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7-06-23 20:46:57本章字数:3237字

    第五十四章

    柳小容离开没有一会,李跃就进了会议室。

    他进会议室的时候发现丁绵绵和黑先生正在开心的讨论着什么。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对丁绵绵的感情已经变质。

    他看的出丁绵绵看着黑先生的眼神中带着无尽的甜蜜与依赖,每次遇到什么事,丁绵绵总会第一时间抬头看着黑先生。而黑先生和她好像有心灵感应一般也会看着丁绵绵,然后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李跃在心底等待过无数次,可是没有一次丁绵绵会把目光落到他的身上。他失望过,气愤过,可更多的是对丁绵绵和黑先生之间那种无言的默契的羡慕。最后他只能接受现实。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李跃已经打开心扉把丁绵绵当成自己的妹妹一样疼爱。有一个比他更优秀的人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她,李跃由衷的为丁绵绵感到开心。

    “怎么听说你给我安排了一个秘书?我怎么不知道啊。”李跃走进会议室坐在椅子上。

    “我是怕你的工作太累了,所以专门给你安排的一个。你不开口安慰我还这样问我,哎。。。真是这年头好人难做啊。”闫雪抱着胸口,一脸伤心。

    “你算了吧,那柳小容是什么人。还怕我工作太累了,我是看你觉得我太轻松了。”不知不觉中,李跃和丁绵绵之间相处的很融洽。

    “哈哈,不用管她。我是怕她在外面会兴风作浪,所以才把她安排在你的身边。这样她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什么都别想做。”

    “呵,是吗?”被人信任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反正李跃现在心情愉悦,仿佛每次呼吸到的空气都带着香甜的味道。

    闫雪很哈巴狗的点了点头,黑先生在旁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你们今天来公司是有什么事吗?”李跃知道丁绵绵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没事没事,就是来视察工作的。”闫雪打着哈哈。

    “是吗?那欢迎欢迎。”李跃才不会相信丁绵绵说的话,现在的丁氏集团在她的眼里就是个烫手的山芋,她应该是避之不及的,又怎么会主动来视察。

    “呵呵,刚刚看了看,都挺好的。看来丁氏集团在李总的带领下恢复的很快啊,那丁氏集团恢复到往日的辉煌就指日可待了。”闫雪这马屁拍的,黑先生在旁边都忍不住的为她拍案叫绝。

    “哪里哪里,这都是大家的功劳。”丁绵绵越是夸赞自己,李跃越是谦虚,他看出来丁绵绵这次要彻底把丁氏集团甩给他了。

    “大家的功劳,那也是李总你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啊。领头羊才是最关键的,李总你就不要谦虚了,你的英明神武我们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看着李跃没有中圈套,闫雪只得拼了命的夸赞李跃,就等他自己松口。黑先生在旁边笑而不语,一直点头。

    “你看你看,要说丁氏集团的领头羊那一定是非你莫属啊。我虽然暂代丁氏集团的董事长,可是你才是我们真正的领头羊啊。”李跃才不吃丁绵绵的那一套。

    “我,我。。”闫雪憋了半天的'我'也没有说出下面的话。

    “好了好了,你到底想说什么?”看着丁绵绵憋了半天,李跃终于松口。他知道丁绵绵他是留不住的。

    看着李跃松口,闫雪喜上眉梢。其实她完全可以不来今天这一趟的,只是李跃这个对丁绵绵这么好的一个人,闫雪觉得有必要来一趟。因为他们之间不单有工作关系,还有朋友关系。

    “我想以后我就不来公司了,有你带领着丁氏集团我放心,我叔叔也会放心的。”闫雪说的郑重其事,这次她是第一次以丁绵绵的身份和李跃说话。她不知道那个如花的女子在离世的那一天心中有没有想到过这个少年。现在就让她替他们之间做个最后的道别吧。

    看着一本正经的丁绵绵,李跃竟然会觉得有些哀伤。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看着眼前的丁绵绵,李跃有种又要和她分离的感觉。

    强驱去心中的哀伤,李跃笑着说:“干嘛说的好像以后都见不到似的,难道以后都不会见面了吗?那我可要把这个丁氏集团改名为李氏集团了。”

    “哎呀你!我这不说我不来公司了嘛!以后有什么决策什么的全部都你做主就好了,不需要再向我报告了。以后丁氏集团的命脉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了,我相信你的。以后你要是想到我家吃个饭啊我是欢迎的。”

    “这是给我的额外报酬吗?”

    “哈哈,你可以这么认为。到时我会让你有种到米其林的感觉。”

    丁氏集团的风雨已过,闫雪,李跃和黑先生在会议室了一起笑了起来。

    闫雪和黑先生一身轻松的出了丁氏集团,本来以为会很难解决的,没想到阴差阳错的情况下竟让这么快就解决了。

    “我们去大吃一顿庆祝一下吧。”

    “好,顺便叫上白枫亦。”

    顿时闫雪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白枫亦白枫亦还是白枫亦!

