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7-06-30 22:19:28本章字数:3079字

    第六十一章

    又是老林?不会这么巧吧?!闫雪看着眼前的黄小姐,想着她口中的老林,一部狗血的剧情已经开始在她的脑海里播放,这世间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

    黄小姐话音没落一会,老林就下楼了。只见这个老林五官端正,剑眉大眼,一脸正气。应该也是保养得宜,和黄小姐站在一起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老林满脸带笑的从楼梯上走下来,先是走到黄小姐的身边扶着黄小姐的腰,接着向黑先生他们四个打招呼:“你好,是庄老板让你们来的吗?”

    “是的,你们两个是谁有事?”白枫亦言简意赅,他现在只想赶紧把事情解决好,其他的他都没有兴趣去知道。

    “哦,你们请坐。冉冉,去给客人倒杯茶吧。”老林放开了扶着黄小姐的腰,伸出手请他们四个坐下,然后让黄小姐去倒茶。黄小姐从老林下楼以后,就依在老林的肩头,脸上带着笑意。听见老林的话便对他们四个人一一微笑之后就离开倒茶去了。

    黑先生他们依次落座,老林看着黄小姐离开,脸色才开始变的沉重。

    “是冉冉,自从一个多月前学校门口发生爆炸以后,她就开始天天做噩梦,脸色也开始变的不好。去医院查了好多次都说没有问题,可是她的身体却一日一日的消瘦下去。而且冉冉还说她总是会梦到那一个一人,血肉模糊的向她伸着手要讨回公道。”老林说的时候还时常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一个月前学校门口爆炸?”闫雪听到这里不由的看了白枫亦一眼,正巧白枫亦也看向闫雪。如果说刚刚听到这个男人也叫老林的话白枫亦没有什么感觉,那现在他是真的不能再忽视这两件事之间的关联了。于是白枫亦率先开口询问:“是不是幼儿园附近?”

    “是是,当时那件事闹的那么大,十几个家长当场死亡,受伤的上百。政府投资了多少才把那件事压下去,哎。。。原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被解决了,可是谁能想到。。。”老林可能是想到了什么骇人的场景,脸上的表情透露些害怕。

    “可是这件事和黄小姐有什么关系?”闫雪不太明白这个黄小姐和那件爆炸事件之间有什么关联。

    “冉冉就是那所幼儿园的园长,可是像这种天灾人祸又有谁能控制得了?更何况主谋徐汉已经在爆炸当场死亡了,也不知道其他的人还有什么怨气要来找无辜的冉冉。”老林说话间,黄小姐已经端着泡好的茶走过来,老林看见了,连忙起身接过黄小姐手中的托盘放在了桌子上,并一一摆放到他们的面前,给他们斟好茶。

    闫雪看着瓷白精巧的杯子里荡漾着暖黄色的滚滚热茶,却没有心思品尝。白枫亦端起里茶杯小啜一口,觉得这杯茶比在那个庄老板那里喝到的茶还要甘甜几分,可是为什么闫雪却不喝呢?白枫亦用眼神示意闫雪,这杯茶的味道很好,可以尝尝。可是闫雪就像是没有看到似的,只是低着头看着茶杯里升起的袅袅水汽。

    “这位小姐你怎么不尝尝?冉冉泡的茶可是一绝。”老林看着低头不语的闫雪出言邀请。

    “呵呵,不用。我不太爱这样的茶。”闫雪抬起头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也不顾其他三人惊愕的眼神。

    坐在老林身边的黄小姐听到里,缓缓的起身说道:“真是对不起,你看看我,都没有问清客人爱不爱喝茶就擅自做主。要不我给你泡杯咖啡?”黄小姐收起杯子,想给闫雪再去泡杯咖啡。

    老林看着闫雪的眼神已经不悦,难道她看不出来冉冉的身体不好?给他们泡杯茶是看的起他们!不过是花钱请来办事的一帮人,真本事还没有拿出来,到真把自己当客人了!

