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更新时间:2017-07-29 16:15:22本章字数:3308字

    第九十章

    白枫亦的这些话得到了闫雪的共鸣。一开始闫雪以为很难从白枫亦的口中听到这些话,因为和白枫亦相处这么久,闫雪看得出白枫亦就是一个有强烈自我意识的人。这样说是好听的,简单直白的说白枫亦就是一个太过以自我为中心的一个比较强势的一个人。所以听到白枫亦的这些话,闫雪感激的看了白枫亦一眼,谢谢他让自己彻底解脱。

    闫雪从来没有用过这种眼神看过自己,白枫亦看着闫雪眼神里慢慢的谢意一瞬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你想怎么惩罚柳小容?”白枫亦的眼神落到闫雪手中的那张照片上,柳小容笑的很灿烂。

    “没有想好,突然觉得自己如果真的惩罚了柳小容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现在闫雪的心中已经没有对那个孩子的羞愧感,想着是不是不应该和这些人过多的纠缠?饶恕了 他们也是放过了自己。

    “随你,你自己想好就行。”白枫亦本来就是单纯的为了闫雪出一口气,现在既然闫雪自己都不想去计较,白枫亦也不会强求什么。

    “呃。”闫雪反倒没有想到白枫亦会这么的豪爽。“算了算了,太过圣人的做法不适合我。”闫雪开口默念了一句,只见一丝黑气从她的指尖飘出钻进了柳小容的枕头里。

    白枫亦看着闫雪的操作,这是什么时候学的?虽然这只是最基础的。

    “我送她几个好梦吧,看着她这么辛苦的样子。”这个时候的闫雪脸上带着一抹邪媚的笑。接着她又展开一个笑脸看着白枫亦:“是不是吃惊?我这是从黑先生那里学来的。”那段时间黑先生教了她很多这种小把戏,可能黑先生就是为了能让闫雪在遇到招惹到自己的人时略使小技不伤大雅的惩罚一下那些不知好歹的人。

    “没有,原本想过两天教你的。”白枫亦淡淡一笑,手指着柳小容的枕头轻轻一弹,闫雪能清楚的看见自己注入到枕头里的那道黑气颜色变的更浓了。

    “这是?”

    “没事,我只是让你送给她的梦变的色彩更重一些。”白枫亦转脸走出柳小容的卧室,闫雪跟着白枫亦走到了客厅。

    不知道闫雪是突然玩性大发,还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施展本领的地方。闫雪弹着手指给客厅里四处都布满了黑气。过了一会,闫雪应该是满意了,看着白枫亦说:“我们走吧。”

    “好,闭眼。”白枫亦知道闫雪的这些小把戏最多就是让柳小容精神错乱而已,不会影响,至少不会直接影响到她寿命的长短。

    白枫亦话音刚落就把手掌覆盖到闫雪眼睛的上面。

    “慢!”闫雪抓住了白枫亦的手掌,两个眼睛死死的盯着白枫亦。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这样对柳小容是轻饶了她?”白枫亦刚刚准备带着闫雪离开,被闫雪突然喊刹车,一口气差点把他顶的吐出血。

    “不是,我是想要不你把这种功能也教给我吧。这是不是类似于瞬间移动的功夫?我想如果我学会了,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是不是就可以在第一时间逃跑?”在白枫亦带着自己来到柳小容的房间的时候,她就想向白枫亦请教这种功夫是怎么练成的。

    “这。。。”白枫亦并不是不想教闫雪,只是一口吃不成大胖子。这些天他和黑先生交给闫雪的那些都不知道闫雪现在学的怎么样了。可是看着闫雪一脸求知的样子,白枫亦也不忍心开口拒绝。

    “你就教教我吧。”闫雪再次开口恳求道。这些天黑先生和白枫亦教给她的那些东西完全打开了她对异能的向往,闫雪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厉害的一天。闲杂的自己完全就和武侠小说里面的那些女侠一样,再佩一把好刀,再骑一匹好马就完全可以仗剑走天涯了。所以闫雪现在特别希望白枫亦可以教自己这个类似于瞬间移动的功能。

    “教你是可以。可是之前教给你的那些你都学的怎么样了?我是怕你学的多学的乱到时候会乱掉。”

    “之前的那些我学的很好啊,早晨出门的时候黑先生不是也考验过我了吗?要不你也试试我的能力。”怎么说呢,自从开始接触这些能力,闫雪就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口渴的人遇到了一片淡水湖,自己所需要做的就是投身在湖水中让身体每一个干涸的细胞尽情的吸食着水。

    看着闫雪说的那么信誓旦旦,白枫亦让闫雪尝试着感知离身边最近的一个不同于世人的生命的存在并且准确的说清楚它的位置。

    闫雪按照白枫亦说的闭上眼睛打开意识去搜寻鬼魂或者其他一些东西的存在。闫雪刚想让自己的意识冲出柳小容家,突然发现柳小容屋里的衣橱里好像散发着一种微弱的光。这时闫雪顿时屏气凝神,有个东西一直躲在衣橱里,那是不是代表刚刚自己做的那些它都看见了?

