍,从小一起长大,早就把她当作自己的亲妹妹。

    “好!”

    易凡看了一眼痛苦挣扎的玲珑,便对少司祈说:“你去休息,我来压吧!”

    “恩恩!”少司祈轻轻应了一声,手一松,玲珑身上奇怪的现象全没了,立马坐了起来抱着易凡哭啼着:“她不是人,是她用妖术让我动弹不得的。”

    “玲珑不要玩了,我知道你不想做仰卧起坐,但是不要诬陷别人。”易凡苦涩道,谁不知玲珑那大小姐的性格,怎么会乖乖的做仰卧起坐,又出奇招。

    “不是的,我没玩,是她,就是她,她肯定是妖女。”

    围观的议论起:“不会吧!少司祈是妖女。”

    “多半是玲珑不想做,所以这样说少司祈的。”

    “我也觉得,这世上怎么会有妖女。”

    ……….

    听着旁边人的议论,望着少司祈离去的背影,玲珑的心彻底陷入无底洞,不管她怎么说,都不会有人会相信她所说的,毕竟少司祈看起来是活脱脱的一个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