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散去,唯独散不去那份情谊(下)

    更新时间:2017-05-20 16:44:52本章字数:2833字

    她给我的信,咋一看,语气很友好,但仔细看,就能发现带了点儿讽刺的味道。

    她说,“有了闺蜜忘了基友”这句话是开玩笑的;她说,她从未想过拆散,只是想多交些朋友;她说,我占有欲太强了,不让柠交朋友,对柠很不公平。

    呵呵!好可笑啊!

    我再次给她回信,但看在柠的面子上,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向她服了软。

    但当我再次接到她的回信时,我几近崩溃了!她整整一封信里,全是讽刺的话。

    我顿时就恼了,也不顾柠怎么样了,再次写信去骂她。

    可这次,我等到的,不是她的回信,而是柠找我周六去聊聊的消息。

    我没有拒绝,但是柠从那以后都避着我,我实在不明白,我到底做了什么。我跟那个基友还是一直在闹,慢慢的,很多人的知道了那基友,说她专门破坏别人感情,抢别人闺蜜。当然,这件事是我干的。而她,也更加针对我,见面就开骂,差点没打起来。

    周六很快就到了,我发信息去问柠几点出去,可,可她回的却是:“不好意思哟!我没空,时间改到周日,懂?”

    呵呵!这是我对她基友说话的语气,现在,她居然学着来说我!!

    可笑!!

    周日,我放了柠的鸽子。我实在是怕!怕自己再一次受到伤害。

    她基友想找我打架,我说我奉陪。我想着,打了之后我跟她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反正没有她们,我又不是不能活了,省得伤神。

    柠没见我到,给我发信息了,说话方式和语气都回到了以前那样,我们关系很好时的那样,甚至还带了点祈求。我承认,我心软了,下好的决心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但我还是没有出去,不过我对她说了,只要她愿意,我们还是闺蜜。这一天,我都没有等到她的回复。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我奢望的已经很简单了,我不希望我再次受伤了。心灵的创伤真的是很难痊愈的。

    她基友又发信息来了,又骂起我来了,说我自私,说柠在看到我写给她基友的第一封信的时候就哭了,而且很伤心。

    呵呵!柠哭了,那我呢?谁又知道,因为这件事,我多少个晚上都翻来覆去睡不着。我也哭了,我哭的,又何止是一次。每次,都是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的哭,又有谁知道?又有谁能理解我,来安慰我?我被她基友骂,还差点被她基友打,又遭遇到她的冷漠的对待,我有说什么吗?

    我又去写了封信,这次是写给柠的,里面是解释我跟她基友闹起来的原因的,其实,我还是希望能够挽回的,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

    写完信后,我就在静静地等着,我知道,今天是不可能等得到柠的回复的,所以,我在等明天。

    明天,一切都还是个未知,会发生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吧。

    明天,快到来吧。

    我在心里一遍遍的念着这句话,可我不知道的是,明天,就是一场梦,一场让我不敢想的梦……

    第二天,我还是没有等到柠的任何回应。直到第三天下午放学,才看见柠堵在我们班教室门口,说要找我好好谈谈。

    刚开始,我们谈得还是很好,还能说笑,可是,到了后面,柠就一直问我:“你到底为什么要跟她对着干?”

    “因为我从小学开始就看她不顺眼了。”柠说的“她”,是她那位基友,我当然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小学时候拆散彬槟和滟的人,也是她。

    “那为什么要看她不顺眼呢?”柠居然很天真的问到。

    “第一感觉不好,接触之后觉得更不好,忍了一段时间后直接开骂……”我给出了一大堆理由,反正就是横看竖看都看不顺眼。

    柠听了,也是愣了愣后,道:“第一感觉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况且,她是我朋友。”

    呵!朋友,难道我就不是她朋友,不是她闺蜜了?“第一感至少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还有,我是你闺蜜,她只是个普通的朋友!”

    “嗯,的确是这样,但我不能因为你是我闺蜜,就允许你骂我的朋友。”

    呵呵!呵呵呵呵!不允许我骂她,就允许她骂我?呵呵!

