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7-07-22 21:55:19本章字数:3182字

    第八十三章

    “所以说我现在不是阴间的工作人员了,可是我还是你们的伙伴啊。白先生当初是你推荐我做这个工作的,虽然说当时是我有事相求,可是如果没有你的这个主意,我觉得当时黑先生完全有更好的方法去帮助我。既然这份工作是你给我推荐的,那在工作期间我受到的伤害你也应该负些责任吧?也不能就这样挥一挥衣袖,弃我而去吧?我相信堂堂的白先生一定做不出这样的事情。”闫雪说完以后往白枫亦的身边坐了坐。

    她现在算是看清了形式,既然自己已经不受白先生的管辖,而且还有鬼君撑腰,自己又何必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至于黑先生,闫雪虽然知道黑先生对自己挺好的,可是这种好在白先生的面前好像有些脆弱。自己还不如一搏,无论怎样现在他们商议的这件事是性命攸关的事,所以还是先把命抓紧了再说其他的事情。

    “你!”白先生从来没有想过闫雪会有这么伶牙俐齿的一面,而且还在自己的面前!闫雪态度的转变也太快了!刚刚对自己还是有些巴结,现在知道自己身份的特殊了,竟然敢直接这么和自己说话,呵!看来自己真的是小看了闫雪。

    “闫雪,即便是雇佣关系,也是你单方面的违背合约。这件事说到底你也该和白枫亦去说,而不是乱咬人!对你我们已经仁至义尽,希望你不要不知足。我就说这些!至于老黑,你自己想清楚什么时候会阴间,现在闫雪已经强大,身边也有已经有了白枫亦,你也没有必要再在她的身边了,希望下次你找我是为了回家。”白先生主意已定,顿时就消失在屋里。

    白先生心里也并不是不想帮闫雪,只是那个血痴和阴间之间的关系没有人尝试去撼动,白先生本来就不想为了闫雪的事烦恼,刚刚闫雪那个态度更坚定了白先生心中的想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黑先生看着拂袖而去的白先生愣神,继而转脸看着闫雪:“闫雪,你。。。”怎么能这样对白先生说话?

    “黑先生我只是想让白先生帮帮我,所以才会说那些话的,我没有那个意思,白先生刚刚说我乱咬人,其实我只是太着急了,一时慌乱才会说出那些话。我,黑先生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闫雪双眼充满水雾的看着黑先生,泫然欲泣。

    “没有闫雪,你先别想这些事。老白他就是这样的脾气,不要在意,不要在意。”黑先生看着楚楚可怜的闫雪连忙开口安慰。

    “我只是害怕,我听你们说血痴,我只是害怕。”此时的闫雪把小女子那种需要保护的娇羞状表现的淋漓尽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知道了自己不是阴差,闫雪突然觉得自己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有一种重拾自己的感觉。

    “没事没事,闫雪我会帮你的,你放心。鬼君也会帮你的,你放心,有我们在血痴她不敢把你怎么样。”黑先生轻声安慰着。既然老白现在不准备帮助闫雪,那自己和鬼君就寸步不离的待在闫雪的身边,黑先生不相信这样血痴还敢这么猖狂。虽然这不是一个长久的办法,但是从目前的状态来看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嗯,我知道了。”闫雪懂事的点了点头,一脸温顺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黑先生。

    白枫亦看着这样的闫雪虽然心中对闫雪的保护欲被激发出来,可是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

    黑先生和白枫亦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看着闫雪。最后还是黑先生先开口:“闫雪你现在先尝试一下,闭目深呼吸,看看有什么感觉。”

    黑先生他们是在试探闫雪的体内到底有多少的能量。

    闫雪听话的闭上眼睛深呼吸。在一片黑暗中闫雪好像能感知到身边有气流的通过,有微弱的喘息声,闫雪尝试着分辨这呼吸声是谁发出来的闫雪记得自己离白枫亦更近一些,所以这个平缓有力的呼吸声应该是白枫亦发出的;那那个呼吸平缓轻柔的应该就是黑先生发出的。

    “闫雪你现在尝试放开你的意识,能不能看到我和白枫亦?”

