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7-05-28 22:20:16本章字数:3164字

    第二十八章

    李健晨早早的就来到了公司,他是想在黑先生还没有真正掌握公司实权的时候,把自己过去的那些烂帐尽量做的完美一些,至少在表面上看不出来。他自认为到时候黑先生即便看出了什么猫腻也会看在自己这么豪爽把公司实权交出来的份上,会对自己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选择自动忽略。更何况到时候那些追债的就够黑先生头疼的了,哪还有闲工夫管这事?

    可实际上,等李健晨到公司去找他在财务部的心腹时,发现黑先生早就把这些人叫到大会议室去开会了。其实这些也都在李健晨的预料之中,毕竟是雷厉风行的黑先生,可是他没有想到柳小容也在开会人员的名单上,李健晨觉得阵阵不安,这个女人现在不是应该在医院吗?怎么会出现在公司?而且还是开会人员?是不是从一开始这个女人就和黑先生勾搭好了?昨天在公司门前,黑先生对她的冷漠是故意的?柳小容也是故意刺激自己的?

    想不通啊,李健晨云里雾里的。他觉得不应该啊,柳小容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又何必和黑先生去勾结呢?可如果不是,那为什么她现在会出现在公司?还是说,那个孩子根本就是柳小容和别人的孽种?!

    李健晨想了种种可能,心情跌宕起伏。

    如果李健晨再细心一点,他就会发现被叫去开会的,大都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只是李健晨太自信了,他确定黑先生不敢搞自己,毕竟黑先生手里的这些权利,是自己好心让给他的;他也确定那些人不敢把自己供出去,毕竟他们也都不是什么好人,这一年来李健晨也没少给他们好处。

    黑先生在公司的第一场会议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他先是语言亲和,没有半点杀伤力的和公司员工们推心置腹,一起探讨现在的丁氏集团还能支撑多久,现在整个社会的就业多么困难,丁氏集团倒闭后,他们所需要面对的生计问题。

    黑先生这张嘴可是专门用来谈判的,想想这么多年,他遇到的形形色色的鬼魂,有哪一个不是被他的口才所折服,顺顺妥妥的跟着自己回到阴间投胎的?所以眼前的的这个小问题对于黑先生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就在这些人被黑先生所感染后,开始担忧自己工作的时候,黑先生话锋一转,开始责问这一年来,丁氏的那些地是怎样贱卖的?是合法的吗?丁氏那些客源的流失,是因为丁氏集团被别的公司淘汰了,还是因为公司里有商业间谍的存在?为什么这一年里,丁氏所有的投资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最后却都夭折了?为什么在这短短的一年中,丁氏集团就到了现在这无力为继的地步?导致这种结果的是领导人决策的失误,还是上下狼狈为奸,为了共同挖空丁氏集团?现在这一切,黑先生都要进行法律追责。

    当听到黑先生要进行法律追责的时候,一些人就开始坐立不安,脸色也有些苍白。对待商场里一些不可明说的利益交换,大家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即便有些员工做的太过分了,公司也都是内部宣布辞退,真正的原因对外界会守口如瓶,是为了给员工留下颜面。可如果真的进行法律追责的话,那这些人的履历表上就会有一道污痕,弄不好还会成为有案底的人!如果真的这样,那他们在这个行业一定不能再生存下去了。

    最后,黑先生表示如果有人迷途知返,那公司也会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参加会议的人,有一部分是菜鸟,可大多数的是商场里的老油条,哪是这么容易就被忽悠的,他们的心里也在抉择。

    柳小容安静的坐在会议室的一角,并没有引起黑先生的主意。听着黑先生在会议上说的话,柳小容不由苦笑,是啊,你一直都是这样的人,恩威并施,抓住人性的弱点,让人不由的跟从你的想法。

    闫雪在屋里呆的无聊,想出去转转,心中也越来越想念自己的孩子。可是又害怕没有黑先生在身边,自己会惹出麻烦,闫雪在屋里坐立难安,来回踱步。

    “你不能安静一会吗?”敲门声都没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白枫亦就站在了屋里,冷冰冰的声音把闫雪吓了一跳。

    “我。”局促,莫名的局促。明明是个十几岁的男孩子,无形之中却给闫雪带来了很多的压力。

    “吵着你了?那我不出声了。”闫雪端坐在床上,心中也懊恼自己的软弱无能。这都什么事啊!来到世间原本是想陪着自己的孩子一起成长,可是现在离开黑先生自己就寸步难行,还处处被别人压制!不由的悲从心来,顿时蔫了下来。

    “我饿了,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白枫亦天生独来独往,要不是这次中了那只老妖怪的计,他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屈尊在世间日日需要吸收大量的能量,从翩翩少年变成饭桶不说,还要被这个小丫头片子闹着叫姐姐!想想就一阵郁火在心中,那只老妖鬼最好不要再被他逮到,不然一定请饶不了他!

