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更新时间:2017-07-09 21:39:07本章字数:3113字

    第七十章

    闫雪一脸不可置信。

    白枫亦看着闫雪的样子又说了一遍:“闫雪我们回家吧。黑先生已经帮徐汉投胎了,黑先生现在在家里等着我们回去呢。”

    “这就没事了?这件事就这样解决了?”闫雪觉得剧情发展的太过仓促,徐汉现在已经去投胎了,那是说明他们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可是那些依旧在世间逍遥的恶人怎么办?这些恶人又会有谁来解决掉他们呢?

    “是啊,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走吧。”白枫亦之前还在头疼要怎么说服闫雪,还好黑先生的动作迅速,及时的找到了徐汉并让他去投胎。虽说是到五道中轮回,可是相比较魂飞魄散这个结局也算是挺好的了。

    “那华康公司,那那些害徐汉变成恶鬼的人怎么办?我们就这样看着他们逍遥法外?”闫雪现在觉得有股气在自己的胸口堆积,压的她不能呼吸。

    “闫雪,那些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之内。”白枫亦看着闫雪依旧一脸执拗的样子,心一横对着闫雪说:“我知道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陪着你。”白枫亦看出来即便闫雪现在选择的妥协,可是这件事如果不能被解决掉的话,会成为扎在她心头上的一根刺。

    一直反对她的白枫亦现在开口说会一直陪着自己,支持自己。闫雪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白枫亦,在自己孤立无援的时候,任何一句体贴的话都会成为冬天里的那一把火,会给人带来温暖。

    “谢谢你,谢谢你支持我。”

    白枫亦低着头没有对着闫雪的眼睛。其实他的心里是比黑先生还要不赞同闫雪现在做的这件事的,只是闫雪又太过执拗,自己又不能放心让她自己出来。另外白枫亦之所以会说一直陪着闫雪是因为他知道无论闫雪怎么做都改变不了这件事情的结果,那些始作俑者依旧会躲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而白枫亦选择陪在闫雪的身边,一是为了保护她,二是为了防治闫雪情绪失控,到时候自然的激发了她体内的能力去伤害那些闫雪现在心中所憎恶的人;如果情况失控发生了那种事情,只怕到时候闫雪会受到惩罚。

    黑先生接着打给闫雪两三个电话都被闫雪挂断了,闫雪知道如果接通了黑先生的电话,那他们之间肯定又回吵架,所以不如不交流。

    闫雪站在幼儿园的门口整理思路。现在徐汉的家人都搬走了,肯定是没有办法找他们出来作证;华康公司的那批煤气罐也不知所踪,看李警官的样子,闫雪也大概能猜测到即便这件事闹到了警察局,估计警察局也不回受理,反而自己还有可能被连累。

    现在该怎么办?难道指望那些人自己开口?黑先生和白枫亦还有可能有那个能力,可是自己。。。还是算了吧。闫雪思来想去,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方法。

    突然有一道身影映入了她的眼眸。是一个身材佝偻的一个老人,头发有些花白,身上的衣服还算是整洁,只是那干瘪的脸颊上有着一片一片的灰,看上去好像是不小心抹上去的。只见那老人佝偻着身子,一步一摇的走向幼儿园的门前。

    直到老人走到闫雪的眼前,闫雪才注意到这个老人走起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而且这个老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虚像,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散。

    老人经过闫雪的身边,可能是闫雪的眼神太过炙热,老人猛的抬起头对上闫雪的眼睛,当他看见闫雪正在盯着自己看的时候,吓的往后连退了三步。

    闫雪看见了连忙去扶老人,这算个什么事啊?自己就是多看了他两眼,怎么这老人还想跌倒碰瓷吗?

    闫雪反应还算是灵敏,老人往后退了三步就被闫雪扶着了。老人一脸惊恐的看着闫雪,颤巍巍的开口:“你看的到我?!”

