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7-06-01 09:56:36本章字数:3031字

    第三十二章

    秦淮河?秦淮河畔一小户人家的闺女?闫雪惊呆。秦淮河出名妓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难不成这个女人是。。。?看看她的衣着,再加上那无意挑逗的动作,闫雪在心中可以确定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小户人家的闺女,她明明就是秦淮河畔哪个花船里的姑娘!

    她记得那些名妓到最后都没有一个好下场,不是心付薄情郎,就是成为权贵手里的玩物。闫雪心中带着对封建时代男权主义的无限鄙视和对面前这个孤苦无依女子的怜惜,开口道:“姑娘,我怎么帮你啊?”

    “帮我,你就让我靠靠就好,让我靠在你的怀里,抱抱我,抱抱我。这几百年来,湖底好冷啊,那么冷,那么冷。。。”女人顺势靠近了闫雪的怀里,香温玉软在怀,闫雪顿时手无足措,好紧张啊,第一次有女人对自己投怀送抱,而且还是这样绝色的尤物。

    女人静静的依偎在闫雪的怀里,渐渐的闫雪才真的发现了不对劲。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在迅速的流失,最关键的是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恶臭。

    闫雪皱皱鼻,这恶丑是在哪里闻过?是在。。。?闫雪思索了一会,猛的想起,自己和白枫亦被怪物袭击时,就有这种恶臭。

    她?她是?这熟悉的恶臭,熟悉的寒冷。可眼前的这个女子这么美好,她?

    闫雪一把推开了靠在自己怀中的女人,女人被猛的推出去,有些惊愕,可当她看到闫雪惊恐的眼神时,还装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眸中含泪充满埋怨的看了闫雪一眼,作势又要往闫雪的怀里靠。闫雪连忙往后退了一步,不正常,太不正常。闫雪看着眼前这个越发娇媚的女子越觉的诡异。

    女子往前靠,没成想扑了个空。闫雪一脸戒备的看着女子,“你,到底是谁?”

    女子看着自己投怀送抱都被人拒绝,不由的恼羞成怒,愤恨的甩了甩衣袖。

    “咯咯咯咯咯,我是谁?我是秦淮河畔一小户人家的闺女啊!我是把男人都玩弄于股掌的阮成玉啊!我是刚刚把你吐出来的笑婆啊!你可真笨,现在才发现。咯咯咯咯咯。。。”听着这个声音闫雪头皮发麻,看着原本漂亮的脸蛋开始变的扭曲,闫雪开始横冲直撞的在黑暗中奔跑。

    “咯咯咯咯咯。。。无论你到哪,我都会跟着你的。咯咯咯咯咯。。。”女子如同鬼魅,步步紧跟着闫雪的后面。

    “咯咯咯咯咯。。。我阮成玉终于要重生了,那么多年的等待,那么多年隐忍,咯咯咯咯咯。。。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咯咯咯咯咯。”女人好像疯了一样,眼睛也开始流出浓稠的鲜血。

    女子并没有说谎,她确实是万历年间秦淮河畔的一个女子,她的身世也确实能换得一批人的同情泪。

    阮成玉原是万历年间的一小户人家的女儿,后来因被奸人陷害家世败落被迫沦为秦淮河畔的一名女子。阮成玉一直都是养在深闺里的正经人家的闺女,懵懂不解世事,初涉烟花场所,男人口中的调情在阮成玉耳中确是字字金言。

    在男人的半骗半哄下,阮成玉寄情与一个白面书生,心中期盼着书生能带着自己过上正常人家的生活。可是阮成玉的一腔真情在书生那,不过是他在和那些猪朋狗友在一起的谈资,更是他走向仕途的一颗棋子。

    当时沉浸在爱情里的阮成玉就好像被那个书生下了迷魂药,对他是有求必应,千依百顺。

    书生把心甘情愿的阮成玉献给了高官,换来了一官半职,还娶得高官的女儿。

    可怜的阮成玉还尽心尽力的伺候着那位高官,眼巴巴的等着书生把她接回家。

    可是感动天地的痴情最后换来的不过是一封寥寥数笔的绝情书。书生还嘲笑她,一个妓女怎么配得上当他的家人?!要掂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肝肠寸断!

