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7-06-16 09:15:42本章字数:3256字

    第四十七章

    可能是因为闫雪刚刚洗完澡,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朦胧的水汽,还有阵阵幽香。黑先生闻着幽香渐渐的放松了,随意坐在闫雪的床脚上,看着闫雪坐在梳妆台前打理头发。

    “你怎么没有吃饭就洗澡了?是准备休息了吗?”黑先生手里还提着给闫雪的蒸饺,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嗯,有些累了。”闫雪背对着黑先生,用梳子梳着湿哒哒的头发,那水一滴一滴的,很快闫雪的背后湿了一小片。

    “那也要吃些啊,你这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吧。”黑先生看着闫雪背后那块被头发打湿的衣服,觉得有些扎眼,心想还是那个粗心的闫雪,这么不会照顾自己。黑先生站起来,把手里的蒸饺放在了床头柜上,随手拿起一块干毛巾,走到闫雪的后面开始为闫雪擦拭头发。

    “头发都还滴着水,也不擦干净。这样湿着头发睡觉对身体不好,等会先吃过饭再休息吧,正好那个时候头发也该干了。”黑先生温柔的为闫雪擦拭着头发。

    闫雪却僵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没想到黑先生会主动的为她擦头发,闫雪的脸颊浮起两片红晕,更显娇媚动人。可是黑先生正在专心给她擦头发,没有看到这一幕。

    闫雪就这样僵硬的作者,等黑先生把头发擦的差不多干的时候,黑先生接过闫雪手中的梳子,仔细的为闫雪梳着头发。这时闫雪的发梢都好像有了知觉一样,被黑先生抚摸过的头发都有一种炙热感,这种炙热感顺着血管一直到达闫雪的心脏。

    明明是闫雪开撩的黑先生,结果闫雪自己却被撩成这样。

    黑先生给闫雪梳好了头发,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闫雪,不错不错,看来自己还是有这方面的天赋。

    “闫雪,等这件事过去以后,你就陪在我的身边吧。”黑先生看着闫雪乌黑的秀发出神。

    闫雪听到黑先生说的话,立马睁大了眼睛,心中的惊喜不言而喻。这么快,她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得到黑先生的心。闫雪心里明明高兴的快要飞起来,可是表面上还是娇羞的点了点头。

    “到时候,我和老白,和你一起在这世间生活,无拘无束。要不你就做我们的女儿吧,我和老白会一直疼你的。”话锋转的太快,闫雪的一句'我喜欢你'呛在嗓子里变成无尽的苦涩。

    “做我们黑白无常的闺女,多有面啊。到时候你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我和老白也会给你摘下一个!”黑先生看着闫雪低着头,以为闫雪答应了。

    “当然了,只是把你当成闺女养。在生活中我们还是,嗯就是还是这种关系,平时叫我们黑先生和白先生就行。”黑先生的算盘打的叮咚响。

    其实黑先生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对闫雪说出这样的话,可能是为了掩盖刚刚的那一瞬间的恍惚。

    呵!我以为你是我老公,你却想当我老爸!

    闫雪现在连自嘲的力气都没有,从黑先生手里夺过梳子,在头上胡乱梳了梳就躺在了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

    黑先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态搞昏了头脑,什么状况?

    “闫雪?”黑先生尝试着叫了一声,闫雪没有搭理黑先生。

    黑先生看闫雪没有动静,又开口道:“你不吃饭了吗?我给你拿来的蒸饺都快凉了。”黑先生走到闫雪的床头,看着床上鼓起的包,束手无策。摇了摇头,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间。

    闫雪在被窝里听见黑先生离开了房间,泪水慢慢的滑落了脸庞。

    黑先生满脸疑惑的走到了客厅,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白枫亦在客厅吃的食不知味,心早就随着黑先生一起到了闫雪的房间。当他看见黑先生自己到客厅以后,连忙开口:“怎么这么久,你问的怎么样?”

    黑先生摇摇头,坐在了地毯上,吃一口东西,像是想不通什么似的,猛的又把筷子放下。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透。最后黑先生放弃了思考,又拿起筷子开始吃。

    白枫亦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发生了什么事?

    闫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其实她也有点饿了。黑先生放在床头上的蒸饺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气,闫雪腾的坐了起来,拿起蒸饺,撒气似的吃着蒸饺。

    都怪你!你个笨蛋!难道看不出来本姑娘喜欢你嘛!这时候一个个晶莹透亮的蒸饺好像就是黑先生的面孔。

    闫雪吃着吃着,感觉到嘴里咸咸的。摸了摸脸,原来是流泪了,可是为什么要流泪?闫雪不懂,只是机械的吃着蒸饺。吃到实在吃不下了,闫雪把剩下的又放回了床头就倒在床上开始睡觉。

