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7-05-23 11:14:50本章字数:3110字

    等黑先生到医院天都已经黑了,闫雪早就吃过晚饭躺在病床上休息了。

    “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我还以为你被白先生拐走了呢!”闫雪看见就黑先生自己推门进来,有些差异也有些高兴,原本以为还要面对白先生那张冰上脸呢。

    “白先生被我气走啦!不说了不说了,我忙了一天了,有吃的嘛?”黑先生在储物柜里翻来翻去,希望能找到一点吃的,不知为什么这次来世间完全变成了吃货。

    “额,吃的都被我解决了。我以为你会和白先生在外面吃呢!要不你去食堂看看还有吃的嘛?”没办法,做了一天的复建,体力都被消耗完了,一回到病房闫雪就把那些吃的都扫荡到肚子里去了。

    “你!那么多吃的!你都吃了?你是猪吗?”黑先生有些难以置信,看着满满的垃圾桶,黑先生只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结果,起身出去找吃的。

    闫雪看着黑先生离开的背影深思起来,她好像看到黑先生身上吃货的潜质了。

    等黑先生解决好自己的温饱问题回到病房,看见闫雪躺在病床上好像睡着了。黑先生蹑手蹑脚的走到床头,试探的叫了声闫雪。

    闫雪本来是躺在床上等黑先生的,她想知道今天黑先生出去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可是等着等着就睡了起来,浑浑噩噩的。在那似梦非梦的场景中,她好像看到黑先生站在自己的床头温柔的喊着自己的名字。闫雪闫雪。。。

    闫雪竟然哧哧的笑了起来。把黑先生吓了一大跳,这人魔怔了!怎么突然就笑了?

    “黑先生,我。。。”闫雪好像是在梦中呢喃低语,缓缓的伸出手,想要去触摸黑先生的脸颊。

    只是黑先生个太高了,再加上黑先生是站着的,闫雪是躺在床上的,无论怎么使劲都碰不到黑先生的脸。

    黑先生还以为闫雪又被梦魇缠着了,连忙端起柜子上的一杯凉水朝闫雪的脸上泼去。

    被凉水浇了一脸,闫雪腾的一下就坐了起来,一瞬间她以为自己是溺水了。

    坐起来之后闫雪愣愣的看着黑先生,还没有搞清楚状态。

    “黑先生,你,我刚刚梦见我落水了!”

    看着傻愣的闫雪,黑先生不禁笑了起来:“你没有落水,那是我用水泼你的,以为你被梦魇又缠上了呢,看样子你是做春梦了啊?”

    听到春梦两个字,闫雪小脸一红,不由的低下头,害怕黑先生看见。

    “哟!还害羞啦!”黑先生看见闫雪把头低下,心想还真被自己猜到啦?闫雪是不是又想起那个负心汉了?

    “你刚刚梦见了什么?是不是有人要掐死你啊?你知道你刚刚像什么吗?那手伸的长长的,活像地狱里索命的恶鬼啊!”

    黑先生话音刚落,闫雪就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白眼,又是白眼?今天算上你,我可是被两个女人抛了白眼啊!”黑先生悠悠的坐到沙发上。

    “女人?今天你去找谁了?”闫雪一听见女人两个字,立马竖起了耳朵。他不是说今天去解决公司里的事吗?闫雪仔细回想了一下,丁旭身边没有什么特别的女人啊。

    “今天我是去找了李健晨,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叫柳小容的公司职员。我估计啊,这个柳小容应该是李健晨的情人,不然她不会在那个点出现,唉,平白无故的被那个女人白了一眼,心里还挺不好受的。你说是不是丁旭和她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啊?不然她也不可能故意停车载我一程吧?还叫着丁旭的外号'黑先生',一开始我以为是阴间的工作人员呢!”闫雪听着黑先生在那说着,心中不禁暗自感叹,看样子,黑先生的身上不仅有吃货的潜质,还有八卦的潜质啊。

    “打住打住,请说重点。”看着黑先生这么激情四射的,闫雪真害怕黑先生会一直讨论这个女人,李健晨,丁旭之间的关系。

    “重点?我说的都是重点!如果不搞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们怎么制定策略呢?这万一柳小容是丁旭安排在李健晨那的卧底呢?这万一柳小容是丁旭的的情人,为了收集证据才和李健晨虚与委蛇的呢?要知道咱们知道了柳小容的立场,可以帮我们解决很多事。”第一次看见把自己的八卦说的那么清新脱俗的,不过闫雪认真想了想,觉得黑先生的话也是有些道理的。

    “如果,柳小容真的是丁旭的情人,为了收集证据才和李健晨虚与委蛇的,那我该怎么面对她啊?哎呀!还有些小焦虑呢!毕竟是第一次和异性接触。。。”黑先生很着急,两眼看着闫雪,希望闫雪可以给自己出处主意。

    闫雪满脑子问号,是自己思路奇葩还是黑先生的思路奇葩啊?看着黑先生大有一讲到天明的阵势,闫雪只能弱弱的叫了一声:“白先生,你怎么来了?”

