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7-06-11 10:53:21本章字数:3038字

    第四十二章

    黑先生拍了一下脑袋,是啊,这个点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呢?可是证据呢?闫雪现在能有李健晨犯罪的证据吗?

    李警重新打开一个档案,准备记录。

    李健晨在旁边,悠闲的好像被控告的人不是他似的。

    “丁小姐,什么情况请说清楚。”其实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些事和李健晨都脱不了关系,可是证据呢?没有任何物证或关键的人证明确的指正李健晨,现在和那场车祸有关的另一个人贺东亮现在受伤了,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也不能正式审问他。

    “李警官,丁氏集团在一年前还是如日中天,可是在我昏迷的这一年中,李健晨借着我的名义肆意掏空集团,导致集团现在无以为继,马上就要面临破产。而李健晨自己的家身却日益增长。”闫雪努力的把她今早在公司听见的员工讨论的那些话组织成语言。

    李健晨听到了闫雪的话,不由呵呵冷笑。“李警官,这只是决策上的失误,我们都知道投资这事和赌博没有太大的区别,有你赢的时候,就会有你输的时候。这可不是什么诈骗,或者是恶意掏空。”

    李警官有些茫然,其实像这种特殊的经济诈骗或者说经济纠纷在警局并不能有效的解决,还好没等到李警官开口,闫雪接着开口说:“表舅,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那你能解释一下你的大庆集团是怎么回事吗?”

    大庆集团?这是黑先生也不知道的,大庆集团和李健晨有什么关系吗?

    李健晨一听见大庆集团就有点坐不住了,他低头思索了一会,抬头对着李警官说:“我要行使我的沉默权,另外我希望你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联系到我的律师,不然我就要告你们,告你们勾结在一起,肆意陷害,恶意拘留!”

    李警官一听就火了,什么情况?自己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务,怎么就变成了和别人勾结在一起啦?

    李警官腾的站啦起来,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恶狠狠的对着李健晨说:“你被捕了,我们怀疑你和一年前和刚刚发生在东华路上的两起车祸有关。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你也可以请律师,我们也可以帮你请律师,不过现在你被捕了。”李警官站的有些猛了,脑袋一时供氧不足,有些昏眩,等他恢复好以后,又冷冷的说:“另外,你恶意诬陷执法人员,罪加一等。”

    闫雪在旁边看着李警官,心里为他鼓起了掌,真是太霸气了!

    李健晨看着身边走过来的两个身穿警服的警察给他手上拷上了手铐,彻底懵了。

    “我要见我的律师!我要见我的律师!”李健晨被两个警察拖走,在那挣扎着,就像一只待宰的猪临死之前的嚎叫。

    看着李健晨消失在视线里,李警官两手一摊。

    “我现在把李健晨捕了,你们还有什么能提供的证据?”有时候就是这样,你不会知道你的那句话会得罪到别人,你也不会知道你的命运到底会掌握在哪个小人物的手里。

    黑先生也学着李健晨两手一摊:“警官,寻找证据不是你们警方的工作吗?不过看在你这么帮绵绵的的份上,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人证。她是李健晨的情人柳小容,她知道更多关于李健晨的事。”

    黑先生说完就和闫雪走出了警局。

    李警官看着黑先生走出警局,还没有搞清楚,自己刚刚怎么没有发火?怎么黑先生一开口就与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让他心甘情愿的臣服,而且更诡异的是在黑先生说话时,李警官总觉得耳边有人在吹冷风。李警官搓了搓身上的鸡皮,不愿深想。

    “来,小王你帮我查一查柳小容现在在哪,到时候把地址发到我的手机上,顺便通知在医院的同事,我这就去提审贺东亮。”李警官说完帅气的走出警局。

    等李警官驱车到医院时,发现黑先生和闫雪也刚刚到医院。李警官看见黑先生,连忙一侧身,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躲着黑先生,看起来那么温和易处的人却让他这么的。。。想逃避。

    李跃站在门口看着闫雪和黑先生携手走过来,看着这么登对的男女,李跃从心底泛起酸气。

    “绵绵,你叔叔他。。。节哀。”李跃想要安慰安慰闫雪,伸出手想要抱抱她。

    闫雪听到之后直接躲到黑先生的怀里,脸上悲切。

    李跃看见只能讪讪的收回了双手。“绵绵,你去见见你叔叔最后一面吧。”李跃现在也不明白,自己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说之前还有些希望,现在这半路杀出来的黑先生让李跃那仅存的希望也破灭了,他看着丁绵绵这么依赖着黑先生,他明白自己已经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闫雪还是躲在黑先生的怀里,肩头一耸一耸的,看起来哭的很伤心。

