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7-06-13 13:05:29本章字数:3255字

    第四十四章

    “柳小容她怎么会在医院?”闫雪看着黑先生走过来了,开口询问。

    “她。。。身体有些不舒服。”黑先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描述一个流产的女生。

    “哦,那我们现在去找她。。。?”闫雪不太清楚黑先生现在要去找柳小容的原因。

    “告诉她丁旭被李健晨谋杀了。”虽然贺东亮已经全部招供,可是像这种车祸,很难找到证据,黑先生担心李健晨到时候会逃脱法律的制裁。

    “告诉她?为什么?”闫雪不明白黑先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柳小容是关键的人证啊,而且最关键的是丁旭和柳小容应该是情侣关系。你明白了吧?但是我觉得柳小容这个人的防备心太重了,我想到时候你要好好演这场戏才能让她主动开口出来指证李健晨。”黑先生边走边回忆柳小容病房的位置,他要赶在李警官的前面找到柳小容。

    “情侣?怎么会。。。那她和李健晨。。。”

    “这个,柳小容和李健晨在丁旭发生车祸后演变成那种关系的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太清楚。总是你只要记得,柳小容和丁旭是情侣关系,而你是丁旭的侄女就可以了。”看闫雪今天的表现,黑先生完全相信闫雪会把这场戏演好。

    “那我是不是要叫她婶婶啊?”闫雪也是脑洞大开,黑先生诡异的一笑:“如果你叫的出口,这个是可以的。”

    很快,黑先生带着闫雪到了柳小容的病房前,透着玻璃,黑先生看见柳小容正背对着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准备好了吗?感情一定要到位,轻易是骗不到柳小容的。”黑先生在病房外不放心的嘱咐着闫雪。

    “骗?什么叫骗啊!我会真情流露的。”闫雪给了黑先生一个你放心的眼神就推门进去了,黑现身留在了门外。

    柳小容听见了开门声,她还是保持原来的样子坐在那。

    柳小容以为是李健晨来了,她觉得李健晨早就应该来找自己了,怎么都过去一天了还没有看见李健晨?难得他能有这么大的耐性,不过这样也好省的自己还要应付他。

    可是门开开以后,传来的是清脆的高跟鞋击打地面的声音,并不是柳小容熟悉的沉重的脚步声。

    闫雪走到柳小容的身后停下脚步,看着她的背影是真的像她认识的那个柳小容。闫雪在心里暗暗的想着,等这件事解决好以后再问问柳小容。

    柳小容在猜测着来的人是谁,就在她忍不住要回头一探究竟时,一道温柔难掩悲伤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容。”这一声小容藏着无尽苍凉和痛惜。

    柳小容猛然转过身,看见丁绵绵美眸含泪,一脸悲痛的看着自己。

    “丁绵绵?你怎么了?”柳小容有些紧张,她搞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可是她看着丁绵绵的样子,心中不由一紧,直觉告诉她肯定是丁旭出事了。

    “小容,我叔叔他。。。我叔叔你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闫雪看出柳小容脸上的震惊,接着带着哭腔声音沙哑的继续说:“我叔叔,他,今一早就告诉我你身体不舒服,他要来医院看看你,让我先回公司。可是。。。我在公司没有等到他,却等到了医院的电话。。。”闫雪说到这里,好像悲伤爆发,无助的看着柳小容。

    “医院的电话。”柳小容重复着闫雪说的话。“他,到底怎么了?”心里已经猜到了答案,可是还抱有一线希望,不死心的追问着。

    “我叔叔他在回公司的路上发生车祸,去世了。”说完以后,闫雪开始抽泣。

    柳小容看着哭泣的丁绵绵,嘴里无意识的说道:“发生车祸去世了?发生车祸去世了?怎么会?怎么会!明明他走的时候,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柳小容好像突然疯了一样,猛的站起来向门冲去。

    看着柳小容向外跑去,倒把站在门外的黑先生吓了一跳,连忙躲了起来。

    闫雪看着失控的柳小容,连忙抱住她。“你冷静点小容,人死不能复生,我叔叔一定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你要冷静啊!发生这样的事,我们都很伤心,只是,只是,如果不是今天查封公司,我叔叔他也不会那么着急的往公司赶,这样或许就不会发生车祸了。”

    柳小容被闫雪紧紧的抱在怀里,这种温暖让她一阵恍惚。丁旭他还没有离开自己,丁旭他还在自己的身边。柳小容反抱着闫雪,呜呜的哭着:“你一定不会离开的,一定不会。”

    丁旭早晨给的温暖,刚刚让柳小容又开始幻想,她以为她和丁旭终于可以'苦尽甘来'可是。。。

    丁绵绵一定是骗自己的,一定是!

