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7-07-01 22:23:03本章字数:3022字

    第六十二章

    黑气跑远,倒在地上不停抽搐的男人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妇人好像才反应过来,到洗手间拿来一条湿毛巾帮老林擦脸,并在黑先生和白枫亦的帮助下把老林抬上了沙发。

    妇人给老林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闫雪这才发现这个老林和在黄小姐家看到的老林眉眼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妇人看着老林的呼吸渐渐平缓,又开始巍巍的哭泣。

    “白先生,你可要救救我们家老林,如果他要时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啊!你一定要救救他!等老林好了,一定不会少乱你的好处的。。。现在他正是竞争林城市长的关键时候,半点差错都不能出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老林,幼儿园爆炸案刚刚平息,现在你又被鬼给缠上了。。。老林啊。。。你可不能有事啊!你出事啦 ,我可怎么办啊!”妇人由一开始的轻声微泣到后来的嚎啕大哭,一切过度的这么自然。

    白枫亦看着鼻涕眼泪齐流的妇人厌恶的往后退了退;黑先生却走上前递上纸巾,并把妇人扶到沙发上;闫雪看着妇人哭的厉害,可是这中间到底几分是真情几分是假意还不清楚,所以闫雪的内心毫无波澜,就这样冷眼看着妇人自己在那哭泣;至于乐菱早就烦躁的捂上了耳朵,这妇人的哭声真是要了命了,哭能解决事情吗?!哼!看来是有精力没地方发泄啊。

    过了一会,妇人还是情难自禁的在那哭泣。

    白枫亦和乐菱放弃了等着妇人停止哭泣,和他们说清原因。在屋里转脸了转,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躺在沙发上的老林也渐渐苏醒,他睁开眼看屋里出现了那么多的陌生人,吓了一跳。他强撑着起了身,看见正在哭泣的妇人放下心,清了清嗓子:“小丁,这些是?”

    妇人听见老林的声音,连忙到老林的面前,又开始哭,抽抽噎噎的说:“老林你可醒了,刚刚吓死我了,你要是就这样过去了,我可怎么办啊!我命苦啊。。。”

    老林看着屋里的四个陌生人,大概猜到是谁,歉意的冲着黑先生笑了笑,一只手放在妇人的肩头,轻轻拍打着,看着好像是在安抚:“小丁,不要哭了,我这不是已经好了吗?家里还有这么多的客人呢。”

    老林的这几句话好像有着神奇的魔力,妇人立马停止了哭泣,抹了抹脸上的泪,可能是嚎啕太久了,嗓子有些沙哑:“这些是庄老板介绍过来的,让他们先给你看看,我先去洗个脸。”妇人说完之后,就起身去卧室。

    妇人离开以后,老林起身请黑先生他们四个坐下,脸上带着笑容说:“真是不好意思,小丁比较胆小,遇到一些事就会慌。不知道你们都怎么称呼啊?”

    黑先生坐的离老林最近,便开口道:“你叫我黑先生就好,那位是白先生,另外两位一个是闫雪,一个是乐菱。我们虽然是庄老板介绍过来的,可是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黑先生你好你好。”老林和黑先生握脸握手。“我叫林建国,你们叫我老林就好。”林建国笑的憨厚,让人不自觉的想去亲近他。

    后面老林说的话和在黄小姐那听到的都一样,黑先生他们在老林的屋里布置了一下就离开了。

    在回家的路上闫雪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如果那次爆炸真的是徐汉恶意谋划的,那为什么他死后偏偏要纠缠这个区长老林和园长黄小姐呢?而且这个恶鬼好像并没有太大的伤害人的欲望,不然不会纠缠了老林这么久,老林还健康的活在世上,只是身体上有些虚弱,精神上受到了惊吓。

    闫雪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独自到了警局找到了李警官,李警官看到闫雪又来到警局找自己,不由吃惊。

    “丁小姐你怎么来了?你们公司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好吗?”李警官请闫雪坐下,开口询问闫雪。

    闫雪笑着回答:“已经都解决了,还要多谢李警官对我们公司的照顾。如果不是你这么用心,那李健晨和贺东亮到现在也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我爸妈和叔叔的冤屈也不能被洗刷。”

    “丁小姐你看你说的,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在职人员最幸福的事就是有人夸赞他们的工作做的好,虽然李警官心里乐开了花,可是说出来的还是谦虚的话。

    “李警官,现在向你这么负责的工作人员可真是不多了。真是幸好遇到了你,不然我还不知道要走多少弯路。”闫雪看着李警官投去赞赏的目光,当今社会像李警官这样能积极的为民办事的人可真的不多了。

    “哎呀,丁小姐,你可别再夸我了。我做的都是分内的事,你这样我可是会骄傲的。那你现在来警局是又遇到什么事来吗?总不能是专门来夸我的吧?”

