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7-06-12 14:21:06本章字数:3355字

    第四十三章

    贺东亮心里虽然慌,可是他还是觉得李健晨不会把自己供出来的,如果李健晨开口了,那可就是谋杀罪啊,贺东亮心里莫名的相信李健晨是不会有什么把柄握在警察的手里。

    李警官看着贺东亮虽然慌了,但还是不开口,李警官轻轻的哼笑了一声:“你还在幻想着什么,我们已经掌握了关键的人证。你和李健晨的关系这么好,那你一定认识柳小容吧!柳小容现在就是医院,我先来见你就是给你机会,如果你自己不把握机会,那可不要怪我没有给你机会。”

    柳小容?李健晨的那个小情人?

    贺东亮心理的最后一道防线被击垮了,心里埋怨李健晨为什么不看好自己家的后院,出来做事最怕后院着火啊!

    心里防线一旦被攻破,立马就溃不成军。

    贺东亮甚至有些讨好的开口道:“警官,那我现在说还能减轻罪刑吗?”贺东亮想,李健晨肯定已经知道柳小容背叛他了,现在的李健晨应该比自己更着急早点开口,可以多摆脱些罪名,而且还可以减轻罪刑。

    “当然可以,你坦白的越多,对你就越有利。”李警官心中略带对这些犯罪分子的鄙视之情,但是又希望贺东亮可以毫无保留的坦白,顿了一会又开口道:“而且案件里还分主使和从犯,你要知道这两种罪行的性质可是有天壤之别的。”

    在李警官的花言巧语下,贺东亮全部坦白。

    李警官听着贺东亮的供词,脸色越来越凝重。他真的没有想到,十年前丁氏夫妇的那场车祸竟然也是他们谋划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办理一年前那个案件的警官没有注意到这两起相隔十年车祸之中的蹊跷,这中间一定有猫腻。

    贺东亮风轻云淡的诉说着那几条人命是怎样从他的车轮底下消失的,毫无半点忏悔的意思。李警官看的咬牙切齿,他不明白到贺东亮到底是多冷血才会在那几条鲜活的生命消失时还这么平静,好像他讲述的就是一个个和他毫无关系的故事似的。

    “警官,我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李健晨他威胁胁迫我做的,我也不想的,谁想无缘无故的去杀人啊。”

    “呵!可是我看你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不想,反而你还狠享受那个过程吧!”贺东亮全部都交代完,李警官最后的一点耐心也消失殆尽,厌恶的看着贺东亮,嘱咐着身边的人把他带回警局。

    贺东亮看着李警官变老脸,立马害怕起来,怎么回事?刚刚他不是说只要坦白就能减轻刑罚的吗?这次贺东亮是真的恐慌脸,他拒绝逮捕,大声的抗议着。

    李警官看着无赖的贺东亮,啪的一大耳光把贺东亮扇的分不清东西南北。

    “我是说可以减刑,可并不代表你就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如果你再这样,我们有权力暴力执行!”李警官字字如钉,把贺东亮钉在病床上不敢动弹。

    这时贺东亮才从内心感到害怕,他的脑海里不停的浮现出那些人死之前的样子。那些尸体好像会动似的,个个伸出血淋淋的双手,睁着黑洞洞的眼睛看着贺东亮。

    “啊。。。”贺东亮疯了。

    李警官被贺东亮突如其来的颠疯吓里一大跳,难道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杀伤力就这么大?

    黑先生和闫雪站在病房的外面,看着屋里的情景。直到李警官押着贺东亮准备回警局时,黑先生和闫雪才转身离去。

    “黑先生,贺东亮他能活到什么时候?”

    黑先生眯眼思索了一会,“如果没有意外,他应该能活到七八十吧。”

    “七八十?他这么一个作恶多端的人竟然能活的那么久?难到世间说的'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是真的?”闫雪知道贺东亮的突然发狂是黑先生的原因,可是如果没有遇到黑先生,这个贺东亮是不是就会一直这么平安的活到老?

    “呃,闫雪你不要质疑这个问题,世间因果都是循环的。相信我命运既然这样安排就一定有他的道理。”黑先生一脸高深莫测,放佛这是个不可多说的话题。

    闫雪在心里嗤笑,第一次见把自己工作上的疏忽说的那么清新脱俗的。

    看着闫雪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黑先生竟然有些着急,什么都能怀疑,但是他和白先生的工作能力是不能受到任何质疑的。

    “你懂什么?有好人和坏人同时的存在,这才是宿命的高明之处。话在说回来,你们世间判断一个人好坏的标准也都是依靠自己的利益来判断的,当然不能否认这个贺东亮是有点禽兽,可你也不能否认他在家庭里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所以你们人对好坏的定义太以自我为中心了。”侃侃而谈,黑先生说的好像都是大道理,可是却经不起推敲。