    黑先生把闫雪搂在怀里,带着闫雪往医院里走。

    闫雪看着丁旭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真是难以想象,如果黑先生只是一个平凡人,那现在躺在这的就是黑先生了。

    如果是那样,自己连告白的机会都没有,黑先生也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在暗暗的喜欢着他。闫雪又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黑先生,又重新进入黑先生的怀里,有些事,如果不及时抓住,可能就失去了。

    黑先生觉得这个闫雪怎么这么像小孩子啊?老是往自己的怀里拱,可能是看着丁旭死了,感叹生命的脆弱吧。黑先生没有开口询问或者安慰,只是一直在闫雪的身边,当她的靠山。

    丁旭的身后事,闫雪全都交给李跃处理了。

    李警官到贺东亮的病房里,他的同事苦着脸:“李哥,这个贺东亮已经没有什么事了,可是他现在装昏迷,我们怎么叫都装听不见。”遇到这样的疑犯最让警察头疼,如果在警局的话就方便了很多,可这是在医院。

    李警官听到以后,轻步走到贺东亮的病床前,看着贺东亮紧闭的双眼,他或许还在等着李健晨过来保释自己吧。

    “你知不知道,丁旭已经在车祸中丧生了。目前为止,我们判断你负主要责任,对于案件的属性我们还没有判断,你是单纯的酒驾还是蓄意的谋杀。”

    贺东亮紧闭的双眼动了动,可是最后他还是没有睁开眼。

    “我知道你有权行使你的沉默权,可是你这样一直不开口也不能解决问题啊,你是要请律师还是要联系什么人?事情总要往前发展,你积极配合,我们也好早日结案。”李警官是在诱导着贺东亮说出李健晨的名字。

    贺东亮还是没有睁开眼,好像是真的昏迷了。

    “呵呵,你这是不配合吗?你血液中酒精含量大于80mg/100ml。可以判定为醉驾,你知道醉驾致人死亡要判几年吗?如果认错态度积极,是可以减轻刑罚的。”

    贺东亮睁开了眼睛,立马笑呵呵的说:“警官,这就是单纯的车祸。我昨晚有点喝大了,没看清红绿灯,真的!我和那个人素不相识的,我怎么会蓄意谋杀他。”贺东亮是在等着李健晨来解救他的,不过丁旭出事应该传到他的耳朵里了,怎么这么长时间也没有见李健晨来。

    呵呵,李警官大概猜到贺东亮是在等着李健晨来解决这件事,不由的冷笑。估计李健晨的律师正在警局解决李健晨身上的事呢,哪有闲工夫来管贺东亮。

    “我们也是认为这就是一起单纯的事故,可是丁旭的家人执意要控告你,这是你蓄意谋杀。并且我刚刚查阅了档案,你在一年前就应该认识丁旭了,你怎么会说你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呢?是你的记忆力太差了吗?”

    听到李警官说到一年前的那场车祸,贺东亮的脸色不由一沉,闭上了嘴。

    “如果你保持沉默是为了等你的合伙人来解救你,那你就想错了,他现在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和罪犯纠缠,打的就是心理战,对付这种什么事都没有经历过的酒鬼,李警官有十成的把握。

    “李健晨他怎么了?”一听到合伙人被控制理论,贺东亮顿时慌了神,李健晨的名字脱口而出,等贺东亮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闭上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李健晨正在我们询问室里待着呢,现在的他估计自身难保,没有闲工夫来搭理你了。而且他的律师现在应该正在给他出谋划策怎样才能让他摆脱罪名呢。”李警官没想到贺东亮这么快就松口了。

    贺东亮就是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常年的饮酒让他的智商退化了不少。之前帮李健晨解决难题时,他只要保持沉默,李健晨就会帮他解决完一切。可是这次,李健晨自己都进来了,还能保自己吗?

    贺东亮慌了神,眼睛开始四处瞄。

    “我们这一直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在这个时候,你们谁先开口坦白对谁就最有利。谋杀和醉驾的量刑差别可是很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