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散去,唯独散不去那抹回忆(上)

    更新时间:2017-05-28 17:51:03本章字数:1412字

    “槟,周六看电影去吗?”

    “好啊!看什么呢?”

    “就看最近上映的《×××》吧。”

    “嗯,好哒,这可是我一直都想看的一部电影呢。”

    李滟和李彬槟站在教室门口聊得正起劲,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挡路了。

    我从教室走了出来,正好听到“拦路”的两人的对话,插了一句 ,“哇!看电影呀!带上我好吗?我想看那部电影很久了呢。”

    “不行哦!”两人异口同声的答道。

    这两个人,唉!其实我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啦!她们想单独呆一起的时间长一些,就想我想和柠单独呆一起的时间长一点一样。我也没多说什么,借道从门口走了出去。

    春天,春雨可谓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吧,但它,却没有做到“好雨知时节”,一直下到了星期六。

    我趴在窗台上边摇着晴娃娃,边抱怨着这鬼天气,害得我和柠都不能出去玩了。希望这晴娃娃能有点用吧。

    可老天爷还是一点的不给我面子,一直哭到了星期一。郁闷中,也为彬槟担忧。

    “彬槟。”星期一早上一到学校,我就急忙找到彬槟,开口安慰道:“没能和滟一起去看电影,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啊?没事的,还有机会的。”

    “啊?”彬槟听了我的话也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去看电影?”

    “这么大的雨,怎么出去啊?”

    我这话一出,彬槟也只是微微地一笑,还带了点得意地说:“我本来也是以为不能去了的,可滟居然撑着伞到我家来找我去,她都这样了,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呢?”

    听彬槟这么说,我也是松了口气,之前还在为她们的友谊而担心,现在觉得,彬槟和滟以后,会比我和柠的关系还好吧?

    ......

    “李彬槟,你够了!”一下课,滟似生气,又似开玩笑的声音在班上炸开了,不过谁都没当会事。都习惯了,知道这准是彬槟和滟因为什么“国家大事”或“恶心主义”什么鬼的在“争辩”了。

    “我怎么了我?准你把早上粘身上的米粒弄我书上,就不准我把擦鼻涕的纸往你身上抹了?难道不是比谁更恶心吗?”彬槟也是带开玩笑的语气回复的

    ......果然,是“恶心主义”,不过,我们也都习惯了

    正当彬槟和滟“争”得不可开交时,别班的向××突然进了我们教室,做了件更恶心的事情,然后把彬槟撇到了一边和滟说笑,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依依不舍的回去。可我看见彬槟却是一副很失望的样子,还不停地问滟:“她是谁啊?” 而滟却总是说:“她是我新认的基友啦!我们只是趣味相投而已,我发现啊,她在‘国家大事’方面更和我心意呢!”

    滟每说一次这句话,我都能看见彬槟脸上的失落。但她还是一直在问。

    从此以后,她们不管是讨论“国家大事”还是“恶心定理”,滟都会带上她的哪位基友向××。而彬槟,虽然不太乐意,但也没说什么。只是,记得那段时间了很少见她笑过。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快小学毕业了,又一个问题让彬槟烦恼着:以彬槟的成绩,完全可以进重点中学,可滟成绩一向不好,估摸着只能进普通中学了。

    看出了彬槟的心事,但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她,只静静地陪着她。

    又过了一段时间,眼看就要小考了,我和柠是完全不用担心的,我们的成绩可以说是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几率能一起进重点中学的。可我看到彬槟还是那副忧愁的样子,终于忍不住上前告诉她:“彬槟,看开点吧,你和滟的人生道路是截然不同的,况且她对你,也不如以前那般了,不是吗?”

    彬槟看了看我,沉默了一会儿便缓缓地的开口到:“我也知道,可是,我就是想跟滟一个学校,甚至是一个班...我决定了,考试的时候我都写错的答案,这样就能跟滟一块儿了。”

    “彬槟,你要想清楚呀!你的前程......”

    “在我心里,没有什么比滟更重要,我能为了她放弃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