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7-06-02 20:01:18本章字数:3052字

    第三十三章

    “你刚刚不是专门问过我关于笑婆的事吗?我这只是进行理性的分析。”这人是傻了吗?看来这鬼君不仅身体上变弱了,连智商也变低了。

    白枫亦直接闭上了眼睛,真是颜面扫地啊!这笔帐他一定会找鬼怪算清楚的!

    看着白枫亦闭上了眼睛,黑先生确定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只是哪来的笑婆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来招惹鬼君啊?

    黑先生还记得白枫亦刚刚特意问了问成形的笑婆,难道欺负闫雪的这只笑婆是鬼怪养的那只?黑先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可能啊,鬼怪虽然经常和鬼君有矛盾,可是不应该会用这么阴险的手段啊。

    想了一想,黑先生试探的开口道:“你是怀疑,那你有怀疑的对象吗?”黑先生到底也没有直接说出鬼怪。

    鬼怪可能是奔着闫雪来的,因为鬼怪是依靠吸食魂魄来强大的,特别是像闫雪这种菜鸟刚成为阴间工作人员,更是鬼怪的心头好。

    只是,诡异。鬼怪怎么会这么快发现闫雪呢?闫雪来到世间没有几天,还没有和别的魂魄接触过,而且黑先生也在刻意的压制闫雪身上阴人的气息,就算鬼怪神通广大,他也不应该这么快的就发现闫雪。更何况闫雪身上还有白先生的玉坠,还有白枫亦陪着,不管怎么说,鬼怪都应该会卖几分薄面啊。

    排除了种种可能,那笑婆会袭击闫雪的原因只有一个。黑先生盯着白枫亦,脸色有些凝重:“他是奔着你来的。”

    听到黑先生的话,白枫亦猛的睁开眼睛。

    “不可能!如果真的是他刻意针对我,那当时他就可以直接把我消灭了,又何必这样!”白枫亦想不通。“还是有别的笑婆?难道就他一个人养了吗?”白枫亦心中还抱有侥幸,虽然他和鬼怪之间有矛盾,只要一见面就会发生争执,可实际上他们是似敌似友的关系。他们之间互相怜惜,互相敬重,也互相不服,这种感情难以言明。

    黑先生理解白枫亦现在内心的挣扎,在他们的世界里,每一个一直陪着自己的都是自己的亲人,即便他们是见面就撕打的对手。

    “刚刚我查了一下,有记录的只有鬼怪养的那个笑婆。”黑先生说到这里,顿了顿,发现白枫亦还是一脸不愿相信的样子,接着又开口道:“好,我们现在先不去讨论这笑婆是谁养的,它明显的就是冲着你来的,你现在有危险了。”

    白枫亦不明白为什么黑先生可以这么肯定这只笑婆就是冲着他来的呢?看出来白枫亦的疑惑,黑先生缓缓的开口:“闫雪她来到世间时间不长,而且我也刻意的压制过她身上属于阴人的气息,所以我想。。。”

    其实只要认真理理其中的缘由,真像就能浮出水面。如果那只笑婆的目的是闫雪的话,在发现自己在她身边时就会逃走的,即便自己当时没有什么攻击性,可还有白无常的那块玉呐!

    白枫亦有些不愿意承认,又瘫坐在沙发里,闭上眼睛,表示自己现在不愿意交谈。

    黑先生看着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不管了鬼君他现在是怎么想的了,还是担心一下闫雪 现在的处境吧。

    即便鬼怪之前不知道闫雪的存在,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鬼怪还能不知道闫雪的存在吗?那笑婆真的不是鬼怪养的吗?

    黑先生在心中也难以确定,自己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了,都是白先生在操劳,所以。。。算了,现在闫雪可能时刻面临危险,自己还是先低头把白先生请上来吧。

    等黑先生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发现白先生早就坐在了床上。

    “什么事找我?”白先生语气有几分埋怨,在这个时候叫自己,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是为了谁。

    “没事就不能找你啦?想你啦行不行?”黑先生低头含笑,就像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在爱人面前撒娇。

    听到黑先生的话,白先生心中顿时舒服了好多,换了一个姿势,开口说:“遇到什么难题了。”

    “嘿嘿,没什么难题。闫雪让我替她谢谢你的,谢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救了她。”为了能让白先生开心,黑先生开始乱说话。

    “闫雪?哼!真的吗?我刚刚看她还没有醒。”白先生在接到黑先生的消息时,还以为是闫雪有什么不对劲,来到世间直奔闫雪的房间,结果发现闫雪睡的正香。

    被戳穿了,黑先生清了清嗓子,倒了杯水,好像白先生戳穿的人不是自己似的。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白先生心中也是渴望和黑先生相见了,他们还从来没有这么久都没见过面,白先生心中也很后悔当初对黑先生发脾气。

    “嘿嘿,这才对嘛!那只笑婆你怎么处理的?”说实话,黑先生也挺好奇的,成形的笑婆会是什么样子的?

