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7-06-15 09:32:44本章字数:3156字

    第四十六章

    最后黑先生决定去吃路边摊,白枫亦心情郁闷表示自己无所谓,闫雪的兴致早就被败坏了,一副兴致阑珊,请君随意的样子。

    美食在前,黑先生根本就没有在意到身边两个人的不对劲。

    现在刚好是下午三四点左右,阳光充足,也没有到吃饭点,小摊贩们大都坐在随身携带的板凳上休息,只有极少勤快的小摊贩在准备着傍晚吃饭高峰。

    黑先生围绕这条小吃街转了一圈,最终决定每一种都来一份,反正有白枫亦在,也不用担心吃不完。

    黑先生乐滋滋的走到每个摊位前都告诉了一声。一开始的两三个小摊贩还都懒洋洋的不想动弹,可是当他们看到黑先生竟然每个小吃都要了一份,精神一震,他们潜意识里认为黑先生是个大客户,想着黑先生可能是哪个公司的员工,专门过来挑选小吃,到时候直接订购。

    想到这里,那些原本坐在板凳上休息的摊贩个个精神抖擞,摩拳擦掌,都想让自己的手艺能让黑先生记住。

    原本平静的街道因为黑先生他们三个人的到来变的热闹起来,油炸食物的吱啦声;锅碗瓢盆碰撞在一起的乒乓声;还有的小摊贩看着食物在自己手里慢慢呈现出诱人的香气,自豪感油然而生,控制不住自己高歌一曲的个地方小调声。各种毫不相干嘈杂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却异常的和谐温馨。

    黑先生站在街道的中间,闻着各种食物的香气,虽然油腻的油烟已经附着在黑先生的皮肤上,让皮肤无法呼吸,但黑先生却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就好像。。。怎么说呢?黑先生他觉得自己就站在生活之中,他好像摸到了生活的衣角,这种感觉让黑先生想融化在这各色美食中,让他留恋。

    最后,黑先生觉得不能让别人看到白枫亦的食量,这样容易引起人的好奇,黑先生决定把东西都打包带走回家享用。

    黑先生看着打包整齐的食物袋里都有一张小摊贩的联系方式,黑先生还在想这些人可真贴心。黑先生,闫雪,白枫亦他们三个双手都提满了东西,在小摊贩们的问好声中离开了小吃街。

    闫雪此刻的内心是抓狂的,这黑先生是哪根筋不买了这么多的东西!难道他是猪吗?闫雪想到这里,看了一眼满脸不高兴的白枫亦,心想这不就是那只猪吗?

    等他们三个到家时,闫雪的手上早就被勒出了深深的印痕,心中憋屈,早就没有了食欲,闫雪把东西放在客厅,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黑先生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离开的闫雪,真的不知道她是哪根筋搭错了。

    黑先生手脚勤快的把各种小吃都摆放整齐,客厅的茶几上根本就摆不下,剩下的都被摆在了地毯上。

    “来来来来,赶紧吃吧。听说世间的小吃是最美味的,赶紧尝尝。”黑先生到厨房拿来餐具,热情的叫着白枫亦过来吃。

    “这些能吃吗?”白枫亦皱着眉看着这些一看就非常油腻的小吃。

    “当然能吃!来来来,相信我!”黑先生打开了电视,坐在了地毯上开始吃了。

    白枫亦看着黑先生吃的那么津津有味,自己也忍不住的食指大动,坐下和黑先生一起风卷残云。

    吃了有一会,黑先生见闫雪还没有出来,就停下了筷子,看着白枫亦,思索了半天最后开口:“今天闫雪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白枫亦吃的正纠结,黑先生买的这些小吃大多都太油腻辛辣了,可是里面含有的热量又特别多,为了自己能早日恢复原样,白枫亦只能皱着眉头在那吃,听到了黑先生的话,白枫亦 放下了筷子,用纸巾把嘴擦了擦。

    他知道,黑先生一定是也察觉到闫雪的恶不对劲了。

    “闫雪,她在你打电话时醒过来的。怎么了,你也感觉到。。。?”

    “我听老白说,当初金使者分离魂魄时,有一缕别的魂魄也趁机跑进了闫雪的体内,你说会不会和这个有关系?”原来都发现了闫雪的不正常,看来闫雪今天的行为并不是脑袋突然搭错筋。

    “这个,我记得不太清了,那晚我太累了。我只知道金使者把我带到白无常,我喂了闫雪一点血,然后我就记不太清了。”白枫亦想到那晚的情况紧急,心中也开始后怕,当时如果再晚一点,闫雪现在可能就不存在了。

    “你喂了闫雪你的血?”黑先生瞪大了眼睛。“我只知道你帮助了她,没想到。。。那你现在还好吗?”鬼君的血到底有什么用处,黑先生也不是很清楚。他所知道的也都是一些道听途说,听说鬼君的血很宝贵,类似与世间的灵丹妙药。要不是鬼君深不可测,估计他都不能活到现在。

