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7-07-08 16:58:02本章字数:3050字

    第六十九章

    就这么简单?闫雪在心底暗自感叹,自己找了两天的因果关系,被黄军强一句话就说的明明白白了?

    白枫亦看着黄军强离开便走到闫雪的身边询问:“他都说了些什么?”

    闫雪抬头看了白枫亦一眼,“你刚刚没有听见吗?”

    白枫亦看着闫雪的眼神,又往后退了一步说:“我是听见了,可我没听懂什么意思。”

    “黄军强刚刚说的那些本来就没有什么意思,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找到那批煤气罐被华康公司放那了,只有找到了那批煤气罐才能证明徐汉是受害者,才能证明那个恶鬼不是恶鬼,而这些好好活在世上的人才是恶鬼。”闫雪避开白枫亦走出去。

    “可是闫雪你知道吗?即便你能证明一切,但是并不能改变任何的结局。那个徐汉已经死了,他最好的结局就是保留一丝魂魄五道轮回历经磨难;而那些活的好好的人他们依旧会活得好好的。我们所干预世间一切的事情都是无果的,你明白吗?我们的一举一动在这世间都会被擦拭。这是命数,你明白吗?”白枫亦跟着闫雪走到华康公司的前台和脸色不太好的李警官集合。

    “我不明白!这些事已经发生了又怎么会消失?我不相信!”闫雪快步走到李警官的面前,看着李警官的脸色不对,开口询问:“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李警官难为的看着闫雪,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怎么了?遇到什么难题了吗?”闫雪看出了李警官脸上的为难,她不知道能有什么事能为难到李警官,毕竟他是警察,还能有什么事为难到他吗?

    “丁小姐,我要回去了。”上头突然下达的命令,让李警官感觉到自己现在已经步入一滩浑水中。

    “回去?有任务了?”闫雪以为是李警官突然有事需要离开。

    “是,有任务了。另外丁小姐,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再查这件事了。这件事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的。”感觉李警官说这些话有些泄气。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查,你也知道这件事不是表面这么简单的,那你为什么说不能继续往下查呢?”闫雪以为现在李警官应该是最支持自己的那个人,因为他是人们警察,应该是为人民服务,而且李警官也是一个比较有正义感的一个人。

    “丁小姐,我。。。”李警官有些难以启齿,看着闫雪满是疑问的眼眸,李警官咬咬牙对着闫雪说:“丁小姐,世界上总会有一些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发生。我想我已经尽力,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李警官说完以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华康公司,留下一脸震惊与不解的闫雪。

    “李警官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闫雪紧跟着李警官跑出了华康公司。可是李警官走的太快了,闫雪只能小跑在李警官的身后:“李警官,我现在可以确定那场爆炸案和华康公司有着脱不了的关系,现在只要找到那批被华康公司回收的废期煤气罐就可以为徐汉洗刷冤屈了,也可以把事情的真相告诉那些受到伤害的人,给他们一个公道。”闫雪已经猜测出,李警官现在这么反常,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威胁,让他不能再插手这件事。

    “抱歉,这件事我真的没办法帮到你。刚刚我的上司打电话给我,我已经被调离了,我现在就要到新的地方报道。”李警官的心中也是心虚,他觉得自己现在的做法真的是有愧在警校那些教官的教育,可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现在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警察,上司的一句话就可以改变他的命运。

    “调离?李警官你被调离了?”闫雪没想到那些人的反应竟然这么迅速。

    “是。”李警官终于停下了脚步,正视着闫雪开口道:“丁小姐,我是把你当成朋友才和你说这些的,这件事你不要管了,你改变不了的。相信我,现在回家,不要再和这件事有任何的联系,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很多人都已经把它遗忘了,你就不要再提起了。”李警官看着闫雪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果断的转脸离开。

    李警官的心中对闫雪有着不一样的心思,所以才会答应今天来华康公司调查的事。李警官想换回一下昨天在闫雪心中留下的印象,他想在闫雪面前展示出自己最有魅力,最正义的那一面。可是上司的一个电话把他打的措手不及,他的心中也懊恼自己的软弱无能,可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只能选择低头。他现在只能选择回家收拾行李到霞光区的一个小村庄里当值班警察。

    闫雪看着转脸离开的李警官,心中充满着无奈。她只是想把这件事大白于天下,就这么难吗?!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告诉她不要在追究这件事?!为什么?!

