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7-05-31 10:25:28本章字数:3022字

    第三十一章

    “是,确实是没有什么鬼会这么大胆明着来找你的麻烦。但是现在的鬼和之前的鬼是有很大的区别的,随着人性越来越鄙陋,鬼也变得越来越狡猾。我还是劝你一声,小心点。”白枫亦有些语重心长,他之前就是吃了自大的亏。

    “鬼?哎。。。在这时间呆的这段时间,我怎么有种现在的人比鬼还难缠的感觉呢?你说恶鬼我一眼就能判断出来,可是人。。。藏的太深。。。”黑先生觉得有些累,现在的人是怎么了?

    “呵,你太小看现在的鬼了。对了,你知道笑婆吗?”刚才白先生走的着急,白枫亦根本就没来得及询问男关于笑婆的事。

    “笑婆?怎么了?它那种小东西,怎么还值得鬼君大人询问啊?”黑先生有些好奇。

    “它,我就是好奇。你有见过已经成形的笑婆吗?”

    “成形的?”黑先生诧异,从来没听过成形笑婆的存在。

    “是,成形的。已经可以吸食魂魄的那种,你有见过吗?”白枫亦看着黑先生那诧异的样子,就知道黑先生应该不知道。

    “可以吸食魂魄的?我想它可能是别人养的,用来专门吸食魂魄。我记得鬼怪养过一个,现在想想,如果那笑婆还存在的话,应该成形了。”黑先生想了想,白枫亦口中的笑婆可能是被别人以宠物养着的,不然自然形成的鬼怪是没有能力成形的,或者说在它还没有成形时,就会被阴间使者消灭掉。

    “鬼怪?那个老妖怪?不可能!怎么会?”虽然白枫亦是被鬼怪算计的,可如果鬼怪如果想置自己于死地,直接动手就行了,又何必派出笑婆呢?

    可是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他受伤的事,只有这几个人知道。

    一瞬间白枫亦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黑先生的话,可是黑先生又没必要骗他啊。

    “你确定吗?难道没有其他养的笑婆吗?”

    看着白枫亦的失态,黑先生一时紧张,自己说错什么话了吗?“我,不确定。我只是记得鬼怪有养过一只笑婆,其他的应该,或许也有吧。”

    应该?或许?白枫亦不相信掌握着世间阴间安稳的人,会不知道还有哪些笑婆的存在。

    闫雪觉得好像是被车碾压过一般,每个细胞都充斥着痛苦。她想尖叫,想呻吟,想翻身来减轻痛苦,可是她太虚弱了,连每一次呼吸都牵扯着浑身痛楚的神经。

    她内心在无助的哭泣着,意识在痛苦的海洋里起起伏伏,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依靠的东西。

    我好痛,好痛。紧闭的双眼流出两行清泪。

    白先生轻轻的擦掉那两行泪水,他自己都差异,自己现在怎么会开始心疼闫雪。

    疼吗?一定很疼吧。虽然肉体平静的躺在床上,可闫雪的灵魂却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曲着半浮出肉体。

    白先生只能静静的陪在闫雪的身边,等待着金使者把闫雪其他的魂魄从笑婆体内抽离出来。

    在旁边的金使者满头大汗,心中越是着急,越容易出错。

    闫雪的灵魂相比较是干净的,所以笑婆体内那些丑陋的恶念紧紧的攀附着被笑婆吸食的闫雪的魂魄。

    “金使者,她快撑不住了。”白先生看着满头大汗的金使者,也开始紧张的来回踱步,怎么办?如果闫雪真的有个万一,那也是自己亲手把闫雪送上绝路的。先不说黑先生那里怎么交代,白先生自己也会鄙视自己的,想他一代白无常,怎么会和一个小姑娘去计较,害得闫雪现在承受这种非人的痛楚。

    感情这个东西真的很奇怪,之前白先生讨厌闫雪,想方设法置她于死地。可是现在看着闫雪的灵魂在默默的遭受着痛苦,白先生竟然从心底开始心疼闫雪。

    “金使者!快!”白先生看见闫雪的灵魂开始变的透明,也开始停止扭曲,只是眼角不停的有泪水涌出。

    金使者在慌忙之中把抽离出来的魂魄放进闫雪的肉体内。慢慢的,闫雪的灵魂聚拢在一起,好像是已经达到一个临界点,灵魂聚拢之后,就沉入了肉体。

    “金使者,她。。。”