    自古薄情是书郎。

    这就是一个所托非人的悲惨爱情故事,或许说爱情都是在为那个肮脏的故事洗白。

    当阮成玉看清书生真正的面目时,悲愤交加,可书生当时已经身居高位,阮成玉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阮成玉最后自我放逐,堕落在秦淮河畔的撩人月色中。好色的男人都成为她手中的的玩物,或者她成了那群男人手中的玩物。

    阮成玉在生前并没有残害过一个人的性命,但她却让那些所谓的良家妇女咬牙切齿。最后阮成玉被人设计染上了花柳病,开始被男人唾弃。她还怀着一丝希望去找当年的那个书生,只是要求他能给自己安顿下来养伤,可是她不知道人情冷暖,此时的她就是书生身上的一个污点。书生对她弃之如敝屣,连面都不曾露过。

    这时的阮成玉才真的看清人的面目,最后她心怀怨恨大笑的投湖自尽。

    成为孤魂以后,阮成玉被笑婆吸食。

    笑婆是各种恶魂聚集在一起而形成的,所以阮成玉只是被吸食,并没有被消化。她和那些恶魂日日在一起,心里仅存的人性早就消失殆尽,她现在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现在,终于,她阮成玉终于彻底的解放自由了!只要她把闫雪的魂魄吸食了,她就可以重生了!

    虽然刚刚靠在闫雪的怀里吸食了她很多的力量,可是现在阮成玉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慢慢的融化。她只能紧紧的追着闫雪,希望从闫雪的身上能吸食更多的力量。

    “咯咯咯咯咯。。。不要跑了,你逃不过的。。。咯咯咯咯咯。。。”阮成玉急于追到闫雪,脸上五官开始扭曲,完全没有刚刚的美丽,声音也变的骇人。

    一直在奔跑的闫雪,本来心里就紧张,又听见阮成玉那恐怖的声音,不由的脚软跌倒在地上。

    “咯咯咯咯咯。。。不要跑,我会好好对你的。。。咯咯咯咯咯”阮成玉扑在闫雪的身上,开始吸食。

    怎么回事?怎么越接触闫雪,身体就越热,有种快要被融化的感觉?怎么回事?阮成玉开始挣扎,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可还没等阮成玉发出声音,她就消失了。

    闫雪原来还在拼死挣扎,看到阮成玉消失了,目瞪口呆,神经一放松,又晕了过去。

    “怎么又晕了?她也太弱了吧?”白枫亦脸色苍白的站在闫雪旁边。

    “她就是一个凡人,赶紧把她带回世间,让老黑好好看着她,不要在乱跑了。”白先生看着阮成玉的魂魄消失了,顿时瘫坐在地上,舒了一口气,还好救过来了。

    白枫亦带着闫雪在金使者的护送下回到了世间。

    黑先生原本正和白枫亦在客厅里聊天,金使者匆匆的把白枫亦带走。黑先生正一头雾水没搞清楚呢,金使者又把白枫亦送回来了,连闫雪也给抱回来了。

    黑先生看着紧闭双眼躺在白枫亦怀中的闫雪,用眼神询问金使者怎么回事。可金使者把白枫亦和闫雪送到黑先生的面前就脚底抹油了。

    黑先生看着脸色也有些苍白的白枫亦,从他手中接过闫雪,把闫雪送到了她自己的卧室。

    白枫亦瘫坐在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他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要是黑先生再晚一点把闫雪接过去,恐怕他就要把闫雪直接丢在地上了。

    黑先生看着快要昏过去的白枫亦,连忙开口:“发生什么了?你还好吗?”

    白枫亦勉强的半睁着眼,摇了摇头。

    “那闫雪她。。。?”

    白枫亦挣扎着要坐直,可是努力了半天,还是瘫坐在沙发上,只能勉强的开口:“她没事,我想吃饭。。。”真是太丢人了,说完这句话,白枫亦直接装晕闭上了眼睛。

    黑先生看着白枫亦也是虚弱到一定的地步了,再一想到他现在特殊情况,便起身到外面购物,总不能让鬼君饿死在自己的眼前吧?至于闫雪,刚刚黑先生把她送到卧室时,检查了一下,闫雪只是虚脱晕了过去,可能也是和白枫亦一样,是饿了吧?

    等白枫亦吃饱喝足有力气后,笔直的坐在沙发上,好像刚刚昏迷过去的人不是他似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闫雪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又是怎么回事?我想敢找你麻烦的人没有几个吧?”黑先生看着桌子上一片狼藉,不禁扶额。自己看到了鬼君狼狈的样子,不知道等鬼君恢复以后会不会翻脸不认人,反过来威胁他。

    发生了什么?直到现在白枫亦也不是很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非要说给黑先生听,就是被人袭击,闫雪差点魂飞魄散,自己也差点成为别人的食物烟消云散。

    黑先生看着不开口的白枫亦,心中更是好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能让鬼君也难开口。

    “那我来猜猜,是不是和笑婆有关?闫雪是不是被笑婆欺负了?”

    “你怎么知道?”惊愕!难道现在黑无常都可以看透人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