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更新时间:2017-06-19 22:08:10本章字数:3076字

    第五十章

    “可是她现在的变化!她根本就并不是闫雪!白先生,你要想想办法救救闫雪。”白枫亦为了闫雪屈尊尊称白无常一声白先生。

    可是白先生根本就不知道白枫亦为什么要纠结这个问题。等闫雪苏醒过来,无论是哪种结果对于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啊。如果闫雪重新为人,那她就可以毫无束缚继续完成她的执念,并且不会再需要他们的帮助;如果闫雪苏醒之后是另一种情况,那应该会更乐观,她的能力变强,至少他和黑先生会多一个朋友。

    “白先生,闫雪现在变了!自从那次遇到笑婆之后她就变了!反正她处处充满着诡异,她不再是那个闫雪。那件事还没有解决完,现在又出了这种事。无论如何,白先生你现在都要想办法帮助我!”白枫亦看着白先生脸上不为所动,不由着急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话。

    “帮帮你?”白先生瞪着白枫亦,不太理解白枫亦说的意思,难道是苏醒之后的闫雪会威胁到鬼君?

    黑先生虽然知道鬼君对闫雪的特别,可是真的没想到鬼君会这么直白的说帮闫雪就是帮自己。可是黑先生还是不理解白枫亦的想法,他始终认为闫雪的这种变化是种蜕变是种成长。闫雪现在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作为她身边的人难道不是应该为她高兴吗?

    黑先生不理解,也不想去和白枫亦争辩什么,还是安静的吃着早餐。

    白先生看着黑先生若无其事的吃着早餐,根本就没有什么要说的,看黑先生的反应,那闫雪应该是正常的。白先生在心底认为是因为上次遇到笑婆的原因,让白枫亦现在如同惊弓之鸟。

    “好了,好了。你先吃饭吧,我们等闫雪醒来之后看看她的感觉怎么样再想办法吧。”白先生说完就进入了闫雪的房间。

    黑先生和白枫亦在客厅各怀心事无声的吃着早餐。

    白先生踱着轻步走进了闫雪的房间,看着闫雪被被子严严的包裹着。露在外面的脸上都是汗水,头发就像是刚刚湿了水一样。

    白先生走到闫雪的床头把闫雪脖子上的玉坠握在手里,紧闭着双眼好像是在感受着什么。

    自从闫雪重返世间,这玉坠就一直陪着闫雪,玉坠上已经有了属于闫雪的气息。刚刚白枫亦说的白先生也有些担心,毕竟当初有缕恶魂飘进了闫雪的身体里。

    闫雪具体有什么变化白先生并不是太在意,唯独要确定闫雪现在是好是坏。她有没有被那缕魂魄迷惑心智?白先生担心闫雪陪在黑先生的身边会做一些对黑先生不利的事情。

    白先生默默感受着玉坠上属于闫雪的那缕气息。

    白先生感觉到有股温热的气流在玉坠中流动,那股气流好像正在吞食着白先生残留在玉坠上的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竟然可以吞食他的气息!白先生松开手掌,看着原本通透的玉坠变的微红,才恍然大悟。这应该是鬼君那天残留在玉坠上的血产生的力量。

    可是如果是鬼君血液的原因,那玉坠上应该有三种气息啊!难道是因为闫雪的气息太弱了,早就被鬼君的血液吸食了?

    不对!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应该有一些蛛丝马迹,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消失的这么干净。

    白先生猛的睁开眼,掀起闫雪身上的被子,握着闫雪的手指用力一挤,一滴鲜血赫然出现在闫雪的指尖,白先生拿着玉坠接住了那滴鲜血。

    另白先生诧异的一幕出现了,那玉坠遇到血珠就像是一瞬间变成了海绵,血珠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难道是。。。不可能!

    即便是鬼君的鲜血把闫雪的魂魄和丁绵绵的身体同化了融合在一起了,也不应该会这么完全这么迅速啊!毕竟闫雪也只是喝了鬼君两次鲜血而已,而且量都非常的少。

    白先生怎么都想不透,这太诡异了。这到底是闫雪的吸食能力太强,还是鬼君的能力又提升了一个阶段?

