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7-06-10 18:21:25本章字数:3078字

    第四十一章

    到警局?闫雪不确定的看了看黑先生。

    如果去警局的话,黑先生他现在的身份?

    黑先生笑着说:“可以,我们需要警官现在就把李健晨带走,我们一起到警局做笔录。”

    黑先生转身交代白枫亦先回家,自己带着闫雪走出了会议室。

    白枫亦没有说话,默默的走出。黑先生看着白枫亦的背影竟然感觉到有些落寞。黑先生笑了笑,看来是最近太劳累了,竟然会出现这样的错觉。他可是鬼君啊,怎么会落寞吗?

    闫雪的全身心都在黑先生的身上,根本就没有看到白枫亦。

    李健晨满脸的懵逼,什么情况?怎么警察来了?

    李健晨也没有问出来什么,警官只是冷漠的说了句请配合我们调查。

    到了警局,李健晨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丁绵绵一脸厌恶!等他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解决了丁绵绵。

    还是刚刚在会议室的那个警官,警官咳嗽了一声:“我姓李,你们可以叫我李警官。”

    闫雪听见后,礼貌的对李警官笑了笑。坐在她旁边的李健晨立马站起身来,握起李警官的手:“幸会幸会,我也姓李。”

    李警官对眼前这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没有多大的好感,对着李健晨扯了一下嘴角就把手抽了出来。

    “咳咳,请坐好。”李警官看李健晨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接着开口道:“李先生,我们接受了丁小姐的控告,我们怀疑你和刚刚发生的那场车祸有关系,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李警官没有废话,单刀直入。

    “车祸?什么车祸?”李健晨心里明白李警官口中的车祸就是丁旭,可是怎么这么快就怀疑到他的头上?

    “是丁旭先生,我们刚刚接到医院的通知,很遗憾丁旭先生没有被抢救过来,请你节哀。”李警官挂了电话,一脸遗憾的对着闫雪说。

    闫雪的心中也有些动容,丁旭是真的从这个世上消失了,脸上是难掩的悲伤。黑先生坐在闫雪的身边,安慰的握了握闫雪的手。

    李健晨听到丁旭去世了,眼中是掩不住的喜悦,但再一想现在是在警局,立马敛住了脸上的表情,一脸诧异的看着李警官询问:“李警官,你说什么?”

    装的那么真切,闫雪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李警官看着李健晨一脸不知所言的样子,不由的怀疑黑先生他们说的话的真实性。

    “我说,刚刚发生在东华路上的车祸,丁小姐控告你是车祸的主谋。请你老实交代事情的真相。”

    “警官!不不,绵绵!你怎么能怀疑我?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你有什么证据吗?没有证据诬陷我,我是有权力告你的。”丁绵绵直接控告?这车祸才刚刚发生,她怎么就知道是他主使的?还是丁绵绵现在已经有证据了?不对啊,他一向很小心的。难到是老贺?那更不应该,老贺应该是比任何人都盼望着丁旭早点从这世界上消失吧!

    “你错了李先生,绵绵她不是怀疑你,而是确定你就是凶手。李警官,这场车祸的其他两个受害者,一个是载着丁旭的出租车司机,另一个是叫贺东亮的酒鬼。不知道李警官还记不记得大概一年前这个叫贺东亮的也因为酒驾而发生了一场车祸,只是在那场车祸中那对叔侄俩没有直接死亡,而是变成了植物人,外加这对叔侄俩没有别的亲人,贺东亮只是象征性的蹲了两天牢就被一个叫李健晨的人保释了出来。只是好巧不巧的是,你面前的丁绵绵和刚刚死去的丁旭就是一年前那场车祸中的叔侄俩,而坐在你眼前的这位李健晨先生就是当年把贺东亮保释的那位李健晨,李警官,我不知道我说的够不够清楚。”黑先生一番长篇大论,差点累的喘不过气来,可是众人面前还是要保持黑先生应有的风度,所以黑先生暗暗的深吸来一口气,促使体内的血液循环快一点,好使他不再缺氧。

    他怎么知道这么多?三个人同时向黑先生投来不解的目光。而李健晨心中更多的是恐惧,这个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请问黑先生,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而且你是怎么知道贺东亮也在这场车祸中呢?难到你已经到事故现场了?”李警官还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的脑袋转的够快,提出了自己的疑虑。

