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7-07-24 21:13:27本章字数:3048字

    第八十五章

    吊兰在黑先生的手掌下变的比以往更生机茂盛。乐菱捧过吊兰感激的看了闫雪和黑先生一眼,准备往自己的屋里走。

    “乐菱,你就把吊兰放在这吧。以后我们会小心的,这样对你的夫君也有好处。”闫雪看着准备回到自己房间的乐菱开口道。

    “可是,我怕。。。”乐菱没想到事情说出来以后,闫雪会是这样的态度,这让她心里的愧疚更深。

    “没事,你就放在这吧,以后我们会小心的。”黑先生舒了一口气,开口道。

    乐菱的泪就忍不住的流泪下来:“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么久了,你们是唯一这么理解我的人。我真的无以为报。”虽然生生世世轮回了那么久,乐菱的身上还是带有那个时代女性独有的骄傲,只是一个人独行了那么久,难免会有些寂寞,突然遇到给自己温暖的人难免有些失控。

    黑先生体贴的拍着乐菱的肩,这个时候一切无需多言。

    反倒是白枫亦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乐菱的痴情虽然让他对眼前的这个女子另眼相看,可是这些还是改变不了乐菱刚刚差点伤害到闫雪的现实。

    “不要想这么多了,都回去休息吧。折腾了那么久,都应该很累了。”黑先生挥了挥手示意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乐菱把吊兰继续放在玄关处,转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闫雪也伸了一个懒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现在的闫雪已经精疲力尽,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就进入了梦乡。

    黑先生想了想又在房间的的周围设置了一道防护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白枫亦目送着他们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伸了一个懒身躺在了沙发上。

    白枫亦躺在沙发上,想着刚刚在闫雪的房间里发现血痴的时候,自己的心差点就紧张到爆炸。那个时候白枫亦才真真正正的意识到闫雪在自己心中的分量,那个分量重到让白枫亦自己都觉得差异。到底是什么时候这个普通平凡甚至一开始让自己有些厌恶的女人走到自己的心里的?

    白枫亦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心里面想着闫雪的一颦一笑,竟然忍不住的上扬了自己的嘴角。虽然大多数的时候闫雪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时间过的很快,闫雪在黑先生和白枫亦悉心调教下,能力日益提升。黑先生也差异闫雪的接受能力,找不到原因,最后只能归咎为白枫亦的血液太厉害。

    这一天闫雪笑眯眯的看着黑先生:“黑先生,我现在是不是可以独当一面了?”

    “嗯,不错不错。”黑先生看着闫雪的能力突飞猛进心中也是真心的为了闫雪感到高兴。虽然闫雪现在的能力还不能和血痴相提并论,但是在遭到血痴的袭击时,闫雪应该能抵挡一会,等待着援军的到来。

    “那我是不是可以出去转转了?”这些天为了安全起见和让闫雪专心学习,只有乐菱一个人出门采购他们的必需品,黑先生和白枫亦都盯着闫雪。

    “当然可以。”黑先生的心情很好,笑着答应了闫雪的要求。“但是,你现在要告诉我我们家的周围有多少个飘荡的鬼魂?看看你最多最远能感知到哪,感知多远。”

    “这个简单。”现在的闫雪迫切的想出去。一是因为自己在这屋里憋的时间太久了;二是李跃曾打过电话告诉自己,薛志刚出现了。这个消息让闫雪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出去,反正现在自己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出去一会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闫雪闭上眼睛,打开意识努力的去搜索周围一些孤魂或者其他一些异于常人的存在。

    “小区的门口有一个小孩在那站着,应该是在等自己的家人;小区马路上有个中年男子在盯着小孩;还有。。。还有。。。我好像能看到这四周的空气中都漂浮着一些淡淡的红色气体,好像在我们家的周围气体的颜色更浓一些。。。”红色气体?这个时候闫雪才会想起黑先生之前和自己说的话。“是血痴!黑先生!血痴就在这附近!”闫雪有些失控,尖叫起来。

    黑先生看着失控的闫雪,握紧了闫雪的手:“不要紧张。当你发现敌人就在你的周围,一定不要紧张,情绪波动不能大,你要安静的把自己的意识回归到本身;不然你这样会引起敌人的注意。”黑先生耐心的说着,慢慢的引导着闫雪。

    闫雪全身紧绷的精神慢慢的放松,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慢慢的把自己的意识收回来。

    等意识回归到本身,闫雪连忙睁开眼睛看着黑先生说:“黑先生我刚刚感受到血痴的气息了,她现在是不是就在周围?”

