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7-05-26 09:20:59本章字数:3065字

    第二十六章

    闫雪顿时感到冷风吹过,一个激灵就醒过来了,满头的冷汗。虚惊一场,原来是一场梦。

    因为这个梦,闫雪一直睡的不安稳,第二天早早的就起床了。她轻手轻脚的准备到厨房做早餐。

    自从黑先生陪着自己来到世间,大大小小的事一直都是黑先生在操心,自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做过,确实是麻烦黑先生了,闫雪想做个早餐感谢一下黑先生。

    虽然现在是清晨,可是黑先生在阴间习惯了,所以睡觉前黑先生把窗帘都拉上了。薄薄的晨曦根本就穿不透厚重的窗帘,所以屋里还是一片黑暗。闫雪怕把黑先生吵醒,所以没有开灯,凭借着记忆,慢慢摸索着走向厨房。

    闫雪走到客厅,发现厨房那有隐约的光线倾泻。一开始闫雪以为是黑先生忘记拉上厨房的窗帘了,等到闫雪走进厨房,看见厨房里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厨房的冰箱开着,散发着微弱的光,餐桌旁边有一个大概十几岁的男孩子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一些食物。

    “你,你是。。。”闫雪看着那个男孩没有什么攻击性,心想还是等自己都搞清楚了,再告诉黑先生吧,这几天黑先生太累了。

    那个男孩子看听见闫雪的声音,只是冷漠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就低下头继续吃东西了。

    “难道你是丁旭的孩子?不对啊,看资料上他还单身啊,应该没有孩子啊。”闫雪看着男孩虽然才十几岁,可是脸庞的棱角已经出来了,一看就知道他长大以后,肯定迷倒万千少女。

    闫雪还是自己在那猜测着,可是那男孩就像没听见闫雪的话一样,这次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闫雪看着男孩不想搭理自己,摸摸鼻子想,算了,看他这吃饭的样子就知道他有多长时间没有吃饭了,谁在自己吃饭时希望别人打搅啊?还是等黑先生醒了以后再说吧。

    要说闫雪心为什么这么大,一大早屋里进了个男孩在厨房里狂吃狂吃,自己一点都不害怕,还这么淡定的问东问西。那是因为细心的闫雪早就发现门没有被破坏过,窗户也都还是好好的,所以可以判定,这个男孩和房屋主人丁旭之间的一定有关系,自己自然也不必太过担心,再说了自己一个成年人还能被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孩给害了吗?开玩笑吗?

    男孩不受干扰的在那狂吃狂吃,闫雪也不受影响的开始准备早餐。

    有先见之明的黑先生早就把食材什么的准备的很充足,闫雪决定现在时间还早,先烧个小米粥,再用黄瓜做个小咸菜,再煮几个白水蛋就应该差不多了,再多的,她也没本事做了。想到便做,闫雪开始动手淘米洗瓜。

    一直在吃的男孩听到动静,头也不抬的说:“多做一些。”

    闫雪气到想笑,就不能说的好听一些吗?算了算了,一个孩子和他计较什么。

    闫雪准备的早餐都很简单,就是用黄瓜做咸菜有些费事了。

    要先把黄瓜切成寸段,然后放进干净的盆中撒一些盐,等黄瓜变软之后,干净的锅中烧开水,把黄瓜倒进去煮一下,煮好以后,把黄瓜放入之前调好的酱料中,放进冰箱冷藏二十分钟就可以了。

    闫雪把整理好的黄瓜放在冰箱里以后就回房洗刷。

    闫雪算着时间洗刷好,赶紧到厨房,害怕小米粥开锅烫着那个男孩子。

    等闫雪匆匆走到厨房后,发现黑先生穿着家居服一脸憨厚的看着自己,带着一些傻气的说:“你怎么这么早啊?怎么不好好休息?”

    可能是刚起的原因,黑先生的声音有些沙哑。闫雪觉得已经安定的心被这声音撩的又泛起阵阵涟漪。

    “我醒了。”闫雪好像是在掩饰着什么,低着头掀起锅盖,看看小米粥熬好了没。锅盖刚刚掀起,小米粥的清香顿时溢满了厨房。

    “好香啊。”黑先生开始端碗盛饭。

    “着什么急啊,还要再煮会呢。”闫雪从黑先生手里接过了晚,重新放在餐桌上。“你坐,我先去把小黄瓜拿出来。”

    闫雪把冰箱里的腌黄瓜拿到餐桌上,把白煮蛋也细心的剥好,放在盘子里。这时候,小米粥就熬好了。闫雪看着黑先生也帮那个男孩盛了一碗粥,不禁开口问:“黑先生,不是,叔叔,他是谁啊?”闫雪顺口喊出黑先生,再一想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男孩的身份,还是叫叔叔吧。