    白先生看着闫雪慢慢恢复了平静,重新帮她盖好被子,把玉坠放在床头上走出去。

    等白先生回到客厅时,黑先生已经吃好饭回自己屋了,只有鬼君还在那吃。

    白枫亦听见白先生的脚步声,抬头看了看白先生又低下头重新开始吃东西。

    “我刚才看了,闫雪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一切等到她醒了再说吧。”白先生看着黑先生没有在客厅,自己也不想和鬼君在客厅里久留。“我先去找一下黑先生。”白先生说完就转身去黑先生的房间了。

    白枫亦没有回答,还在那闷着头吃早餐。其实白枫亦的胃已经快要被撑炸了,可是为了吸收更多的能量早日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白枫亦皱着眉头苦吃着。

    白先生连门都没有敲,直接进了黑先生的房间。黑先生刚刚换好衣服,看着白先生突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一点都不觉得稀奇。

    “你刚刚去看闫雪觉得怎么样?”黑先生继续整理着衣衫,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的扣着纽扣。

    “闫雪,你有没有感觉到闫雪她变的强大了?就是在她遇到笑婆那次的苏醒之后?”白先生没有在世间,所以他不是很了解闫雪的具体情况。听着白枫亦说话的语气,闫雪的变化应该是挺大的。

    “变强大?你是指什么方面的?如果单从她的行为举止上来判断,闫雪是变的强大了,变的可以独当一面了。”

    “我说的是她的能力,就是一种类似于我们拥有的那种能力。我刚刚去试了试那块玉坠,应该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闫雪体内迅速的形成,我也不能确定闫雪的这些变化到底是因为不小心飘到她身体里那缕鬼魂,还是因为鬼君的血。”

    “这,因该是因为鬼君的血吧。那缕魂魄估计早就在鬼君血液的帮助下被闫雪吸食了。”黑先生听着白先生口中闫雪的变化,心中还是有些高兴的。看着闫雪一点一点的变的厉害,黑先生大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感。

    “算了算了。不管怎么说,闫雪现在还算是个正派的人。无论她是变成人还是变成和我们一样的存在;她都将会于我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这样我就放心了。既然现在闫雪快要醒了,那你是不是要准备和我一起回到阴间?”白先生从那块玉坠上还感受到了一股纯正之气,所以白先生才会肯定闫雪是个正派的人。

    “回阴间?”黑先生在心里想着原本还想着把你忽悠到世间生活的呢! 结果你现在竟然开口让我回阴间!不可能的!

    “可是闫雪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好呢。我当初说过的一定会陪着她把事情解决了,那我一定要做到,不然传出去堂堂黑先生竟然言而无信,那多不好了。”

    白先生看出了黑先生的小心思,暗暗思量了一会开口道:“现在闫雪也已经不是我们阴间的工作人员了,那她的这份工作需要有人来接替。正好你现在还在世间,那我明天就派个人过来,到时候你也好及时指点指点。”白先生心中的主意以打好,也不等黑先生同意,自己就消失了。

    还要派个人过来?过来也好,正好帮忙解决事情。自从到世间,大多数都在医院里,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完成任务。虽然这个任务没有太大的难处,只是要和鬼魂沟通而已,但是一直苦于没有时间啊。闫雪直到现在还没有在世间见过鬼魂呢。

    看着白先生消失了,黑先生也收拾了收拾走到了客厅,也不知道闫雪什么时候能醒,也不知道现在李健晨,贺东亮怎么样了,也不知道现在的丁氏集团怎么样了。表面看起来已经没有任何需要解决的事情,可实际上事情很多,并且一团乱麻。

    最关键的是黑先生已经没有丁旭的面孔,他不能堂而皇之的去管理丁氏集团。这一切都要站在闫雪的身边才能完成。

    白枫亦已经吃的多吸一点氧气都是多余的,把茶几上的东西都收拾好以后就直接躺在了地毯上。

    “哇!你竟然吃了这么多?!”黑先生看着垃圾桶里的食品袋不由的佩服白枫亦的食量。“吃了这么多,可我怎么觉得你反而又变的弱小了呢?”

    “嗯。”白枫亦懒洋洋的哼哼着。

    “你是不是因为这三次的失血让你有点虚脱啊?”黑先生好心的起身为白枫亦泡了一杯柠檬蜂蜜茶,有益于消化。

    白枫亦用胳膊强撑着起了半生,将黑先生手中的柠檬蜂蜜茶一饮而尽,并点头表示赞同。

    “哎,虽然你是鬼君,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做事有些过于急躁了呢?你想昨晚的那滴血就完全可以不用浪费了。而且你知道,就因为你的鲜血,你差点就见不到我和闫雪了。”黑先生把昨晚遇到血痴饿事绘声绘色的演讲出来。

    白枫亦感觉天都要塌了,怎么又来了一个血痴啊!

    “不过你不要担心。那血痴暂时不敢动我和黑先生,关键就是你。这些天在家里好好的修养,不要出门,赶紧把身体修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