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7-06-21 23:24:51本章字数:3091字

    第五十二章

    闫雪心想也未尝不可,只是现在钱财在她的眼里连粪土都不如。她才不会傻到因为这些钱而受到拖累。

    闫雪翻了翻白眼没有搭理黑先生,接着大步的走着。

    闫雪手里的这笔钱解决了丁氏集团所遇到的所有难题,丁氏集团的内部运转也逐渐恢复正常。只是如果想要回到之前的胜状还需要靠领导人的精明决策。

    在处理公司事情的时候,黑先生一直陪在闫雪的身边。每当李跃开口询问黑先生到底是谁时,闫雪都三句两句的给搪塞过去了。在闫雪的忽悠下,李跃最终决定答应闫雪的要求,任丁氏集团的代理董事长,闫雪直接当甩手掌柜。

    这一天闫雪很晚才到公司。现在公司已经完全可以正常运转了,闫雪也无官一身轻。她今天来公司也是做最后的一个道别。

    闫雪和黑先生刚刚到大门就听见“绵绵,绵绵。”

    闫雪转脸看见了站在花坛边上的柳小容。

    “绵绵,我。。。”柳小容看见闫雪转脸看见了自己,连忙跑过去,未语泪先流。

    “柳小容?你出来了啊?”闫雪看见柳小容感觉很诧异,她没想到柳小容还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绵绵,你听我说。那都是误会,我是怕李健晨到时不承认,反而把公司的钱都藏起来,所以我才偷偷把钱转过来的。如果不是我,李健晨到现在都不会把那笔钱吐出来的。我是想帮你的,你相信我。”柳小容说的生情具茂。

    闫雪看着柳小容自己在那自导自演,心中不禁的为她暗暗的拍掌叫好。这个女人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啊。如果真的像她说的那样是为了帮助自己,那为什么在丁旭去医院时她不说呢?在闫雪去病房找她时她还是不说呢?最后这笔钱能被吐出来,不过是柳小容和李健晨之间狗咬狗的结果。

    不过闫雪也懒得和她说白,毕竟还要保持自己小仙女的一面嘛,既然她想演,那自己一定会做一个认真的观众的。

    闫雪把柳小容抱在怀里,“你受苦了,你说的我都知道。”

    黑先生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虽然他不是善于工于心计的人,可是柳小容的那幅面孔只要不是傻子都可以看出了。怎么这闫雪又被忽悠了?!

    果然,丁绵绵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大小姐,这么容易哄骗。柳小容抱着闫雪流下了几滴虚伪的泪水,心中却为自己的做法鼓掌。

    “不,我没受苦,只要能为丁总报仇,这一切我都心甘情愿。”柳小容和丁绵绵素不相识,她们之间唯一能联系起她们的就是丁旭,所以柳小容把丁旭一直挂在嘴边,她在打感情牌。

    闫雪在心中冷笑,这个女人竟然连死人都不放过,难道她不怕半夜做噩梦吗?拿着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打感情牌,哼哼,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感情牌。

    “丁总。。。我叔叔他临死之前最挂念的人就是你。他在电话里一直叮嘱我让我好好照顾你,可是我没有照顾你,反而因为我们的事害你被拘留,我真是!我现在都不敢去见我叔叔,还好你不计较,来找我。我想叔叔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啊,我怎么会怪你。丁总他。。。”柳小容情绪突然低沉了一下,继而恶狠狠的说:“那个李健晨现在倒好,成为植物人了,成天躺在医院里。我真是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现在自己落魄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李健晨!如果没有他,自己现在可能早就成为丁氏集团的女主人了。现在倒好,被拘留过,还不知道公司现在还要不要自己,不然她也不会这么低三下四的主动找这个丁绵绵。

    “李健晨。算了,他毕竟也是我的表舅。现在他变成植物人也一定生不如死吧,我听说他的太太正准备和他离婚。哎,也算是咎由自取吧。”曾经相伴过一年的男人,现在柳小容竟然会这么恶毒的对待他,闫雪也是在心中为李健晨拘了一把同情泪,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算了算了,不说他了。”柳小容看着丁绵绵也不是很恨李健晨的样子,连忙把自己的那幅丑陋的面容收了起来,装作很大度似的,决定不再讨论这个问题。

    “小容,要不我们进公司谈吧。”闫雪看外面的太阳有些大,晒人。再说和柳小容站在公司门口,这人来人往的,容易引人注目。

    “好啊好啊。”柳小容忙不迭时的跟着闫雪进了公司。

    其实在柳小容刚刚拘留结束时她就来过公司了,只是她的工作卡已经打不开公司的门。那些平时都巴结着她的员工也都纷纷躲避她,好像她就是一个瘟神。

    在闫雪的带领下,柳小容畅通无阻的进入了公司,可闫雪径直往会议厅走,不回董事长室。

    “绵绵,你一会要开会吗?我在这是不是不太好啊?”其实能和丁绵绵一起进公司,柳小容的心中就已经开始得瑟到不行了,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看看,她柳小容可不只李健晨那一个靠山!