    按照他在丁氏集团遇到黑先生的时间来说,他是没有时间去事故现场的。而且如果这个黑先生去过事故现场的话,他可以直接把他知道的告诉在现场的同事就行了,又为什么跑到丁氏集团呢?真是有太多的疑点。

    李警官在询问时,打开了一年前那场车祸的档案,发现黑先生说的都是事实。李警官偷看了一眼李健晨,发现李健晨的脸色变的苍白,好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呵呵,李警官忘记了吗?我是绵绵的未婚夫啊。一年前绵绵和她叔叔出车祸时,我就感觉到不简单,可是苦于当时没有证据。另外绵绵变成植物人,让我有一线的希望,渴望着她能过苏醒。结果她终于醒了,原来我不打算追究这件事了,想着李先生也是丁绵绵在这世上仅有的亲人了。可是!”黑先生说的深情款款,闫雪早就陷入黑先生那温柔能溺死人的眼眸中了。

    “李警官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因为绵绵的叔叔拼着最后一口气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让我好好保护绵绵,有人又要害她了!”黑先生说完把闫雪紧紧的搂入怀中,放佛有人要把她抢走似的。

    黑先生这个戏有些过了,可是闫雪却乐在其中,难得能被黑先生这么有男人气概的搂在怀中,闫雪现在成了小鸟依人的小女人,把头深深的埋在黑先生的怀中,完全没有刚刚面对李健晨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当然她这样躲在黑先生的怀中,在别人眼里是因为听到丁旭去世而悲伤过度的表现。李警官看着脆弱无助的闫雪,心里的天平已经倾斜到黑先生的这边了,即便黑先生说的话漏洞很多,李警官也不去深究。

    “警官!他们这是设计好来陷害我的!”李健晨终于坐不住了,其实是李健晨自己心虚了,他和贺东亮之间的交易只要互相咬紧牙关不松口,警察拿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是不是陷害我们会查清楚。”李警官一直在翻动电脑页面的手停顿了一下,这怎么有点不一样?

    “警官!我要请我的律师!我要求见我的律师!”李健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慌些什么,可能是柳小容的背叛让他现在草木皆兵,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李先生,我们现在只是请你来协助查案。当然你有权请你的律师,只是我认为没有必要,因为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以后只要保证能随传随到就行。”李警官一听李健晨要见他的律师,立马一个头两个大,他最讨厌那些嘴能跑火车的律师了,现在也不怕李健晨会潜逃,只要派人二十四小时严密盯着他就行。

    “那我现在就能走了?”李健晨喜出望外,他没想到自己可以这么快就离开警局。

    “是,你现在可以离开了。”李警官开口,让李健晨先离开。黑先生在旁边听的着急,如果现在让李健晨走出了警局,那他一定能想到办法解脱。现在黑先生已经打草惊蛇了,不能让这只恶毒的蛇再跑了。

    “李警官,你不能让他走,现在证据都在这,还有什么不能确定的?”黑先生仔细观察了李警官的五官,看样子他是个正派人,怎么这人命关天的事不弄清楚就要把李健晨放走了呢?

    “黑先生,你能提供什么证据?人证还是物证?我刚刚仔细翻看了一年前那场车祸的档案,那场车祸并不是单纯的酒驾问题,是丁旭他们乘坐的那辆车的刹车片出了问题,所以才发生的车祸,根据记录,如果不是他们车的刹车片出了了问题,那场车祸完全可以避免。”两场车祸都和贺东亮有关确实是巧合,而李健晨保释了贺东亮还是巧合,即便巧合再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这些并没有什么必然的关联,所以他只能算是巧合。

    黑先生语结,当时黑先生匆匆的看了那场车祸的档案,并没有在意到刹车片的问题。证据,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他们警察都没有找到证据,现在反倒问自己要证据?!

    黑先生气的胸口一起一伏的,可是又不能发作,只能恶意的降了降他们周围空气的温度。

    闫雪原本在黑先生的怀里靠的好好的,可是黑先生的胸口突然起伏这么大,让闫雪靠的很不舒服,闫雪离开黑先生的怀抱,坐直了身子,冷眼看了看李健晨和李警官。

    李健晨和李警官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颤。

    闫雪眼睛一眯,缓缓开口道:“李警官,我们控告李健晨谋害,证据不足。如果我们控告李健晨恶意诈骗丁氏集团的财产,不知道李健晨还能不能在警局好好的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