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跟踪

    更新时间:2017-06-02 23:08:54本章字数:1820字

    这一天很快过去,玲珑心不在焉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身旁的易凡见她闷闷不乐,双手在她面前挥了挥:“你怎么了?一副丢魂的样子。”

    玲珑嘟着嘴巴回应:“我,我说了,你又不信。

    体育课上,少司祈对她所做的一切是那么恐怖,但是不管她怎么解释,就是没有一个人相信她所说的,想想就气愤。

    “少司祈明明是个人,怎么可能是个妖女。”易凡郁闷了,记得第一次遇见少司祈,少司祈一袭红衣飘飘,眼眸中散发着淡淡的哀伤,惹人十分的心疼。

    “看吧,你还是不信,哼!”

    “玲珑别闹了!”

    “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向着她,她明明就是个妖女,是她用妖术要我动弹不得的。”玲珑气愤的跺脚,体育课上丢脸丢那么大。

    易凡表示无语,停下脚步好好的安慰玲珑,却全然不知身后不远处站着的少司祈。

    她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那,死死的盯着易凡跟玲珑的一举一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易凡跟其他女人一起的情景,心里多了几分心酸,好像正要失去什么似得。

    突然小绘冒了出来,环顾着四周,疑惑道:“祈儿你站在这里看什么呢?看的那么入神。”

    少司祈收回视线,冷冷一声:“没什么!”

    “好吧,我们回家吧。”小绘笑眯眯道,今天格外的开心,因为终于有人陪自己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了,虽然少司祈是个危险品。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

    话音一落,小绘脑中不自觉的出现少司祈杀死四眼老师的一幕,难道她又要出去杀人?吓得小绘身体一紧,满眼恐惧的看着她,一时答不上话。

    刚好小绘眨眼之间,她就凭空消失了。

    “又要死人吗?”小绘唉声叹气道。

    另一边,少司祈跟着易凡跟玲珑离开了,默默地跟到玲珑的家门前,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走进去,却只能止住步子。

    夜幕降临,她依旧站在屋外,偶尔屋子里传来的欢声笑语,笑声里掺杂着易凡说话声,是那么熟悉。

    这时一只小纸人飞来,在她眼前停下。

    她淡淡的说:“我一会就回去。”

    小纸人转了几下,然后朝着小绘家的方向飞去。

    其实它是小绘派来的,小绘见少司祈那么晚还没回家,刚好家里有几只小纸人守家,小绘苦苦哀求了半天才喊得动一只小纸人帮忙找少司祈回家。

    没多久,玲珑家的大门开 了,家里的人都出来迎送易凡。

    少司祈躲了起来,生怕被易凡发现,在暗处偷偷的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来,按耐不住自己的脚步,心里好像被叫唤一样。

    易凡说:“伯父,伯母,我先回去了!”

    “别的回去吗?留宿一夜,我还有好多话跟你谈谈。”

    “不了,我要是没回去,舅舅又得找我麻烦。”

    “恩,好好听你舅舅的话。”

    “知道了,走了!”易凡恭敬的鞠了一躬准备离开,一旁的玲珑立马双手抱住易凡,无赖的撒起娇:“凡哥哥不要走嘛!”

    伯父呵斥道:“女孩子家家的,还不赶快松手。”

    “玲珑松开,听你爸的话。”伯母拉开玲珑,抱歉的说:“易凡呀,别介意,玲珑从小被我们惯坏了。”

    “没事的,我一直把玲珑当作我的亲妹妹。”

    谁知玲珑脱口而出:“我才不要做你的妹妹,我要做你的老婆,哼!”

    面对玲珑的天真无邪,易凡无语了,淡淡的笑了笑,应付完后连忙离开。

    寂静的夜,繁星挂满天,几阵微风吹过,瞬间整个人都清爽起来。

    易凡一步,她一步,她就这样紧紧的跟着,不带任何目的。

    突然易凡停下脚步,温柔的声音响起:“为什么跟着我?”

    少司祈愣住了,站在原地痴痴的看着他,他是怎么知道背后有人跟踪,莫非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被人跟踪了。

    易凡慢慢走近她,语气中带着挑逗:“怎么不说话了,少司祈同学。”

    “你早就知道我跟踪你,是吗?”

    “是,我还以为你走了,没想到那么晚你还在,为什么跟踪我?”

    “我…我…。”少司祈哽咽了,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跟踪他,要怎么回答他呢?

    易凡见她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噗通大笑起,难得她会展现出这样的表情,每次见她都是冰冷冰冷的。

    “你不想说就算了, 肚子饿吗?”

    “不饿。”少司祈心里有丝丝不爽,好像被他捉弄了一样。

    “骗谁呢,从放学到现在,你没吃一点东西吧,真笨,还在玲珑家门外一直等。”他很想知道少司祈为什么跟踪自己,但发现少司祈孤零零的一个人在门外一直等着自己,莫名有些心疼她。

    还未等少司祈回应,他就拉着少司祈的手往小吃店走去。

    小吃店里,来来往往吃东西的人并不多,少司祈呆呆的坐在餐桌前,不时的偷偷看了几眼正在点餐的易凡。

    易凡问:“你想吃什么?”

    少司祈固执的回应:“我不饿。”

    “还死撑呢!”易凡嘴角扬了扬,向她抛去得意的眼色,像在说:跟踪了我一晚,我就不信你不饿。接着对老板说:“来一大碗混沌,两份卤菜,两杯饮料。”

    “好嘞!”老板笑吟吟的进了厨房。

    两人面对面坐着,谁也没开口说话,气氛冰冷到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