    “白先生,刚刚有一丝恶魂顺着闫小姐的魂魄一起进入了身体。”金使者有些自责,刚刚如果手再快点,或许就可以帮闫小姐把魂魄剥离干净了。

    “恶魂?”如果恶魂随着闫雪的魂魄一起进入了身体,那就不能保证醒来的会是谁了。

    “嗯,恶魂。现在怎么办?如果那恶魂在闫小姐昏睡的时候,吞噬了闫小姐的魂魄怎么办?”金使者想着黑先生那么在乎这个闫小姐,如果黑先生知道了这件事,黑先生该多难过。

    “有多少?它的力量大吗?”白先生现在只能祈祷恶魂的力量没有闫雪的力量大,这样到最后闫雪就会有机会吞噬了那些恶魂,虽然那个时候闫雪会有些变化,可至少她不会消失啊。

    “它的力量不大,只是它的执念很深。我害怕到时它会左右闫小姐的心智。”

    “不用担心,我来解决。你现在到黑先生在世间的住处,把鬼君带过来。”白先生擦拭着闫雪脸上的泪痕嘱咐着。

    金使者正准备离去,白先生又叮嘱了一句:“尽量不要让黑先生知道这件事。”金使者点头表示知道便转身离开了。

    白先生拿起送给闫雪的那块吊坠含在闫雪的嘴里。

    这个吊坠是白先生的随身之物,一开始把这吊坠送给闫雪就是为了别的东西在想找闫雪麻烦时,这块吊坠可以震慑住他们,省的闫雪什么事都麻烦黑先生。

    没想到这个笑婆,呵!竟然不把这块吊坠放在眼中!呵!也是,鬼君都差点成为它的食物了。这到底是谁给它的胆子!尽然嚣张到这个地步!

    要不是鬼君及时的发现这块吊坠,用自己的鲜血唤来了白先生,现在就等着给闫雪和鬼君收尸吧。

    因为这个吊坠被白先生时时刻刻佩戴在身上,日子一久,这吊坠也有几分灵气,可以滋养魂魄,最难的可贵的是这吊坠认主。

    闫雪也佩戴了一段时间,现在白先生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可以让闫雪灵魂强大起来,只能希望闫雪可以凭借这个沾有鬼君鲜血的吊坠战胜那个恶魂。

    就在闫雪以为自己要沉溺在这片痛苦的海洋这种时,突然有股力量注入到闫雪的体内,缓解了疼痛。

    只是闫雪还没来得及平稳自己的情绪时,感觉有股力量在撕扯着自己,把自己拉到了深渊。闫雪在一片黑暗中四处摸索着,当人在黑暗中,听觉总会变的异常灵敏。

    “呜呜呜。。。”一阵细弱零碎的抽噎声飘到闫雪的耳朵边。

    “谁在哪?有人吗?”听着这一阵阵凄凉的哭声,闫雪从心头升起阵阵惧意。

    “呜呜呜,呜呜呜。。。”哭声变的越来越大,闫雪感觉到那声音离自己越来近,身上的汗毛都颤栗起来,到底是谁在哭?哭声明明就在自己的身边,可为什么自己看不到它?

    闫雪警惕的环顾着四周,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眼中还是一片黑暗。

    “呜呜呜。。。”那哭声更大了,也变得越来越凄凉,让人听着就能感觉到悲伤。

    “你在哭吗?在哪?我怎么看不到你?”有股力量在源源不断的进入闫雪的体内,闫雪觉得四肢开始舒展,心里也慢慢的开始有底气。

    “呜呜呜,我好惨,我好惨啊。”

    闫雪发现有个穿着古装的女子站在自己的面前,那女子穿着的古装都是接近透明的薄纱,玲珑有致的身材在薄纱下若隐若现,如此标志的人儿正在暗自垂泪。柔荑正轻轻拭去脸颊上的泪痕,一举一动,撩人心神。纵使闫雪也是个女人,看到这样的尤物在自己面前这样,也不由的肾上腺素分泌过多,面红耳赤,呼吸加速。

    润了润干涩的喉咙,闫雪轻声开口道:“姑娘,你穿成这样不冷吗?”

    故作媚态的女人听到闫雪的这句话,差点哭不下去了。闫雪的这句话,实在是太煞风景了。

    “我,我好惨啊,姑娘帮帮我吧,姑娘你行行好,帮帮我吧。”女人双手抓住闫雪的双手,任由泪珠在脸上滑落。

    冷,刺骨的冷。闫雪觉得刚刚注入体内的力量正在消逝,闫雪想甩掉女人的手,可是女人抓的好紧,再加上女人现在梨花带雨的样子,闫雪狠不下心推开她。

    “姑娘,你怎么了?这是哪啊?你是谁?”闫雪由着女人抓着自己的双手,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开始下降,可是看着女人那么无助软弱的样子,闫雪在心中说服自己,是自己想多了。

    “小女子原是万历年间秦淮河畔一小户人家的闺女,后来被恶霸欺凌,投湖自尽,变成孤魂野鬼。。几百年来,没有人想起我,没有人为我超度烧纸,致使我找不到阴间的路,至此还在世间漂泊。我。。。”话还没有说完,女人又开始抽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