    刚刚虽然深呼吸,但闫雪还是有些紧张,听到黑先生的话闫雪才彻底的放松下来。这样一来闫雪能明显的感受到黑先生他们的呼吸声,仿佛就在耳畔。闫雪尝试着去感知身边的事物,她看到黑先生和白枫亦的位置上都隐隐的发着光。只是黑先生身上散发的是一种温和的偏黄的白色;而白枫亦身上散发的是一种有些刺眼的银白色。

    “能,黑先生我能看到你们身上散发的光!”毕竟是第一次,闫雪有些兴奋。

    “那你看看你自己。”黑先生知道闫雪现在已经具备了阴人最基础的判别能力。

    闫雪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散发着微微的光芒,就好像萤火虫散发出来的光芒一样,很微弱。“能!可为什么我们身上散发的光不一样啊?白枫亦是一种银色的光,,黑先生你是偏黄的温和的光,而我身上的光好弱啊,感觉马上就能灭掉。”

    “因为我们的能力不同,身份不同,所以呈现的光就不同。你现在刚刚开始,所以光芒很弱,你记得,恶鬼身上也有光,他们身上是浑浊的;还有就是像白枫亦这些身上的光都是比较纯正的,但是你现在只能凭借这个发现恶鬼,其他的还需要以后遇到才知道。但是你记住了,现在你的敌人血痴她身上散发的光是血红的。另外用这种方法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容易让别的事物知道你的存在,所以你要控制你的意识在一定的范围内。”黑先生和白枫亦又对视一眼,接着白枫亦也开始闭上眼睛,放开自己的意识。

    “闫雪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变化?”黑先生开口问。

    “有,我好像看到一道银色的光在这屋子里游荡。”那道银光好像是从白枫亦身上抽离的,闫雪尝试的去触碰那道银光,可是银光并不搭理自己。

    “那是白枫亦的,你现在彻底放开你的意识去感知这周围,看看你最多能感受多远,有什么发现。”白枫亦的意识抽离陪在闫雪的身边就是为了保护她,防止遇到什么意外。

    闫雪听了黑先生的话,彻底放开自己的意识,尽情的去感知四圈的事与物。

    在意识的世界里,植物,人,建筑物都隐隐约约的看出轮廓。闫雪觉得自己在小区外面的那条路上一直晃荡着,大概晃荡了有一会,闫雪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而且好像已经尽力了,意识也不能在往前。

    “当你觉得意识不能再往前走就回来。”白枫亦的意识已经回来,睁开眼对着闫雪说。“好了,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了。”白枫亦觉得还不错,闫雪这第一天意识能游动的范围已经算是比较广的了。

    闫雪慢慢的睁开眼,看着黑先生白枫亦,再看看那些色彩形状鲜明的家具和装饰,恍惚之间,觉得自己刚刚从另一个时空过来。

    看着闫雪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黑先生自然的面带温和的微笑看着闫雪:“闫雪,这是一种可以搜索身边事物的一种方法。现在你再尝试用你的意识去改变身边事物的形态或者其他的,先找个小的,就那个吊兰吧。”黑先生指了指玄关处挂着的吊兰:“你试试让它掉一片叶子试试。”

    “可,可以嘛?”这些可都是在科幻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场景,闫雪从来没有想过世间竟然真的有这种特异功能,闫雪更没有想过这种特异功能自己竟然会拥有。

    “当然可以,你试试。”黑先生出声鼓励。

    闫雪压抑着心里的雀跃,眼睛死死的盯着吊兰上的一片叶子,心里想着掉一片叶子啊,掉一片!

    悄无声息的,整盆吊兰上的叶子都纷纷落下。黑先生顿时哭笑不得:“闫雪,你慢点。这盆吊兰都被你糟蹋了,你现在可以顺便尝试一下把那盆吊兰和叶子都收拾到垃圾桶里。记住,这些都是很简单的,你只要心里默念着就行。”

    闫雪看着已经秃了的吊兰,忍不住的跳了起来,真的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做到了!自己真的做到了!

    “这点小伎俩你就能高兴成这个样子?”白枫亦看着欢呼雀跃的闫雪,虽然自己也被感染了,可是还是忍不住的开口挖苦闫雪。

    “哼!”闫雪瞥了白枫亦一眼,接着屏气凝神,心中默念着那盆已经秃了的吊兰和散落在地上的叶子都赶紧的到垃圾桶里。可是吊兰和叶子都不动丝毫。

    怎么回事?闫雪求救的看了一眼黑先生。

    “你啊,慢慢来,一步一步来。这些都是需要慢慢锻炼的,不要着急。”

    慢慢来?接着闫雪先把叶子收集起来,慢慢的叶子好像有人指示一样聚拢起来,并且慢慢的朝垃圾桶的方向移动,叶子妥善的处理好了。接着闫雪又开始移动那盆吊兰,吊兰已经被闫雪控制漂浮在空中正往垃圾桶飘去。

    “吊兰!我的吊兰怎么回事?!”乐菱刚到家里就看到自己心爱的吊兰已经变秃了,还被吊在空中,不由的大喊。

    乐菱的这一声大喊差点把闫雪的魂都吓没了,闫雪受到惊吓,意识意松散,那盆吊兰正好掉在了地毯上,吊兰里的肥料和泥土飞的满地毯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