    “叔叔?哈,没事,你可以忽略他的存在,他是白先生的朋友。以后在家里你叫我黑先生就行,不然我还真的有些恍惚,你在和谁说话呢。”黑先生笑着在那继续喝粥。

    闫雪看了看依旧在喝粥的男孩,唉,不愧是白先生的朋友啊,这么冷。闫雪想,这个孩子肯定从小就缺少关爱,所以才造成这样的性格,再想到刚开始看见他狼吞虎咽的吃东西,还不知道在外面吃了多少苦,这么可怜,还是个这么小的孩子。一想到男孩子可怜的样子,就联想到自己的孩子,不由的伸手去摸摸那个男孩子的头,安慰道:“吃完我再给你盛。”整个过程,形如流水,黑先生都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止。

    看着闫雪的手放到了男孩的头上,心顿时提了起来,只能给闫雪递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可是,在闫雪说完这句话以后,一直默不作声,只埋头苦吃的男孩递出了空碗,完全不在意闫雪刚刚摸了他的头。

    黑先生的嘴巴张的都能直接塞进一个白煮蛋了,这,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人吗?

    闫雪完全没有看到黑先生的样子,只是欢快的拿着男孩的碗给他又盛了一碗饭,又给他递过一个白煮蛋:“你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啊。你看你多瘦,你看你看。”闫雪边说边比划着男孩纤细的胳膊。

    黑先生看着闫雪的举动,心不由的提到嗓子眼了,这闫雪是真的不想活了?黑先生想到自己陪着闫雪来到世间就是来保护她的,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闫雪自寻折磨是有点不好。

    无奈之下,黑先生三口两口的解决的碗里的粥,把空碗递给闫雪:“也帮我盛一碗饭吧。”

    闫雪接过黑先生的空碗,给他盛了一碗。又开始说:“要不你给我喊姐姐吧,我中午。。”闫雪刚说出姐姐两个字,一直低头吃饭的男孩抬头冷冷的撇了闫雪一眼。

    “我中午, 给 你 做 好 吃 的。”闫雪被这个眼神吓的话都说不利索了。从那个眼神,闫雪感觉到男孩的不满,只能硬着头皮说:“你直接叫我的名字也行。”

    被这个眼神吓的,闫雪终于老老实实的开始吃饭了。

    闫雪和黑先生刚离开公司,李健晨就找了个借口支配着柳小容和他一起回到他山腰别墅。

    刚进门,柳小容正在换鞋,李健晨一个巴掌就甩到柳小容的脸上,柳小容毫无防备的被打倒在地,原本光滑的脸颊顿时血红一片。

    柳小容捂着被打的脸颊,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健晨,都忘记了反抗。

    李健晨隐藏多时的怒火在这时终于爆发了,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己的女人在自己的眼前向着别的男人示好。更何况柳小容示好的对象还是丁旭!

    这个贱人!看着倒在地上的柳小容,李健晨好像还不解气,又狠狠的往柳小容的肚子上踹了两脚。

    这时的李健晨,已经有些丧失理智了,他的双眼猩红,肥硕的肚子也因为气愤而连连起伏。柳小容看着这样的李健晨连哭泣都不敢,好像丧失了痛感。

    “贱人!你这个贱人!臭婊子!当着我的面勾搭丁旭!贱人!”李健晨看着不出声的柳小容,以为她正在心虚,不由的心中怒火更大,拽着柳小容的头发往客厅里拖。

    “贱人,你以为丁旭知道你做的那些事他还会要你吗?他会放过你吗?人尽可夫的婊子!”李健晨咒骂着,把已经瘫软的柳小容往客厅里拽。

    把柳小容拽到客厅,李健晨累的气喘吁吁,这才发现不寻常。

    柳小容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躺在地上,头发凌乱,脸颊已经肿的好高了,双眼也是紧闭的。从玄关到客厅有一条血痕。

    看到血迹,李健晨好像才找到理智,连忙蹲下:“小容?小容?你怎么了?”

    李健晨把柳小容从昏迷中摇醒,柳小容看着一脸着急的李健晨不禁冷笑一声。

    柳小容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孩子,你的孩子,哈哈,报应啊,报应。”柳小容好像疯了一样,开始狂笑,最后因为体力不支,又昏睡过去。

    李健晨看着鲜血不停的从柳小容腿下流出,呆若木鸡。

    孩子,他的孩子?他心心念念的孩子竟然被他亲手。。。不!不是的!李健晨连忙抱起柳小容奔向医院。在路上不停的懊恼自责。

    李健晨的肥胖是天生的,因为肥胖,女生对他都退避三舍,看不起他。后来他在丁绵绵妈妈的帮助下,到丁氏集团工作,那个时候,李健晨还是很守本份的,因为他念着丁绵绵妈妈的那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