    “怎么能是专门来夸你呢?这怎么能是夸你?我这只是在陈述现实而已。”闫雪打趣道。

    李警官听来闫雪的话更是傻呵呵的笑着,“好了好了,丁小姐你就说吧来警局是什么事啊?”

    闫雪看着李警官正经起来,两眼盯着李警官。李警官看着闫雪盯着他,摸摸脸,“我脸上有东西?”

    闫雪原本想要问问李警官关于一个月前霞光区幼儿园门口爆炸案的事,可是她看见李警官那呆萌的样子不由的笑了起来。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正在想怎么开口呢。”

    “哦,那你说吧。”李警官坐正了,开始认真听闫雪接下来说的话。

    “李警官你还记得大概一个月前霞光区的一所幼儿园门口发生的爆炸案吗?我想知道这件事件的具体消息。”

    李警官听见闫雪说的话,脸色立马严肃起来,他先用审视的眼光扫视了闫雪。闫雪被盯的莫名其妙,一脸疑惑的看着李警官。

    “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件事啊?”李警官不知道闫雪是抱着怎样的目的来询问这件事的。

    “我就是好奇,怎么了?”闫雪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李警官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反倒把闫雪弄的云里雾里的。

    “好奇?”李警官明显的不相信闫雪说的话。“丁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一个月前发生那场爆炸时,你应该还没有苏醒吧?”闫雪的突然提问引起了李警官的怀疑,这个丁小姐和那件事能有什么关系?

    “呃,是。。啊。。”怎样才能合理的解释?闫雪的脑子飞速的运转着,还不能让李警官发现破绽。“就是我刚能苏醒那会,在医院没啥事,翻看旧报纸上知道的这件事。我就是好奇,那件事死了那么多的人,怎么才两天就什么消息都没有了?我就是单纯的好奇而已。当时在医院做复建时听见别人闲聊,都说是有人恶意报复社会,所以才会引爆煤气罐造成爆炸的。”闫雪说的时候,一双大眼睛扑棱扑棱的望着李警官。

    李警官看着闫雪黑白分明的眼睛放佛被迷惑了一般点了点头,是啊,她一个刚从鬼门关走回来的小姑娘能有什么别的原因来问这件事啊。

    “是啊,那个策划者徐汉当场死亡,那就是一起恶意的报复社会的行为。”

    “可是,如果那个徐汉真的是恶意报复社会,那他为什么不等幼儿园放学再引爆煤气罐呢?为什么伤亡名单里没有一个小孩子,都是一些大人呢?”

    “可能是他的良心未泯,所以才在孩子们放学之前引爆煤气罐的吧。”李警官说完一激灵,防备的看着闫雪:“你怎么知道没有儿童伤亡的?”

    “看报纸的啊李警官,那报纸上都登记着呢。”闫雪看着一惊一乍的李警官,心中的的疑虑更深。如果这件事真的像报纸上说的那么简单,那为什么李警官这么防备,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可能是李警官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了,躲开了闫雪的眼神,端起水杯喝水掩饰着。过了一会,李警官平复了心情放下了水杯,看着闫雪说:“丁小姐,我是把你当成朋友才和你说这些话的,听我一句劝,不要再向任何人询问关于这件事的点点滴滴。这里面的水有多深,我都不敢去猜。你一个小姑娘家的,这种死人什么的血腥事,有什么值得好奇的啊?真是不明白你们这些人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李警官,水深是什么意思啊?你刚刚不还说'为人民服务是你的职责'吗?怎么现在我刚开口问就开始逃避啊?”闫雪看着李警官说。

    李警官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这是两件事!当初这件事上头命令禁止查看。当时出了多少人命!上头说了,如果有人追究这件事就认为他是那个徐汉的同谋,你明白了吧丁小姐?所以还是听我的话不要在追究这件情的真相了,不然会害了你自己的。”李警官说这些时,眼睛不停的看着四圈有没有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