    “我当然看得到你。老人家你还好吧?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怎么感觉你的体温这么低?”老人就剩一把骨头了,闫雪扶着老人根本就感觉不到老人的体重,除了他那冷透骨髓的体温。

    白枫亦早就注意到老人了,可是看着他也不像是个坏人,所以他没有在意,直到闫雪扶住了他。白枫亦看了一眼一脸关切的闫雪,这个人还真是爱管闲事啊!白枫亦从闫雪的手中接过老人,开口对着老人说:“你有什么事?为什么在这转?”白枫亦的语气并不友善,老人好像是被吓着了,有些诚惶诚恐的开口:“我只是来看看我的小孙女,我就是来看看我的小孙女的。”老人估计是被吓的不轻,接着解释了两遍。

    站在一旁的闫雪看不下去了,这个白枫亦,平时在自己的面前少言寡语的,还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不懂礼貌,对待老人家不能温柔一些吗?要是黑先生在这,黑先生肯定不会像白枫亦这样,这么粗鲁,这么不懂礼貌。

    “你干什么呐!”闫雪走过去打掉白枫亦的手,自己搀扶着老人。“大爷你没事吧?你来看你孙女,可是现在还没有放学呢。估计他们还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放学吧。”闫雪扶着老人,还是透骨的凉。

    “姑娘,我没事,我没事。我就在外面看一眼我孙女就好,在外面看一眼就好。”老人说出来的话竟然还带着一丝祈求。

    “大爷,你这。。。”闫雪还想说什么就被白枫亦打断了。“行了闫雪,你面前的是鬼魂,不是人。”白枫亦看着迷糊的闫雪,哎,什么都不懂,还这么热情,真是让人担心。

    闫雪原本搀扶着老人,一听见白枫亦说的,连忙跳开躲到一旁,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老人:“你是说他是鬼?”

    “是啊,你没看出来吗?”白枫亦笑着看着惊吓的像一只小兔子的闫雪,真是少见她现在的这个样子。

    “可我怎么会看到鬼啊?怎么可能?”闫雪看着与常人无异的老人还是不相信白枫亦说的话,上次见到的恶鬼只是一团黑气。。。哎。。。慢着。想着想着闫雪好像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己是什么时候可以见到鬼的?

    看着白枫亦面带笑意,闫雪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她平复了一下心情,小心翼翼的又走到老人的面前,先是把老人上上下下打探了一遍,接着开口问:“大爷,你现在是。。。?”

    看着闫雪一脸认真的样子,老人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姑娘,我都死了一个多月了。我就是心里还挂念着我的孙女,所以才没有舍得走。等会我再见她一次我就和你们走,让我再去见她一次。”

    看老人说的诚恳,闫雪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老人径直穿过幼儿园的大门,走进校园。闫雪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这样也可以?

    “你就这样放他走了啊?万一他跑了怎么办?”像这种抓还在世间闲逛的的鬼魂根本就不是白枫亦的工作,所以他才不担心这个鬼魂会逃还是会跑,他这样问就是纯属的想逗逗闫雪。

    “应该不会吧,这个大爷看着不像坏人。”闫雪看着消失在视线里的老人说。其实她现在还是懵的,怎么自己突然就能看到鬼魂了?真是太神奇了!闫雪好奇的睁开眼睛在四圈看看,她在找看看这周围还有没有其他的鬼魂。

    “不用看了,这附近没有鬼魂了。”有也早就被他们吓跑了,鬼君的气场这么强,一般的小鬼感应到早就退避三舍了。至于这个鬼魂,应该是因为他年老体弱,没有力气跑了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的吧。嗯,一定是。白枫亦自己在心中想着。

    “白枫亦,我能看到鬼魂了。我怎么就能看到鬼魂了呢?我什么时候能看到鬼魂的?怎么感觉这么神奇?”现在的闫雪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对一个新生事物有着很大的好奇心。

    “你当然能看到鬼。我想你刚到世间没见到鬼的原因应该是黑先生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一般的鬼魂能感应到他的气息所以不敢出现在你的面前;还有就是你刚到世间,黑先生害怕呢身上的气息会给你带来危险,所以他刻意的压制了你身上的一些阴人的体质,所以你一直都没有见过鬼魂。至于你现在能看到了,我想因该是因为那次你胃病发作住院吧。”白枫亦分析着,当然他的分析全是正确的。就是因为那次闫雪胃病发作,他喂了闫雪自己的血液,同化了闫雪,使得黑先生不能再压抑住闫雪体内的一些特性。当然,这些白枫亦还没准备告诉闫雪。

    “那你说鬼和人在我们的眼中有什么明显的区别啊?我看刚刚的那个大爷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啊。”闫雪心中想着自己的事情,没有注意到白枫亦说的话。

    “影子啊,还有就是体温,再有就是直觉。等以后你遇到的多了,就能第一眼判断出出现在你面前的是人还是鬼了。”

    闫雪顺着白枫亦的目光看见那个大爷正步履蹒跚的从校园内走出来,虽然他的举手投足和常人无异,可是正值太阳当头,他的脚底下竟然连一点黑影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