    “午饭?你饿了?”闫雪觉得吃的早餐还没有消化完呢,白枫亦怎么这么快就感觉到饿了啊?她记得白枫亦早晨吃了好多,不愧是年轻人啊,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好,可以理解。

    看着闫雪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白枫亦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转身走出去了。

    “别忙,等我一分钟。我带你出去吃吧,我看冰箱里也没有什么食材了,正好我们出去买点。”闫雪说完以后,麻溜的换了衣服,准备出门。

    白枫亦看着行动迅速的闫雪,忍不住的翻白眼:“我有说和你一起出去吗?”白枫亦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最好多吃少动,储存能量。所以白枫亦的内心是拒绝和闫雪一起出门的。

    “可是冰箱里的食物都被你吃完了,不出去的话,就没有吃的了。我一个人出去,黑先生会不放心的。”闫雪只能把黑先生搬出来,希望他看在黑先生的面子上能陪自己出去。

    “黑先生不放心?你能遇到什么危险?”白枫亦嗤之以鼻,一个小小的阴间工作人员能有多大的危险啊?更何况她身上还沾着黑白无常身上的气息,谁活够了,会来招惹她啊?

    闫雪一阵无语,自己会遇到什么危险?其实她也不知道,只是没有黑先生的准许,她自己一个人实在是不敢出门。

    “外面有好多好吃的,你可以去尝尝啊。我记得时代中心有一家韩国烤肉,特别美味,天天都是座无虚席,还有大学城附近有一家重庆面馆,对了对了,大学城一家餐馆的京酱肉丝,地锅鱼,大盘鸡。。。”光说着,闫雪就沉醉在那美味中了。

    本能的,白枫亦的肚子咕噜了一声。声音太大,来不及掩饰什么,闫雪就在那掩嘴轻笑。

    “咳咳。”白枫亦咳嗽了一声,“那我就陪你出去吧。”白枫亦在心中早就把那只老妖怪诅咒了千万遍。

    闫雪喜滋滋的收拾准备出门,根本就没在意到白枫亦的窘迫。等闫雪匆忙的走到门口时,发现白枫亦在那等的都快不耐烦了。

    “走走走,我们先去吃饭吧。吃完饭再去超市买点东西,给黑先生准备晚饭。”闫雪边走边说。沐浴着久违的阳光,闫雪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真好,就这样在阳光的怀抱里,感受着温暖,看着身边的花花草草,闫雪初次觉得自己是真的又活了!像一个人一样,在阳光下行走,正常的活着!

    白枫亦看着明显活泼的闫雪,心中暗笑,没有见识的女人,见个阳光就能开心成这样。

    “我和你说,在我还是闫雪的时候,额,我现在也还是闫雪。。。我最喜欢到大学城附近吃饭了,那不仅各色美食都有,最关键的就是价格还便宜。想想那个时候,虽然还是个穷学生,可是每天和自己的朋友,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每天过的都很快乐,也没有那么多值得烦心的事。那个时候,我们女生最喜欢到东门那家的自助烤肉吃饭,每到月底生活费快要花光时就到他家大吃一顿,然后买泡面度过剩下的几天。哈哈,想想那个时候就就觉得好幸福。”闫雪被温暖的阳光所感染,不由的想到大学时那些快乐的事情,现在想想,自己那有限的人生中,和快乐有关的事都有薛志刚的影子,其实在恋爱时,他对自己还是挺好的,只是到最后为什么变了心,闫雪直到现在都想不出为什么。如果是喜欢上别的女生了,直接和她说就行了,为什么要骗她?

    闫雪说着说着,兴致就低沉了下去,想到一些人,心中还是难以释怀。

    白枫亦只是在闫雪的后面默默的走着,认真的聆听着闫雪的倾诉,沉浸在温暖的阳光中,白枫亦有些失神,他好像很久没有晒过这么明媚的阳光了。他还记得上次晒阳光时,有一个女子靠在他的肩上,黑发像瀑布一样倾泻在白枫亦的胸前,那种炙热感让他觉得心都要被那阳光融化了。可能是时间太过长久,女子的轮廓在他的心中有些模糊,他只记得她特别爱笑,而且笑的很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