    “还好,我还没那么虚弱。”白枫亦微微一笑,其实那天晚上喂闫雪血,已经抽光了他身上所有的力气,就算是到了现在白枫亦还是会觉的脑袋懵懵的。

    “既然都这样了,那闫雪怎么会这样呢?”黑先生是实在搞不懂。

    “我想,偷溜进闫雪身体的那缕魂魄,应该是被闫雪吸收了,它并没有被排出来,它应该是已经成为闫雪体内的一部分了,所以闫雪才会性格上有些变化。”白枫亦猜测着,这个猜测有些匪夷所思,可是又不能想出其他更好的原因。

    “吸收?已经成为闫雪体内的一部分?那也就是说以后再也不能分割了?”活了这么久,黑先生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这些也都仅仅是我的猜测,这种情况很少见,但是不能排除这种情况的存在。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那现在的这个闫雪就不是真正的闫雪了。”闫雪不是真正的闫雪,那她能是谁呢?白枫亦的内心是讨厌这样的闫雪,说讨厌有些不够全面,反正对于今天的闫雪,白枫亦更希望她恢复到之前那个样子。今天的闫雪让白枫亦觉得很难把握,更容易让他的内心起波澜,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闫雪就不是真正的闫雪了?我是能感觉到她的变化很多,可如果这种变化并没有给闫雪造成伤害的话,我还是挺喜欢她现在的变化。”怎么说呢,黑先生觉的之前的闫雪可能是因为被家庭保护的太好了,在面对事情的时候有些懦弱,一遇到难题就会想着后退,去当一只鸵鸟,习惯性的把别人当成依靠。而现在的闫雪,虽然就一天,黑先生却感受到闫雪那种独当一面的气势,完全可以说是一种蜕变。

    白枫亦不认同黑先生的态度,虽然黑先生说的对,像闫雪这次的改变完全可以认为是一次成长过程中的蜕变,可是,白枫亦还是不能接受。

    “可是如果闫雪的魂魄受到了伤害怎么办?还有闫雪她自己知道她的变化吗?这件事里其实有很多问题。”白枫亦尝试着去说服黑先生。

    “这个。。。确实该确定一下,我先去看看她。”黑先生说完,端了一份水晶蒸饺给闫雪送过去。

    看着黑先生离开的背影,白枫亦还是觉得那缕魂魄在闫雪身体里就是一个隐患,这个隐患必须除掉,不管黑先生最后是怎样决定。

    黑先生走到闫雪的门前,敲了敲门:“闫雪,我给你送好吃的了。”

    闫雪正坐在床上生着闷气,气黑先生的不解风情。其实她更气的是自己在内心觉得对得到黑先生没有太大的希望。

    听到黑先生的声音,闫雪精神一震,连忙应了一声:“等会,我这就好。”

    闫雪到浴室,用水冲了一个澡,并将原本柔顺整齐的秀发打乱打湿,匆匆的抹掉脸上的妆,一切都收拾好,换上了睡裙闫雪才去开门。

    “什么事?”闫雪打开门看见倚在墙上的黑先生。

    “哦。”黑先生感觉一阵香气袭来,抬眼看见闫雪。一个女人最美的时刻就是她刚刚出浴的时候,身体的四周环绕着朦胧的水汽,湿答答的黑发毫无规律的粘贴在脸颊的两侧,脸颊在黑法的映衬下更显光滑水嫩,出水芙蓉。

    黑先生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仙女了,看到闫雪穿着睡裙,莫名的俊脸一红,顿了一下才想起自己来找闫雪的目的,偷偷的深吸了一口气:“我看你还没有吃饭,给你送蒸饺的,要不要尝尝?”黑先生还把手里的蒸饺特意举到了闫雪的眼前,挡住了闫雪那双还带着水汽,仿佛能蛊惑人心的眼睛。

    “蒸饺啊。”其实闫雪并没有什么胃口,可是她的心思一转,立马笑盈盈的开口道:“我正巧饿了。”说完闫雪身子一侧,给黑先生让出了地方。

    黑先生站在门口犹豫,一开始他是想来和闫雪好好谈谈,可是现在黑先生想打退堂鼓。

    黑先生往后退了一步,想了想:“我们一起到客厅吃吧,白枫亦自己一个人在那吃的无聊。”

    闫雪脸上露出为难,扯了扯身上的睡裙:“我还穿着睡裙,是不是有些不方便?”

    “呃,那好吧。”黑先生硬着头皮进了闫雪的房间,看着闫雪纯洁的眼眸,黑先生觉得是自己思想龌龊了。

    黑先生没有注意到当他的一只脚踏进闫雪的房间里时,闫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这可是你自己自投罗网的哦黑先生。

    闫雪满心欢喜的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