    “开会?不,不是。我就是陪你聊天的。”闫雪接过黑先生递过来的白水在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现在的黑先生完全成为闫雪的小跟班了。

    “那你怎么不去你的办公室?如果有部门经理突然决定开会会用到会议室,到时就会有点麻烦了。”柳小容表面上是为了丁绵绵着急,可是心中却无比鄙夷。哼!眼前的这个女人不过就是出身好一点,其他的哪个方面能和自己相提并论啊!

    “我没有办公室啊,你放心好了,我已经和李总打过招呼了。”闫雪淡然一笑,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出来柳小容语气中的自豪感。

    “没有办公室?怎么可能!你不是。。。”怎么回事?现在丁旭死了李健晨称为植物人了,李健晨吞的那笔钱现在也已经帮助丁氏集团走上正轨了,那丁绵绵作为丁氏集团最大的持股人竟然会没有办公室?!还有她口中的李总是什么意思?

    “哦,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呢。我现在招聘了一个董事长,现在公司里所有的事,无论大小都规他管。没必要有我的办公室,所以就没有设置啊。”闫雪说的轻描淡写,满脸无害。“对了小容,我听说你早就辞职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柳小容听见直接惊呆,她没想到丁绵绵会聘人来当董事长,她更没有想到丁绵绵会在她开口之前说自己已经辞职的事情,这一切的巧合让柳小容觉得这个丁绵绵在故意看自己的笑话,可是看着丁绵绵那单纯无公害的脸,柳小容又觉得自己想多了。只能尴尬的开口说:“是嘛?这样也挺好,你也落得轻松。”

    “就是,这样我省下来的时间就可以用来做我自己喜欢的事。对了小容,你今天来公司门口照我是有什么事吗?还是就是偶尔碰到的啊?”这时候一直搞不清楚的黑先生才看出闫雪是故意给柳小容难看,虽然全过程说的话都体贴温柔,可是完全就是一只笑面虎,把柳小容弄的脸色阴晴不定。

    “不,不是。”柳小容是在公司门口等了三天才等到丁绵绵的,因为丁绵绵都是坐出租车来公司的,而柳小容因为不想看公司那些人的那幅嘴脸,所以是在公司前的大花池前等。今天她是终于等到了丁绵绵。

    柳小容把心一横,在生活面前自尊值几个钱啊!“我专门在等你的,想找个工作。”

    终于让柳小容自己把她那可怜又可笑的自尊踩在脚底下了,闫雪在心中冷哼了一声,表面上却像不懂似的开口问:“小容,你不是辞职了吗?难道还没有找到工作?”

    柳小容艰难的摇了摇头,这一个她更气愤上天的不公!为什么有些人一出生就什么都拥有,而自己即便是靠勇气去得到,最终还是都要失去?

    “小容,你不要难过。你放心我会帮助你的。”闫雪安慰的拍了拍柳小容的肩膀,“只是现在我已经重新招聘了董事长,所以一些事情我还是不能太插手,但是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人才都会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

    柳小容点了点头,现在自己早就没有了说话的权利,别人给的机会就要好好珍惜。

    闫雪接着说:“你现在有一次重新应聘的机会,等会人事部经理会过来,到时候你有什么要求和他说。”闫雪认为现在自己已经是个小仙女了,所以没有必要和这些凡夫俗子太过计较。这个柳小容好好羞辱了她一番,让她知道这世界不是事事都围绕她转的就可以了,毕竟她还要吃饭啊,那就给她一个机会吧。

    闫雪本是好心好意,可是在柳小容的耳朵里却成了莫大的讽刺。呵!重新招聘!这不就是明摆着羞辱她的嘛!她好歹也当过一年李健晨的秘书,平时耀武扬威的,出够了风头。如今却让她重新应聘!

    柳小容的心中早就恼羞成怒,可是再一想到自己这两天被返回来的求职书,强撑着把火压了下来。“好啊,谢谢你绵绵愿意给我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