    那个白枫亦在家里的时候总会很恰巧的出现在她和黑先生之间,让闫雪在家里没有半点和黑先生独处的时间,真是恨的闫雪牙齿痒痒。

    这刚准备去吃个饭又要叫上白枫亦!哼!闫雪很不开心的大步流星的把黑先生甩在后面。

    “你慢点,就算是着急吃饭也不要这么急啊。”

    “吃吃吃!吃什么吃!回家!”

    最后黑先生拉着闫雪在超市里买了煮火锅需要的东西,满载而归。

    白枫亦这些天经过黑先生的喂养已经变成成年模样,可是他天天在闫雪的面前,而且闫雪眼里全都是黑先生,根本就没在乎过他。所以闫雪并没有发现他的变化,还是把他当成少年一样,小白白小白白的叫着。

    这让白枫亦心里很不爽!本来闫雪的眼里只有黑先生没有自己已经让他很不舒服了。现在闫雪完全把他当成那个时候的少年,根本就不把他当成异性看,这让白枫亦经常怀疑自己的魅力值是不是下降了。

    白枫亦受电视剧的熏陶,勤劳的男人最迷人,所以最近的家务都是白枫亦自己完成的。拖地扫地,刷锅刷碗,洗米炒菜。只要闫雪在家,白枫亦就像是个上了发条的陀螺,不停的转,就希望闫雪能主意到自己。

    黑先生经常感叹这么亲民的白枫亦真的是传说中的鬼君吗?还是关于他的传说都是别人瞎捏造的?

    门铃一响,白枫亦连忙到门口接过闫雪手中的东西。闫雪转过脸接过黑先生手里的东西全部都放在了白枫亦的手里,还体贴的为黑先生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都怪你小白白,你年纪这么小,怎么胃口这么大啊?!为了你买了这么多的东西,真是累死了!”闫雪瘫坐在沙发上,疏松一下已经没有知觉的手指头。

    白枫亦满脸黑线,气冲冲的把东西提到厨房准备收拾。

    黑先生和闫雪都悠闲的吃着水果,只有白枫亦一个人在厨房忙着。很快白枫亦就把东西都摆好在茶几上。好像除了那顿早餐,他们的用餐地点都是在客厅里的这个茶几上完成的。

    很快锅里的水就开始咕噜咕噜的翻滚着,白枫亦把红彤彤的火锅底料放在水里,顿时红油一片,香气冲天。

    黑先生的唾液忍不住的往外分泌,直勾勾的看着冒着热气的火锅,那火红的辣子只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黑先生蠢蠢欲动,就等着白枫亦把羊肉放进去。

    白枫亦丢了一些羊肉和肉丸子在锅里,顿时那鲜红的羊肉就被烫熟了。黑先生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准备开吃,可是白枫亦下手比他更早。捞起熟透的羊肉放在了闫雪的碗里,黑先生瞪着他,白枫亦笑着说:“女士优先嘛。”

    “哼!”黑先生傲娇的头一甩,自己拿起生羊肉放进了锅里。正在黑先生摩拳擦掌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很不和时宜的响起了一阵门铃声。

    黑先生实在是想不出有谁会来找他们,或者说在这世间还有谁认识他们。黑先生想可能是推销什么东西的吧,就没有搭理。

    可是没想到那铃声一直有规律的响着,好像正在按门铃的是个很懂礼貌而且很有耐心的一个人。

    黑先生看着正在红油中翻滚的羊肉,警告的看着闫雪和白枫亦:不准吃,要给他留着。

    黑先生起身打开门,看见门开站着一个拉着行李箱的小萝莉正一脸懵懂的看着自己。

    黑先生看着小姑娘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以为她是谁家走丢的小孩子,一脸慈爱的开口问:“小姑娘,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啊?”

    小姑娘甜甜的一笑,两眼就像是弯弯的月亮:“不是,黑先生。我就是来找你的。”小萝莉边说边将自己的手抬起来。黑先生定眼一看发现她的手掌上竟然有着阴人专属的印记。黑先生不确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萝莉,难道她就是白先生口中的新来的工作人员?这年龄是不是太小了点啊?

    “那你是。。。?”

    “黑先生可以叫我乐菱,白先生是不是已经和你说过啦?我都和他说了不用提前和你说,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呢!害的你还专门做了好吃的迎接我,那我多不好意思啊!”乐菱完全放的开,她顺着香气走进了屋里,连行李也不管了。

    等黑先生把乐菱的行李搬进屋发现乐菱他们三个人早就开吃了。黑先生认命的到厨房重新拿了一副碗筷。

    看着乐菱和闫雪之间其乐融融的样子,黑先生想这回家里可真的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