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7-06-06 07:27:28本章字数:3207字

    第三十七章

    “不不不,我不知道。只是听你这么说我才觉得确实有些蹊跷,我想想发生车祸的那天我是准备去干什么的?我。。。”人生在世,全靠演技。黑先生害怕柳小容又树立戒备心,连忙否认自己知道实情,装作在回忆当天的情景。可实际上金使者给黑先生的关于丁旭的资料根本就没有记录那些啊!无奈之下,黑先生只好双手抱头,眉头紧锁,好像陷入了很大的痛苦之中。

    柳小容看着黑先生这么痛苦,连忙温柔的把黑先生揽入怀中,轻声说道:“不要想了,不要想了,我知道你都已经忘记了。我告诉你,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你不要再想了,让自己这么痛苦。”

    没有一会,黑先生就平静了下来,他一脸歉意的看着柳小容。

    “对不起,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想起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身边所有的事与人我都已经想起来了,可是关于你的,我一点都想不起来。”黑先生说的深情款款,一脸柔情似水的看着柳小容,他发现柳小容的眼睛里有一丝的动容。

    “我想。。。”黑先生压低声音,抬起手把柳小容脸颊脸侧的碎发放到耳后。

    “你对我一定是个特殊的存在,不然我不会直到现在那些无关紧要的我都回想起来了,可偏偏关于你的记忆,我想不起来半分,有时候想认真的想一想,头就会疼的要炸开一样。对不起小容,我。。。”黑先生真是个好演员,做戏做全套的,即便是柳小容这么精明的人也被哄的一愣一愣的。

    我对他是特别的存在,所以他才会一直没有想起过我?黑先生的故意误导让柳小容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她相信黑先生的话,不然解释不通为什么直到现在黑先生什么都想起来了,却唯独没有想起她。

    “我,对不起旭,对不起。其实你那天出车祸是因为我,是因为我你才会。。。我。。。”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开始流了下来。

    “你好好说,说清楚。不要哭,如果真的是因为你,我也不会怪你的。”黑先生再次头疼,怎么回事?这女人就这么爱哭吗?

    黑先生虽然开口说会原谅她,可是柳小容的脑袋里还在飞速的运转着,她思索着怎样说出来才能显的是自己最无辜而且还能重新回到黑先生的身边。

    “其实我刚在前台实习不久,你就开始追我了。后来整个公司都知道我们是情侣关系,可是李健晨一直都是你在公司的死对头,所以他总是处处找我的麻烦,我都忍着没有告诉你,害怕给你增加烦恼,直到那一天。。。”柳小容一脸厌恶的表情,好像是回忆到什么恶心的事情。

    “李健晨他骗我,他骗我说要到他家给他取份合同,我到了他家喝了杯水,后来,后来。。。”即便事情隔了那么久,柳小容还是忍不住的咬牙切齿!真是一时失足千古恨!

    黑先生看着柳小容失态,抱着她轻轻的拍着她安抚她:“都过去了过去了。现在一切都好了。”

    “再后来,就传来你在赶往李健晨家中的半路上出了车祸,车上还有你的侄女丁绵绵。”说实话,再听到丁旭出车祸时,柳小容真是万念俱灰,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金龟婿就这样没了!

    “可是这也不能判断出那场车祸是有人蓄意谋划的啊,我是觉得有些蹊跷,可是没有什么证据,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人!再说了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不要再自责了。”黑先生对柳小容话的真实度有些怀疑,可是天生的绅士性格又让他很违心的开口安慰柳小容。

    “还不是蓄意?!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发生?!这些都是李健晨设计好了的!都是他设计好的!对了,老贺!一定是老贺!旭,你的那场车祸一定是李健晨策划,老贺去实施的!李健晨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是老贺替他做的!一定是他!”柳小容看着黑先生的态度不禁有些着急,其实今天早晨黑先生如果不来找她,她就会主动去找黑先生了。

    昨天她做的那些事,她相信李健晨绝对不会放过她的。柳小容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找到李健晨的弱点,一击即中,而黑先生就是李健晨的弱点,也是攻击李健晨的最好的武器。所以现在的柳小容急于把黑先生的注意力往李健晨的身上转移。

    “老贺?他又是谁?”怎么陌生的人越来越多?是金使者的工作没做好,还是这些人是丁旭生活中的隐形敌人?