    闫雪睁开眼睛大步走到衣橱,打开衣橱看见一个小孩子卷缩在一角。本来心中还有些担心,可是看着小孩子闫雪顿时被孩子无辜的眼神打动了。

    闫雪善意的伸出手牵着孩子走出了衣橱:“你怎么躲在这里?你和柳小容是什么关系?”

    “那,那是我的妈妈。”小孩子颤颤巍巍的开口。

    “孩子?怎么会?我记得柳小容她没有孩子啊?”躲在衣橱里的孩子是柳小容的孩子?可是闫雪不记得柳小容什么时候有过孩子,还是说这个孩子是柳小容和李健晨的?

    “我。。。她还没有把我生出来。听她说李健晨是我的爸爸,可是我的爸爸亲手把我打死了。我都没来及到世间看一看。”小孩说着说着流出了泪。

    “那你怎么在这?”这个孩子不是应该重新投胎了吗?怎么还在这游荡?

    “我。。。没有人来带我走,我只能跟着她。后来我就直接躲在这了,我在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才会想起我,为我送行一段,或许我就不用在着了。”孩子说着说着哭了起来。闫雪看着这么可怜的孩子同情心不由泛滥,手温柔的摸着孩子的头:“没事,我带你走,离开这个地方。”

    孩子顺从的跟着闫雪走出了衣橱。白枫亦看着闫雪手里牵着的孩子忍不住的皱眉,这个闫雪怎么回事?老是不能坚定自己的立场。不要忘记了是柳小容害的她没有了自己的孩子,现在为什么这样对柳小容的孩子?

    “白枫亦我把它送到阴间,你等我一会。”闫雪说完以后坐在沙发上闭上自己的眼睛,意识带着孩子走进了阴间把孩子交给了金使者。

    “闫雪,你现在已经不是阴间使者了。而且那个孩子是柳小容的孩子。”白枫亦看着闫雪睁开眼忍不住的吐槽。

    “这。。。那个孩子只是在这一世是柳小容的孩子,现在它也已经死了,和柳小容也没有什么关系了。这些还要我来告诉你吗?再说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阴间的工作人员了,可是做这些事情也都只是举手之劳,又不费力气。说了这么多,你觉得我现在是不是能学那个瞬间移动了?”看着那个孩子因为流产没有受到重视,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还在世间游荡,闫雪也不由的开始担心自己的那个孩子有没有顺利的投胎?是不是也和这个孩子一样在世间游荡着?

    闫雪现在迫切的想学会瞬间移动,这样她就能去看看自己的父母,去他们的身边看看孩子是不是已经投胎过了。

    “能学是能学,只是学这个你要记得心急吃不了而豆腐,要慢慢来。你刚开始练的时候速度肯定很慢,而且也容易迷路,等你熟练了以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你明白了吗?”白枫亦看得出闫雪是真心想学,而且自己如果现在不教她的话估计她会一直不罢休,再说了这迟早要交给她的。

    “这个我明白,熟能生巧。”闫雪像是一个乖巧的小学生一脸求知欲的看着白枫亦。

    “另外你要记得,这个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用的。举最简单的例子来说不能再人多的地方使用,免的引起人群慌乱;另外在你没有熟练掌握,或者说在没有我的允许下你不能擅自使用。因为这个也是靠你的意识活动带动你的身体,如果你遇到了敌人,最好的自保方法就是意识和肉体不能分开,不然你就会是别人口中的一块肉,随意敌人拿捏,明白了吗?”一旦意识和肉体分开,肉体就会成为别人刀俎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而意识也会无处安放,最后脆弱的不堪一击。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闫雪知道这些并不是白枫亦在说着吓唬自己玩的。因为在学习那段时间里,黑先生总会在自己的耳边念叨这些,闫雪的耳朵都要生茧子了,心中自然知道实情的重要性。

    “那现在你闭上眼睛,先来感受一下我的意识。”白枫亦看着闫雪闭上了眼睛自己才闭上了眼睛。

    “对,就是这样。我先带你走一段,你先感受一下。只要记住一件事,意识一定要集中,并且明确的知道你的目的地在哪,明白吗?”白枫亦感受到闫雪老老实实的跟在自己的身后,白枫亦加了速度发现闫雪毫无压力的紧跟在自己的身后。这个时候白枫亦不得不佩服闫雪的接受能力,这说明闫雪身上或许有这种天赋。

    “闫雪,你的老家在哪?”

    “啊?”闫雪正一心一意的跟在白枫亦的身后感受着该如何控制着自己的意识。“我的老家在林城邻市,在新海区。”

    《哎。。。一开始是想把黑先生写成暖男,白枫亦写成一个有大男子主义的直男,不懂得体贴女生;可是写着写着怎么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