    闫雪看着爬在自己身上的柳小容有些诧异,真是没想到,柳小容对丁旭的感情竟然会这么深。其实哪里是柳小容对丁旭的感情深,只是丁旭对于现在的柳小容来说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小容,你清醒一些,不要这个样子。”也不知道闫雪哪来的力气,把柳小容按在了床上。

    “小容,你听我说,今天早晨就是李健晨带着法院的人去公司,要强制性宣布丁氏集团破产,就是这个原因,我叔叔他才会这么着急的赶回公司,才会在路上发生车祸。一定是我叔叔他着急回公司,让司机加速才会出事故的。。。”闫雪看着柳小容有些失态,根本就没有去深想一下事情的经过,心中不由的把柳小容鄙夷了一番,看她之前在公司门口那耀武扬威的样子,还以为她是个头脑清晰的女人。看来柳小容能爬到那个位置靠的不是头脑,而是皮表啊。无奈之下,闫雪只能主动开口说起李健晨。

    “李健晨?他?”柳小容好像找回了一点理智。是他了,一定是他。一定是李健晨害的丁旭。

    柳小容两眼空洞的瘫在床上,她开始回想,想起一年前丁旭出车祸时,李健晨那副奸诈的脸。

    闫雪看着柳小容平静下来了,缓缓开口道:“我叔叔,这次出车祸,又是因为酒驾!和叔叔车相撞的还是一年前发生车祸的那个贺东亮!我。。。这么多的巧合,可是警察还是断定叔叔的车祸是意外,不是人蓄意谋杀的。因为贺东亮和叔叔他素不相识。。。我。。。现在叔叔也已经被紧急处理火化掉了,这次。。。”闫雪说着说着,豆大的泪珠就滑落了脸庞。

    “贺东亮?”柳小容的心里已经确定丁旭的车祸就是李健晨主使的了,只是为什么这么巧?今天早晨刚刚和丁旭说了,怎么就发生了车祸?看着楚楚可怜的丁绵绵,柳小容开始慢慢找回了理智。

    既然丁旭西现在已经不在了,那。。。不如就趁着这次机会把李健晨除去,这样以后自己就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想到这里,柳小容抓起闫雪的手:“绵绵,这件事不是表面这么简单的。其实你们一年前的那场车祸就是李健晨主使的,我想这次你叔叔的车祸和他也脱不了关系!”

    柳小容把这些告诉闫雪,是想让闫雪出面控告李健晨。虽然现在自己和李健晨已经是势不两立了,可是柳小容还是要避免和李健晨发生正面冲突。现在柳小容要消除在李健晨世界里的存在感,不然那笔钱最后到谁的手里还不一定。

    闫雪虽然早就知道车祸是李健晨主使的,可是当着柳小容的面,闫雪装的一脸不可置信:“李健晨?我表舅?怎么可能!他可是我的表舅啊!”

    “绵绵!你不要太天真了!李健晨他早就对丁氏集团虎视眈眈,你想想你和丁旭发生车祸对谁最有利?”

    “可是,那贺东亮。。。”

    “贺东亮就是一个酒鬼,和你说实话吧,一年前你们发生车祸时,我就在李健晨的身边,我听到他和贺东亮通电话。贺东亮事先在丁旭车子送去保养时,在4s店把丁旭车子的刹车片做了手脚,然后又在马路上装醉酒撞了你们的车。”这个秘密在柳小容的心里已经一年了,有时候半夜她也会被噩梦惊醒,可是再一想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所以每次惊醒一会,她又可以安然入睡。

    “不,这不可能!贺东亮和表舅他们之间不会有关系的!”闫雪还是不相信柳小容说的话,双手捂住耳朵,不想再听柳小容的话。

    “他们之间怎么会没有关系!绵绵,你爸妈的车祸和他们俩也脱不了关系!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到警局翻查当年的案件!而且据我所知,公司里很多不服从李健晨的都受过贺东亮的威胁,这个你可以到公司问问。”柳小容看着闫雪还是不相信,有些着急。如果这次不把李健晨解决了,那下次发生车祸的就可能是自己了。

    “你一定是在骗我!他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你一定是在挑拨离间!”闫雪大声嚷着,心里也佩服自己,这样都可以演出来,如果李健晨看到了,也会感动吧!同时也想着,看来多看看苦情戏还是有用的。

    “没有!绵绵你要相信我!你要为你的爸爸妈妈叔叔们报仇!不然李健晨下次一定也不会放过你的!不信,你可以去查查贺东亮的账号,我替李健晨给他打过钱。最近一笔是两个月前在工商银行里,给他打了十万!你可以去查!”不管怎样都一定要让李健晨不能再翻身。

    闫雪听到了自己最想听到的,嘴角扯出一丝得意的笑,抹了抹脸上的泪,开口道:“小容,你说的这些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查,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