    “其实老贺是谁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李健晨家里听过他俩通电话。李健晨只要在公司里看谁不顺眼了就会打电话给老贺,接着那个同事就会鼻青脸肿的出现在公司,从此以后对李健晨唯命是从,你的那场车祸和老贺绝对脱不了关系。”其实柳小容也只是猜测,她偷听过李健晨给一个叫老贺的人打电话,说的内容也大都是做的干净点,不要被抓住把柄。

    种种现象让柳小容感觉老贺这个人和丁旭的车祸一定脱不了关系。

    黑先生从柳小容的话中也感觉到这个老贺和李健晨非同一般的关系,只是现在好像从柳小容这里也问不出来什么有用的消息,黑先生准备回公司,可是柳小容还是紧紧抱住黑先生不松手,这下黑先生就为难了,总不能硬生生的把柳小容的手掰开吧?

    “好了,这件事就交给警察来解决吧。你先吃饭,先把身体养好,这才是最重要的。”黑先生又把早餐拿到柳小容的眼前。

    柳小容就这样靠在黑先生的怀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粥。

    黑先生心想等柳小容把粥喝完了,他就有理由离开了,所以黑先生也没有拒绝柳小容靠在他的怀里,还殷勤的帮柳小容拿着早餐。

    “对了小容,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闫雪的女孩?”看着怀中正在吃粥的柳小容,黑先生不禁想到了还躺在床上的闫雪,也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闫雪?柳小容听到这个名字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极不自然的开口道:“不,不认识啊,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我就随便开口问问。你赶紧吃饭,我去接个电话。”在黑先生刚刚开口询问时,正好有个电话打过来,所以黑先生没有注意到柳小容的异常。

    柳小容看着起身到窗边接电话的黑先生,眼中闪过一丝忧虑。怎么回事?黑先生他怎么回突然提到闫雪这个名字?是不是他知道了什么?不应该啊!那件事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而且自己已经离开之前的那个生活圈很久了,没有人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发展!难到是薛志刚?不不不!薛志刚应该还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事。

    黑先生接过电话就匆匆离开了,柳小容自己在这边心神难安。她想起刚刚靠在黑先生怀中的温暖,心神慢慢的安定了下来,没事的没事的,当年只是个意外,不能怪她。就算黑先生知道了,也不会怪她的。毕竟闫雪对于黑先生来说只能是个陌生人。

    黑先生大步走出医院,拦了一辆计程车就往丁氏集团去。

    在车里,黑先生给李跃打了电话,过来好一会李跃才接,黑先生在这边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丁总,法院的人来了,现在正拿着封条要把公司封了!”李跃也很着急,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他只能在第一时间给丁总打电话,让他赶紧来。

    “现在是谁在主事?他们谁有这个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再场,我看他们谁敢动!”黑先生真是气炸了!他来到公司两天,李健晨就坐不住了?!哼!是有什么把柄害怕被自己抓住吗?

    “是李总!是李总在和那群法院的人交谈,丁总,你赶紧来,你再不来那封条就要贴在公司的门上了!”李跃现在完全就慌了神,他根本就不知道遇到这种事情该怎么去做,原来他自认为的老练是经不起一点事的。

    “你现在到办公室把那些员工带动起来,一定不要让法院的人把封条贴在公司的门上。”黑先生的脑袋在飞速的运转着,他想起自己之前看的关于公司破产的一些条律,现在法院根本就没有权利强制性宣布公司破产,而且还是在法定代表人不在场的情况下!难到李健晨以为他黑先生是喘着气玩的吗?!

    “你记住,不要和法院人员发生肢体上的冲突,如果不能避免,那一定不要先动手!我马上就到!”黑先生嘱咐完以后,接着又给家里打了电话,白枫亦接通了电话。

    “闫雪醒了吗?”

    “醒了,正在洗刷。只是她。。。好像。。。”有些不寻常。。。

    “你让她快点!你赶紧陪她到公司来,丁氏集团,她知道在哪。快点出事了。”黑先生现在很着急,根本就没有在意到白枫亦支支吾吾的。

    “好好,我知道了。”既然你着急,那闫雪的事等见面再说吧。

    白枫亦挂了电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向闫雪的房间走去。

    “闫雪,黑先生让你赶快到公司去,他可能遇到了麻烦。”

    “麻烦?嗯,我知道了小白白,我这就出去,不会太久呦。”然后传来一阵娇笑。

    白枫亦在外面听的鸡皮疙瘩散满地,闫雪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这样的闫雪他有点接受不了啊!黑先生赶紧来救救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