    闫雪一脸愤怒的看着一直跟在自己身后沉默着的白枫亦,有些崩溃的冲着他喊着:“为什么?!为什么!真相已经摆在眼前了,为什么都选择忽视?为什么没有一个肯正视?!你们明明有那个能力可以还他一个清白!为什么还要选择忽视!为什么!是不是这些人在你们的眼中什么都不是!”

    闫雪心中有种深深的挫败感,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想全心全意的去做一件事却受到这么多的阻碍?!

    白枫亦被闫雪喊的一愣一愣的,他不明白闫雪这突然的失控是因为什么,他以为这就是现实,他以为闫雪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

    “闫雪,我们没有那个能力!我们谁都没有那个能力去证明徐汉的无辜,我们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找到徐汉,防止他犯下更大的错误,到时候除了魂飞魄散,他没有任何选择的机会。你要记住,我们现在已经不是这个世上的人,不能插手世间任何的事。”白枫亦也很苦恼。现在的闫雪还没有发现自己身上隐藏的能力,真的很难想象,如果闫雪知道了自己身上隐藏的那些能力她会做出什么样失控的事。可是如果一直不告诉闫雪她自身潜在的能力,如果她遇到了那些对她怀有恶心的东西的时候又该怎么办?

    “什么!什么!什么!你说的那些我都不懂!你不是鬼君吗?你不是无所不能的鬼君吗?为什么你也选择束手旁观?”闫雪根本就不能接受白枫亦所说的话。

    这件爆炸案在闫雪心中的意义不止是她在世间没有消失的价值观,它还代表着闫雪想和黑先生齐肩的信心。闫雪从内心渴望着自己可以解决这件事,来证明自己的能力,来证明自己可以站在黑先生的旁边。可是为什么都是阻碍她的?为什么?

    白枫亦听到闫雪说出鬼君,眼睛一亮,闫雪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份的?不过现在这个也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如何安抚闫雪。

    “闫雪,我是可以帮他洗刷冤情,可是这一切并不能改变什么。徐汉他已经死了,而且他也已经成为了恶鬼,他会受到惩罚;徐轩已经失去了父亲这是怎样都无法改变的;而你口中的恶人,既然他们已经做出来了,就代表他么根本就不怕你们逮到他们任何的把柄。最关键的是我是有那个能力,黑先生他也有那个能力,可是我们都没有那个权利!你明白吗?我们怎么办才能让你满意?利用自己的特长给林建国他们施压?然后呢?把他们逼疯?还是直接让他们给徐汉他们偿命?可是如果我们这样做了,又和那些你口中的恶人有什么区别?这是草菅人命啊!而且我们最后也会因为乱用能力而受到惩罚,这些你都明白吗?”白枫亦苦口婆心的说了这么多,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闫雪听进去了多少。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让你们这样做,我只是想让你们可以支持我,明白吗?而不是一直打压着我。”

    “闫雪你说我们有能力却不帮助,你也看见了刚刚离开的李警官,他又能怎样呢?他现在不是也劝你不要再干涉这件事嘛?”白枫亦觉得闫雪一直在围着自己的想法转圈,不愿意走出来。

    “我不相信这件事就这么没事了,我去找徐汉他老婆。”闫雪说出以后匆匆打车到霞光区的幼儿园找徐轩,结果老师告诉她徐轩今天根本就没有来上课,他妈妈刚刚打电话来说已经帮徐轩办了转校手续。

    闫雪想要徐轩转校的信息,可是学校老师拒绝了。

    闫雪走到幼儿园的对面打听到徐汉家的住址,等她匆匆赶到发现根本就没有徐轩和他妈妈的任何踪迹。听邻居说他们是今天早晨匆匆搬的家,至于搬到了哪里他们也不清楚。

    闫雪真是绝望了,那双无形的大手已经把所有的有关人和事都清理干净了。这时黑先生打电话过来,闫雪接通黑先生的电话,从电话的那头传来黑先生宛如春风的声音:“闫雪,你回来吧。徐汉他已经去投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