    闫雪看着黄小姐走向厨房,出声阻止:“不用了黄小姐,谢谢你的好意。还是让乐菱先带你去卧室查看一下,看你还有哪些不舒服的地方。”

    乐菱看了闫雪一眼,又看了黑先生一眼。黑先生示意让她照闫雪说的去做,于是乐菱起身,黄小姐带着乐菱上楼了。

    闫雪的这番话倒把老林吓了一跳,真没看出来这个小姐在他们这么团队里说话的分量这么重。

    闫雪看着黄小姐带着乐菱消失在楼梯的一角,才正视着老林开始询问:“请问你是从一开始就找庄老板的那个老林吗?”有些话闫雪不知道该怎么询问,只是她在心里基本可以断定无论眼前的这个老林是不是今早去找的那个老林,,可是他和这个黄小姐的关系一定不正常。这屋里无论是从装潢还是物品的摆放都说明里黄小姐是一个独居的人。而如果这个老林和黄小姐是正常的情侣关系那这屋里怎么会连一张他们的合影都没有?太不正常。

    “这位小姐,我不太懂你的意思。”老林根本就不知道闫雪想要表达的意思。

    “今天早晨我们也到啦一个叫老林的家里,而且他的太太告诉我们那个老林也是因为一个月前幼儿园门口的那次爆炸开始作上噩梦的,如果这一切不是巧合的话。。。”答案好像呼之欲出。可是一直在认真聆听的老林却笑了。

    “小姐你误会了,你刚刚说的应该是我的哥哥。他是霞光区的区长,冉冉的幼儿园就在霞光区里。庄老板就是我哥哥介绍给我的。”老林笑的爽朗。可是闫雪的心中却是半信半疑,这件事真的就像表面上这么简单吗?

    “是的吗?”闫雪简单的反问了一句就不再说话,端起里杯子喝了一口茶,已经凉凉有些苦。

    黑先生喝和白枫亦已经大致猜到闫雪刚刚心中想大的什么了,但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认为闫雪有些管闲事了。

    “那老林你再多说一些黄小姐的症状。”黑先生想了想,那也就是这两件事可以认为是一件事了,这解决起来应该会方便一些,不用再浪费两份精力了。

    老林认真想了想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经常会做噩梦,而且精神不太好,身体也开始变的虚弱,之前都没有在意,以为是受到了惊吓。直到听到哥哥说,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然后我们就联系了庄老板。”

    黑先生白枫亦和闫雪看出来从这个老林身上问不出来什么有价值的消息,还是赶紧找到鬼魂直接问它吧。

    没有一会乐菱就从楼上下来了,她对着望着她的三个人摇了摇头。

    然后他们四个人就离开了。

    在回家的路上乐菱说在楼上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早晨在黄小姐头上看到的那团黑气不知道去哪了。她检查了一下黄小姐的身体,黄小姐只是虚弱,并没有什么大碍。

    这时他们四人完全没有头绪,虽然闫雪感觉到事情根本就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可是找不到鬼魂,他们什么事都做不了。

    乐菱看着性质不高的三个人接着说:“不过你们放心,我刚刚趁着给黄小姐检查身体的时候给她设了一道屏障,等那个鬼魂再出现在她附近时我就能直到了。”

    “屏障?”闫雪心想她怎么不知道什么叫屏障?接着她开口问白枫亦:“那你设了吗?”

    白枫亦摊摊手,谁能想到这些啊,他堂堂鬼君又不是专门捉鬼的。可是他看着闫雪又把头低下,接着开口说:“不过我把手机号给那个妇人了,告诉她等到老林回家时在通知我们。”

    白枫亦话音刚落,电话就响起来了,白枫亦刚接通电话,电话那头就有一个已经失控的声音传了过来:“白先生你快来救救我们家老林,快点来啊。。。”接着就听见妇人在电话那头使劲的嚎啕。

    白枫亦的脸色一变,急忙奔着老林家的方向跑去。其他三人看着白枫亦跑来起来,也都纷纷跟着奔跑来起来,还好这几家都相距不远,没有十分钟白枫亦他们就出现在来老林的家里。

    白枫亦气喘吁吁的刚停下,就看见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躺在地上挣扎,原本笔直的西装也都变的皱巴巴的。男人脸色发青,手脚不停的抽搐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掐着他的脖子。而妇人只知道在旁边嚎啕大哭,白枫亦看着屋里一片狼藉,躺在地上的这个男人应该挣扎很久了。

    一直倒地大哭的妇人看着白枫亦他们四个破门而入,就像是遇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连滚带爬的起身拽着白枫亦的衣裳,口齿不清的说:“白先生,赶紧救救我们家老林。呜呜。。。你放心好了,到时候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的。。。呜呜呜。”

    妇人虽然哭的伤心,可是听着她说的话闫雪觉得她还是不够伤心,再或者说,她哭成这样并不是因为心疼倒在地上抽搐受难的男人,而是害怕那个看不见摸不到还无给好处让它消停的鬼魂。

    等黑先生他们准备出手时,那一直依附在老林脖子上的黑气一溜烟就逃的无影无踪。

    黑先生看着远去的黑气冷笑,跑的还怪快,不过等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