    夜深了,白枫亦在闫雪的门前转来转去。他现在的心情,很难描述,有一种难以抓住的感觉在白枫亦的心头不停的摇晃,就像是小猫的爪子,挠的白枫亦心里痒痒的。

    转了好久了,白枫亦的脚都开始酸了。最后白枫亦想还是不要乱想了,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把身体赶紧养好,重新变的强大,才能好好保护她。

    白枫亦刚准备离开,就听见闫雪屋里传来一声巨响。白枫亦顿时停下了脚步,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听着屋里的动静。

    从屋里隐隐约约的传来闫雪的呻吟声,白枫亦尝试着叫了一声闫雪。半天也没有回应,可是屋里传出的呻吟声却越来越大。

    “闫雪?闫雪?”白枫亦敲着门。

    “疼。。。”闫雪的声音好像在压抑着很大的痛苦。白枫亦听见闫雪喊疼以后,便打开了门冲了进去。

    白枫亦进屋看见闫雪正卷缩在地面上,苍白的脸颊上全是汗水。眉头紧皱在一起,眼睛紧闭,好像承受着很大的痛苦。

    白枫亦三步两步的走到闫雪的身边,弯下身子,抱着闫雪追问:“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白枫亦现在很紧张,他害怕是因为上次笑婆的原因让闫雪现在这么难受。

    “胃,胃。”闫雪双手紧紧捂住胃的位置,一阵绞痛让闫雪差点昏厥过去。

    “胃?胃怎么了?是不是笑婆的原因?”白枫亦他是鬼君,他从来都不知道人间的疾苦,他不知道人有胃病这么一说。

    虽然在疼痛中,闫雪还是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再耽搁一会,估计自己这条小命就要交代在这只蠢猪的身上了。

    “黑先生!找黑先生。”闫雪实在是没有力气了,说完之后就昏迷了过去。

    白枫亦看着昏迷过去的闫雪,更是手无足措。只恨现在太无能,遇到这种事还要去找黑先生。

    黑先生是被白枫亦的敲门声吵醒的,黑先生惺忪着眼睛,看着微冒薄汗的白枫亦,沙哑着声音:“怎么了?失火了?”

    白枫亦拽着黑先生就往闫雪的房间走去,边走边说:“闫雪她不舒服,她说是胃不舒服。我想一定和那缕偷溜到她身体里的魂魄有关系,你快点!要不要通知白先生?”白枫亦很着急,生怕闫雪再有个意外。

    “胃?”黑先生一听是闫雪不舒服,加快了脚步。

    黑先生匆匆赶到闫雪的房间,看见闫雪双手进捂着胃昏迷了过去。黑先生环视了一周,发现已经被闫雪吃了多半的蒸饺还放在原来的位置上。

    黑先生大概猜到闫雪是因为吃了太多的蒸饺,又直接睡觉了导致的胃疼。黑先生拿了电话拨打了110,白枫亦应该也不会开车,而且他们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医院的具体位置,还是打110最为保险。

    白枫亦在旁边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闫雪,心里阵阵揪疼。

    “怎么回事,她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要我再喂点血给她?”白枫亦这就准备冲到厨房拿刀。

    “不用不用不用。”黑先生连忙拽住白枫亦。“她是因为吃东西的原因,你放心,等医生来了就行了。”黑先生弯下腰把闫雪抱上了床,给她盖好了被子。

    “吃错东西?”看着闫雪刚刚那么痛苦的样子,让白枫亦又回想到他和闫雪遇到笑婆的那天,闫雪脸上痛苦的表情是一样的,最后闫雪也是昏迷过去了。白枫亦心里有些害怕,他怕等这次闫雪醒过来是不是又要变一个样子。

    “我还是不放心!”白枫亦甩掉了黑先生的手,走到厨房拿了把水果刀割破了手掌,滴了几滴血在碗里,又到了些白凉水,端到黑先生的面前。

    “我都说了,闫雪是因为吃错东西了,所以才会胃疼。不是因为笑婆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黑先生看着这碗掺着几丝血红的水,感觉到有些异样,没听说过鬼君这么友善过。

    “给她喝了吧,不然就浪费了。”才流了几滴血,白枫亦就已经虚弱的站不起来了。摇摇晃晃地躺在了闫雪的旁边。

    黑先生看着同样脸上苍白的白枫亦有些无奈,扶起闫雪,帮着闫雪把拿碗带着白枫亦鲜血的水喂到了肚子里。

    看着闫雪把水喝了,白枫亦才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开始休息。

    “哎,你呀你。。。这还是鬼君大人吗?竟然会帮助这么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啧啧。。。”黑先生打趣道。

    可是白枫亦连个眼神都没给黑先生,还是闭着眼休息。

    “不过,如果你一直这样的话,你得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啊?”虽然白枫亦借住在家,并没有给黑先生带来什么负担,可是谁会希望自己家里供着一个大佛啊!还是早日送走的好。

    白枫亦翻了个身,正好面对着闫雪,看着闫雪紧闭的双眼,白枫亦在心里暗暗下决心,以后绝对不会在让你经受这样的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