    “你说的这些听起来虽然是不错,可是在这个有道德约束世间并不是全对。我们人也并不是全部都是你口中的那么狭隘。我们大多数的人来判断一个人的好坏不光是依靠自己的利益去判断,还依靠的更多的是道德,是善恶。我们世间是有法律的!对于你们不尽职所遗留在这世间的祸害,我们人有法律来约束他!再说啦,我要强调两点,一,我已经是你的同事,不是人啦。对于刚刚的言论,我纯属是义愤填膺。二,我不知道贺东亮是不是个好父亲,可他一定不是个好丈夫,他因为家暴都被他老婆起诉好几次了,可是这个渣男就是不离婚,还威胁他老婆的家人。”闫雪说完用着一种'你可懂'的眼神看着黑先生。

    “好吧。”黑先生妥协,他也没想到贺东亮竟然这个这样的人渣,可是他觉得有必要帮闫雪重新树立她的一些观念,很显然闫雪刚刚的那些观念,难免她在以后的工作里会犯一些错误,黑先生决定要提前打好预防针。

    “贺东亮他只是个个例,并且你不会以为我们是掌握人寿命的最关键的存在吧?闫雪你这个想法很危险,我们没有权利去决定人寿命的长短,即便我和白先生也只是上头的跑腿的,另外兼职维持鬼魂在世间的安稳。”

    闫雪诧异了,这些话如果不是从黑先生他自己口里说出来的,她根本就不相信。

    黑先生继续说:“闫雪,你相信轮回吗?相信我这世间所有的安排都不是巧合,世间不是有一句话'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和每个人的擦身而过都是因果。。。”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的前世和你。。。?”

    “呃。”黑先生差点被闫雪带沟里去了。

    “哦,老实交代,你和我的前世到底是什么关系?”闫雪一脸诚恳的看着黑先生。

    “哎呀,你就不要调皮了。总之你记住,在以后的工作中如果遇到什么好人或者坏人啊,他们的死活和你没有什么关系,明白吗?”怎么把自己带进去了?黑先生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的智商。

    “好啦,知道啦。你和我的前世一定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今生我们才能在这种情况下遇见啊。好啦好啦,我会慢慢探索我和你之间的秘密的。”闫雪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

    黑先生看着闫雪,宠溺的拍拍她的头,就像是在安慰调皮的小孩子。

    “走吧,现在李健晨已经解决了。你对丁氏集团有什么打算?”现在贺东亮已经招供,李健晨是怎么都不可能逃脱了,下面就要开始着手处理丁氏集团真正面对的经济问题了。

    “打算?”闫雪一脸茫然。“需要什么打算啊?现在李健晨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李健晨是解决了,可是丁氏集团已经千疮百孔了。现在你是丁氏集团的掌舵人,你当然要决定丁氏集团要怎样重新强壮起来,以后丁氏集团的发展方向。”

    “那你解决就好啦,反正你是丁氏集团掌舵人的未婚夫嘛,以后这丁氏集团也就是你的啊,难到你不该出点力吗?要不然我们这就准备婚礼,那丁氏集团现在就是你的了。”闫雪说的及其认真,急切的希望黑先生可以马上点头。

    “你啊你,真是太不懂事了。你叔叔尸骨未寒,你就想着要嫁人了,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黑先生陪着闫雪打哈哈。

    “哎呀,这不是因为对象是你嘛!谁让你这么的秀色可餐,让人迫不及待的就想带回家里呢,不然晚了被别人拐跑了怎么办?”闫雪拽着黑先生的胳膊撒娇似得摇晃着。

    “秀色可餐?”黑先生看了闫雪一眼接着说:“不和你贫了,柳小容你还记得吗?她现在就在这家医院,我们去看看吧。”

    “哦,那好吧。”闫雪收起了笑脸,一本正经的走在医院的走廊里。

    黑先生放慢了脚步,看着闫雪在前面走着,目光开始变的深沉。

    眼前的这个女生是闫雪吗?如果不是闫雪又会是谁呢?可如果是闫雪,她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难到是之前伪装的太好,自己没有发现她内在的性格,还是。。。还是。。。

    黑先生心中有疑虑,可是又不确定。

    眼前的这个闫雪,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着女性的魅力,好像是专门受过训练,又好像是天生媚骨,一颦一笑,哪怕是她无意的喘息声都那么的恰到好处,撩人心魂。

    还是。。。还是爱上自己了?所以才会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这个想法在黑先生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把黑先生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不会的不会的,自己和闫雪认识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难到她会突然迷恋上自己吗?黑先生借着走廊的光看了看自己在走廊两侧瓷砖上的倒影。

    “黑先生你干嘛呢?快点啊。”闫雪突然回头,黑先生又被吓了一跳,好像是有什么小秘密被别人发现似的,黑先生笑的有些尴尬,往前快走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