    一开始黑先生是不相信的,白天的时候白先生还让自己想清楚,自己主动到地府找他。白先生不可能那么快就消气的,可是看着闫雪那一副不敢出声的样子,黑先生也就半信半疑转过脸看向门外。

    结果什么人都没有。

    看见黑先生终于停了嘴巴,闫雪说:“刚才是我看错了,可能是查房的护士。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就睡了。”闫雪拉着被子,作势要躺下。

    “慢着慢着,我还没有说完呢!”黑先生直接坐在闫雪的病床边,压住闫雪的被子不让她躺下。

    黑先生看着怒瞪着自己的闫雪,心中不禁感叹,这女人,怎么越来越像白先生了?!

    “好好好。。。我说重点,明天公司要开股东大会。我和李健晨说好了,他愿意把做这个搭线人,明天的股东大会就是他召集的,另外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丁绵绵父母的死和他脱不了干系。咱们如果想在世间安安稳稳的做咱们想做的事情,就必须解决掉他,可现在稳定公司人心又少不了他,所以我想。。。”

    “你想的我都全力支持,你直接说我该干什么就行。”听黑先生说了那么多,闫雪有些头疼,想让黑先生单刀直入的说清她该做些什么。

    “你啊,我希望你可以参加明天的股东大会。”黑先生眼巴巴的看着闫雪,希望她能答应。

    闫雪看着这样的黑先生不禁有些失神,这是什么时候改变的?明明是闫雪求着黑先生来到世间,现在怎么凡事都是黑先生在操心?

    “嗯,知道了。你赶紧休息吧,今天忙了一天了,肯定累坏了。明天估计还有一场硬仗要打。”闫雪说完就躺在了床上,原本黑先生还想向闫雪抱怨一下走了那么多的路,脚都要废了。可是看着闫雪那略显疲倦的表情,黑先生起身给闫雪盖好被子,说了句你好好休息。

    黑先生轻轻的将灯熄灭卧在了沙发上。

    自从黑先生可以行动自如以后,他晚上都是在闫雪屋里休息的。这其中的原因外人认为是叔叔疼爱侄女。闫雪心中明白,黑先生这是在保护她。

    闫雪借着月光偷偷的看着卷缩在沙发上的黑先生,心中滋味难以言明。她想她可能是真的喜欢上黑先生了。

    在她遭受恋人背叛,失去孩子最脆弱的时候,是黑先生一直陪着她。一开始是感激他,可是后来黑先生为了她来到世间保护自己,对自己百般照顾,心不知不觉就沦落了。

    可是白先生的告诫还在耳边,“他帮你,并不是因为你是你,而是因为恰好是你。”

    沮丧,莫名的沮丧。

    听着沙发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闫雪暗笑一声自己太不自量力。

    一直以来,黑先生的心中只有白先生啊,能一直陪着他的也只有白先生啊。

    现在自己也应该收拾心情了,再继续下去,她和黑先生之间只会相处的更加艰难。

    闫雪是在黑先生的呼唤中醒来的。黑先生告诉闫雪,李健晨派接他们的车现在就在门口等着,公司的股东也都在公司里等着,就差他们俩了。

    闫雪手忙脚乱的开始起床洗刷,嘴里无意识的埋怨黑先生为什么不早点叫她起来,这刚到公司的第一天就迟到,影响多不好了,顺便发泄一下自己的起床气。

    黑先生在傍边悠闲的喝着豆浆,看着闫雪进进出出开口安慰道:“没事,第一天让他们等等我们也是应该的,哪有大老板不拿架子的啊?你慢慢来,不要着急。”

    闫雪在心中暗想,一般来说,老板迟到是没有什么大事,可是现在是一般的时候吗?公司里的水到底有多深还不知道呐!再加上这是她第一次当老板有些紧张啊,到时开会会不会出岔子啊?

    闫雪洗刷好之后,不知道自己该穿什么类型的衣服。看了黑先生穿着西服,还打上了领带,笔直的西服裤下是一双锃亮的皮鞋。黑先生这么正式的装扮无形之中让闫雪意识到今天这场仗不好打。

    闫雪选了和黑先生西服一色系的职业套装裙,脸上扑了一层薄粉,齐肩的短发也被束成马尾。

    等闫雪收拾好出来以后,黑先生不停的打量着着她,“不错不错,很干练。”听到黑先生的夸赞闫雪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