    “怎么处理?还能怎么处理?就处理掉了呗!有什么事直说,没有事我就走了。”白先生作势要走,黑先生连忙拉住,顺势坐在白先生旁边。

    “我是真的好奇,那只成形的笑婆你是怎么处理的!我都没见过。你说,那只笑婆是什么来头?”

    “什么来头?我想,你应该知道吧?”

    “我是能猜到它是什么来头,可是鬼君他不相信啊!其实仔细想想,也确实说不通,鬼怪如果真的想解决了鬼君,也不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这就是我想不通的原因啊,所以才把你叫来的,看看你是怎么想的。”其实,这件事,黑先生和白先生完全可以置身事外,可是,唉,谁让闫雪也牵扯进去了呢?现在鬼君还借住黑先生的家里,也不能让鬼君现在离开。

    听了黑先生的话,白先生陷入了深思。确实,如果是鬼怪的话,不应该;可如果不是鬼怪又能是谁?

    “不管怎么说,你最近都要小心了,现在闫雪和鬼君这两个都在你的身边,你不仅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还要注意他们的安全。如果你遇到什么危险,及时通知我,不要逞强。”白先生真的要离开了,虽然金使者接手了黑先生的工作,可是大多数还需要白先生亲力亲为。

    “嗯,我知道了,你也不要太累了,常来找我玩啊。”

    “找你玩?哼!等哪天我直接把你抓回去!”白先生都走到门后了,又转脸过来。

    “等闫雪醒来的时候,你多注意一些。之前把她从笑婆的体内抽离出来时,有一丝其他的魂魄趁机进入了她的体内,要不是鬼君的血,估计你就见不到她了。”

    “其他的魂魄进入到她的身体?”黑先生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白先生。

    “嗯,当时的情况太危机了,所以在剥离魂魄时没来得及剥离干净。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那另外的魂魄在鬼君血液的帮助下,被闫雪吸收了。我觉得最多就是等闫雪醒来时性格上会有一些变化,到时你也不要太惊讶,适当的时候给她正确的引导就行。”确定自己该嘱咐的都嘱咐过了,白先生便匆匆的离开了。

    黑先生听了白先生的话,走到闫雪的房间,看着闫雪还在昏睡中,紧皱的眉头表示她睡的并不踏实。

    唉,这一切到底值不值?

    黑先生轻轻的抚平闫雪的眉头,帮她掖好被角,慢慢地又退出了房间。

    天亮了,厨房里就两个大男人,或者说是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小男人坐在餐桌两旁默默的吃着早饭。

    “她。。。。”

    “我。。。。”

    有默契一样,两人同时开口。

    黑先生笑了了笑,接着往下说:“我今天还要去公司,闫雪就麻烦你了。还有谢谢你昨天救了闫雪。”

    白枫亦低着头又喝了两口粥,“没事,她怎么样了?”早晨白枫亦以为能在厨房遇见闫雪呢,一大早就跑到厨房,结果发现就黑先生自己在准备早餐。

    “她啊,还好,就是太累了,还在昏迷之中。你现在还没有恢复,正好在家里陪着她。我给你准备了很多吃的,都在冰箱和客厅里。你放心,在这很安全,我先去公司了。”黑先生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白枫亦现在的心里,体会到了久违的温暖,也体会到了久违的愤怒!

    黑先生很快吃好收拾好去了公司。就白枫亦自己在厨房里继续解决早饭,没办法,如果想早日恢复,只能现在努力的多吃,少动。原本快要养好的身体,昨天又遇到了那样的事,一夜回到解放前。

    等白枫亦吃饱喝足走出厨房时,阳光早就洒满了整个客厅。白枫亦懒洋洋的躺在地毯上,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第一次见到闫雪的情景。看见有陌生人出现在自己的家里竟然一点都不吃惊,还淡定的做早饭。哈哈,可真是个心大的人!这个时候的白枫亦是不承认当时的自己对于闫雪来说没有一点杀伤力的。

    还有闫雪那略带疼爱的抚摸,让白枫亦感觉到一种似曾相识的的温暖,就感觉自己快要被融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