    我没有再说什么,两人都沉默片刻后,柠再次开口了:“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随便。”怎么处理?现在我一点都不想理她们了,更别说处理。

    “你说,有她没你,有你没她,你要我选择,那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会选你?”看我回答得那么含糊,柠也干脆换了个话题。

    “不是。”

    “那你,要我怎么选?”

    “这是你的事,尊重你的选择。”

    ……

    “那你觉得,我们还回得去吗?”

    “不知道。”

    ……

    “那我们做朋友怎么了?”

    “不怎么样。”

    “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吧。”

    ……

    那天柠说了什么,我都没怎么听,只是很含糊的回答了她,只是知道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只知道说到一半时,她的泪水已经在眼里打转了。

    她说完之后,我就迷迷糊糊的走回了教室,饭都没去吃。

    我只知道,她一直在问我,要她怎么选,但我总是说,她可以都选,但我跟她基友合不来,尽量不跟她基友碰面,不过尊重她的选择。呵呵!我很可笑吧?到了这个地步,还想着挽回。但是,她真的抛弃我

    从此以后,我们两人在学校里碰到,也绝不会打招呼,偶尔地,柠也会叫住我,可两人都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柠就会被旁边的“基友”催着走了。

    不久后,我就听到了个完全在她意料之中的消息:柠的那位“基友”找到了个更合她心意的人,一脚将柠踢开了。

    柠找到我时,精致的小脸上已满是泪痕。我却丝毫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因为我知道,变了质的友谊跟变了质的牛奶是一样的,无论怎么处理,她都还是变质的。

    我没有多留,面对柠,我选择转身离去,留她一个人愣在原地。

    又是秋天,又是这个收获的季节,我们的友谊彻底破碎,当初我们种下的约定,也随之破灭了。……

    “叮——”下课的铃声终于响起了,英语老师踩着高跟鞋“嗒,嗒”地走出教室。

    我也起身走了出去。

    那次以后,我和柠一直都保持着普通朋友的关系。是的,我还是在乎柠的,可那又有什么用呢?我们现在,连陌生人都不如吧?

    走着走着,又来到了三班门口,算了,问吧:“请帮我吧莫柠叫出来,谢谢。”

    “晰,怎么了?”莫柠还是像往常一样,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也没露出任何表情,只是很平静地问到:“柠,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晰,我……”

    呵呵,果然,跟梦中的回答是一样的,一样让我失望。

    “你对你的那个基友很不舍,对吧?”

    莫柠打了个寒颤,可能,是被这清冷淡泊的声音吓到了吧:“不是的,晰,我只是,只是觉得我们都经历了太多太多,已经回不去了,更何况……晰!”

    柠的话都还没说完,我再次转身离去,同时,莹白的手不停地抹着脸颊上淌下来的泪珠。

    呵呵,是啊,回不去了!如果,我当初没有给她那位“基友”写那封信,而是继续忍着,现在我们会不会,还是令人羡慕的闺蜜?

    可是,世上,是没有后悔药买的。

    “夏晰。”不知走了多久,我就被人叫住了。

    “彬槟。”看清来人是谁之后,我出了声,“怎么办?,我以为,我可以放下的……”

    是啊,那也只是以为。拿得起,放得下,这是君子的行为,我不是君子,终归没有那么伟大。

    “没事的,没有她,你还有我们,不是吗?”彬槟开口安慰道。

    “可是……”我知道,这个,彬槟是可以理解的,但…

    “这真的不是你的错,如果是我,我也会这样做的,更何况她那个基友…我原以为她不会再出现了呢!”

    是啊,换做是其他人,又有多少能一直忍着她呢?彬槟和滟当初的感情多么好啊,还不是因为这个“基友”。

    “彬槟,以后叫我晰好了。”是的,没了柠,我还有彬槟,还有很多朋友,没有柠,地球不会停止转动,许多事也不会因此改变,没有柠,我又不是不能活了。但是,时光散去了,唯独,散不去那份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