    黑先生拉着闫雪坐在沙发上,看着闫雪因为紧张而微微泛红的脸颊,低声道:“没有,那些只是她曾经在这周围逗留时留下的气息。说实话都过去了这么久你还能感受到她的气息,说明你的感知能力已经很强了。只是你记住了,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你一定要定下心来,不要这么慌张。如果这次你遇到的真的是血痴,恐怕你现在的意识早就被她收来去,不过也不要太过担心,你现在的能力还没有彻底形成,所以即便血痴遇到你,她也不能确定是谁。”

    “可是,这就说明了血痴就把我看成她眼中的一块肉来,并且势在必得。难道我这就只能时时刻刻防御着,准备逃跑吗?可我怎么觉得这么窝囊呢?”闫雪说着话,脸上有些小埋怨的看着黑先生。脸颊也鼓鼓的,眼神中好像又藏着一些小俏皮。

    黑先生看着这样的闫雪,心情变的更加舒畅了。好像是有些不合时宜,可是心情就是忍不住的开心:“放心好了,我和白枫亦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你还不相信我们吗?血痴她。。。挺头疼的,不过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你不是要出去的吗?叫上白枫亦,让他陪着你。是不是有你父母的消息了?”

    李跃打电话通知闫雪的时候,黑先生也在身边。他想一定是这个原因才让闫雪这么着急的想出去。

    “嗯。”面对着黑先生,闫雪突然有些不想告诉他是有了薛志刚的消息了,总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那就好。如果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可以来家我们一起商量再做决定,记住了吗?”现在黑先生反倒更加担心如果闫雪真的有来她父母的消息会不会做出一些反常的举动?

    “嗯,知道了。”闫雪因为心里装着薛志刚的事在黑先生的面前有些心不在焉。

    “闫雪。”看着闫雪有些走神,黑先生最终还是开口了:“如果现在让你再遇到薛志刚,你还会恨他吗?”

    闫雪怎么都没有想到黑先生会问这个问题。闫雪觉得薛志刚在黑先生的面前就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见不得人的事。闫雪可以在黑先生的面前坦然的提到自己的父母,还有孩子;唯独薛志刚是闫雪最不愿意在黑先生面洽提起的一个人。

    黑先生看着神情暗然还有些逃避的闫雪,以为闫雪的心中还是放不下对薛志刚的怨恨,所以在自己的面前才会闭口不言。

    “闫雪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现在你也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没有必要再去为了那个人做一些违规的事情。其实这些事你可以换个角度,如果不是他,你又怎么会有现在的生活?你又怎么会遇到我们呢?闫雪你要想清楚,我觉得你还是把思绪都理清楚了在出去。”黑先生现在最害怕的就是闫雪做出一些出格的事。

    “我,不是的。”闫雪还是有些难以启齿。她的直觉一直在逃避在黑先生的面前谈论起薛志刚这个人。“黑先生不是的,我对他,我对他。。。”闫雪结结巴巴的。她心中很在意黑先生心中的想法,所以她不知道该怎样开口。现在的闫雪更希望薛志刚这个人不曾在自己的生命中出现,她希望自己和薛志刚在一起的那段生活被抹杀。心中反倒对薛志刚没有恨意,更多的是在黑先生面前提起他时的窘迫。

    “闫雪,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理顺自己的想法。如果你现在还是坚持出门的话,我不反对,只是你记住了,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回家我们一起商量;你一定要记住,我们现在和你心中所挂念的人不是一个种类的,你明白吗?”黑先生看见白枫亦站在门口等着闫雪,也就放心了,只要白枫亦陪在闫雪的身边,黑先生相信一定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闫雪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面对黑先生。或许这些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可是闫雪还是很在乎。她隐约的觉得薛志刚这件事会是自己站在黑先生面前的一个污点,让她没有信心挺胸抬头的站在黑先生的面前。一直以来闫雪都在有意识的忽略这个问题,可是当问题正面来临时,闫雪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在意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