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散去,唯独散不去那份情谊(上)

    更新时间:2017-05-14 17:14:46本章字数:2237字

    “柠,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晰,我……”

    我缓缓睁开眼睛,一脸忧愁地看着窗外。

    此时已经是深秋,窗外的落叶制成的黄金地毯被风挠得发出“沙沙”的响声。

    梦!又是这个类型的梦!果然啊!想什么,梦什么。

    英语老师在讲台上正激动地讲着她的语法,我却丝毫没有要听课的意思。

    不过是趁上课时间眯了这么一小会儿,居然……又梦到了她。柠啊,我终归还是在乎莫柠的。可是,在乎又有什么用呢?

    时间回到小学的时候。

    “晰——”莫柠讨好似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白了她一眼,不用想就知道她要干嘛了:“又去书店?”

    “果然还是晰最了解我了,走吧。”

    我也没推脱,跟着她一起往外走,还开玩笑似的说:“你这么爱书,干脆跟书过一辈子算了。”

    “才不要嘛!”莫柠丝毫没有把我的话当成是玩笑:“晰你不也很爱书吗?这种事啊,当然要拉上我最最最亲爱的闺蜜一起之后再跟书过一辈子啦!”

    我没说话,只是微微点头,其实,柠能这么说,我是很开心的。

    见我没说话,柠又开口了:“记住哦,这是我们的约定!”

    “好!约定!我们要一起跟书过一辈子!”我笑了,脸上和心里都乐成了花。

    此时正是凉爽的秋天,秋风到来的同时,还带来了收获的喜悦。在这个收获的季节,两个女孩种下了约定的种子。

    可是,我们却忽略了一件事,收获期种下的东西,是不会开花结果的。

    七月,夏日炎炎,几乎热得能把人烤成十五分熟的“牛排”,而调皮的风,也偏偏选在这个时候捉迷藏,唉!

    “太好了,柠,我们都考上了!”酷热难耐的夏天,丝毫没有影响到我的心情,拿着本地重点中学的录取通知书,激动的一把抱住了柠。

    柠也是高兴得无法平静,又是说又是搂地:“是啊!太好了!希望上天能够眷顾我们,把我们分到一个班去。”

    “这是肯定的啦,谁能忍心把我们拆开啊对不对?”

    然而……

    “柠!你在几班啊?我在我们班的名单上没有看见你的名字!”开学报完名回来后,我就焦急地找到莫柠问。

    “我也没看见你的名字,我在3班……不!不会的!我们一定是在同一个班的对不对?”柠也急了,后面甚至还有点失控。

    她这话一出,我愣了:“我…我是2班的!柠!怎么办,我们不能在同一个班了……”

    ……

    闹到最后,我们也没办法,只能选择接受。不在一个班又如何,谁又能推倒我们那坚韧的友谊呢?

    但我们千算万算,也都没算对……

    几个月,一晃而过了。

    “柠!”一下课,我像往常一样飞快地跑到3班门口,“走吧,吃饭去!”

    “等一下我啦!”柠又进了趟教室,带出来个人,“只是我游戏里的基友哦,带上她吧。”

    “哦。”我其实是千百个不愿意的,本来我们两个单独呆一起的时间就少了,但柠都开口了,总该给她点面子。呵呵~基友,从上初中之后,柠就开始打游戏了,刚开始还没什么,现在越陷越深,游戏和小说已经被视为平等的了。而且我可以看出,她那位“基友”绝非“善类”。

    果然,以后,我们去哪,柠的那位“基友”都会跟着,她都没有给过我好脸色,甚至在我们聊得开心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句:“柠,你有了闺蜜不要基友!”然后,就会扯着柠聊着我完全听不懂的游戏。

    呵~我也只想冷笑几声,什么叫“有了闺蜜不用基友”?6年的闺蜜,还敌不过陪她打游戏的半年的基友?呵呵,呵呵呵呵。还有,柠?我记得,本来,只有我可以这么称呼她的,现在……

    “晰,去奶茶店吗?”前面和“基友”聊得起劲的柠突然转头来问我。

    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此时更多的,只有心寒。

    “那走吧。”柠拉着我和她的“基友”进了奶茶店。

    “你们来了,要什么呢?还是老样子吗?”老板很热情,这是我和柠经常来的一家奶茶店,跟老板还是挺熟的。

    “一杯抹茶双皮奶加布丁。”还没等我和柠开口,莫柠的好“基友”就先说了。

    她这话一出,我愣住了。抹茶双皮奶加布丁……这,是我和柠最喜欢的吃法!几乎每次来要的都是这个。呵呵,很好!继续学!

    “抹茶双皮奶加红豆,谢谢!” 因为莫柠“基友”的原因,我特意换了一下口味。

    其实,我并不喜欢吃红豆,柠是知道的,可她却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那,我也要抹茶双皮奶加布丁好了。”点完奶茶之后,她什么都没说,此时,三个人中,心情最好的就是她了吧。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又是秋天,我们的友谊裂出了条很长的缝,秋天,这个瓜果飘香的季节,这个令人又爱又恨的季节。

    转眼间,又一年过去了,已经到了第二年秋。

    下课后,我又飞快地往3班门口赶,虽然两个班教室听起来觉得挺近的,实际上隔的天远。然后……

    “柠!你居然不等我!”看到就要走的柠和她“基友”,我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她居然真的会为了“基友”抛弃闺蜜!是啊,我就早该意识到了,从柠慢慢的只知道游戏,渐渐和自己失去话题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

    “晰,不是这样的,是,是她非拉着我走的。”看到我生气了,莫柠低着头解释道。

    “呵呵。”我干笑了两声,“莫柠!你当我瞎吗?”

    “晰,我……”

    “好了!不用解释了!我问你,小说和游戏,那个重要?”看她这么支支吾吾地,我更生气了,一怒之下问出了藏在心中很久了的问题。

    “当然是小说。”她竟回答得毫不犹豫。

    她的回答,让我找到了一丝安慰,但我还是没有和她们一起去吃饭,真的是一看到她那位“基友”就饱了。

    回去之后,我就写了封完全是在骂她基友的信给了柠她基友。

    在此之前,我当然也有写过信给柠,大概的意思就是:我和她合不来,有她没我,有我没她。可柠却没有任何行动,在我看来,她很为难,而我,也因为这个一直没有对她“基友”做什么,因为我不想让柠为难。可现在,我终于体会到了“忍无可忍”这个词是怎么写的。

    尽管,柠对我说过:“只要你和她不闹得太僵,你开心就好。”

    不久后,我就接到了那位“基友”的回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