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7-07-31 16:21:50本章字数:3122字

    第九十二章

    闫雪原本还惴惴不安的在旁边想着该怎么和妈妈开口说话,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妈妈竟然主动开口找自己说话。一开始闫雪还不敢置信,直到看着妈妈那双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才敢肯定妈妈就是在和自己说话。

    闫妈妈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眼睛还是泛红的,心里面的疼惜之情不由而生。闫妈妈主动的握着闫雪的手,接着开口道:“是不是男朋友欺负你了啊?哎。。。我的女儿也经常和她的男朋友闹矛盾。女儿一不开心了就红着眼眶来找我,哎。。。”闫妈妈应该是想到来什么伤心的事,说话停顿了一下,可是接着又说:“年轻人嘛!难免会有一些磕磕绊绊,很正常的。还有你啊小伙子,怎么把女朋友惹哭了?还不赶紧哄哄,万一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被你气走来,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啊。”

    自从闫雪去世以后,闫妈妈顿时衰老了十几岁。要不是闫雪还留着一个孩子给自己当精神支柱,闫妈妈恐怕早就不行了。现在虽然闫雪的孩子也去世了,但是阴差阳错的自己又怀上了。闫妈妈和闫爸爸都认为这个孩子是闫雪舍不得让他们伤心,又回来陪着他们的。另外活着的人总要继续活下去,更何况闫妈妈现在还在孕育着另一个生命。这段时间闫妈妈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闫雪了,自己也想开了不少。只是难免会孤独。平时闫爸爸虽然已经很尽心的陪在自己的身边,可是总归是要上班的;所以大多数的时候闫妈妈都是和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聊天的。现在出来遇到了和闫雪年龄相仿的小姑娘,闫妈妈的话难免多一些。

    闫雪知道妈妈是误会了自己和白枫亦之间的关系。闫雪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白枫亦一眼,看见白枫亦没有什么反应也就没有开口解释。

    闫妈妈看着女孩没有说话,以为自己说到点子上去了。连忙冲着白枫亦使眼色:“还不赶紧道歉啊!女孩子家家脸皮薄,她现在和你闹脾气,不过就是想听你一句道歉而已。赶紧道歉,真心诚意的道个歉就行了。”

    白枫亦听着闫妈妈说的话脸色变的难看。道歉?莫名其妙的自己怎么就要向闫雪道歉了啊?白枫亦原本没打算搭理闫妈妈。闫雪连忙给他使了好几个颜色白枫亦也都当作没有看见一样。

    直到白枫亦感觉到闫雪在掐他的大腿,白枫亦瞪了闫雪一眼,闫雪看着白枫亦要发作,连忙带些怒意的说:“你看你!阿姨都在着给你解围,你还这么不知道好歹!要不你先走吧!让我一个人在这待着!反正我能找到回家的路!”闫雪的潜台词就是要么你配合,要么你消失,反正我已经知道怎样运用瞬间移动了,自己能回去。

    白枫亦听了闫雪的话,勉为其难的开口:“对不起。”

    闫妈妈在旁边看出来白枫亦是一个脾气倔强的人,心里暗暗心疼面前的这个小姑娘,遇到这样一个不会体贴自己的人,苦日子还在后头呐。闫妈妈怕他们俩之间的矛盾加深,白枫亦说完以后就连忙开口:“道歉就好,道歉就好。”闫妈妈说完以后也松开了闫雪的手。

    闫雪看着妈妈的手松开了,顿时觉得手冷了好多。转脸对着白枫亦说:“你都不知道谢谢一下阿姨吗?!”闫雪从妈妈的表情上看出来妈妈以为自己是在多管闲事。

    白枫亦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可是他看着闫雪坚决的眼神,最后还是开口:“谢谢你。”

    听见白枫亦说出感谢的话闫雪心满意足的转过脸自己主动的握起妈妈的手开心的说:“阿姨他人就这样,平时不太爱和别人说话。真是懒得理他!今天还要谢谢你阿姨,要不是你,他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什么才能开口认错呢。”

    听到闫雪说这些闫妈妈才真正开心笑了起来,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很得自己的眼缘,忍不住的打开话匣子:“哎。。。年纪大啦,喜欢找人聊聊天。我老公他还要上班,家里连个能和我说话的人都没有。刚才还想着你们会不会嫌弃我多管闲事呢!”

    “怎么会阿姨。”闫雪听着妈妈说的这些话有些心酸。“阿姨看你的肚子这么大了,应该是快要生了吧?”

    “嗯。”闫妈妈一脸幸福。“快了,预产期就在下个月初。”

    “我可以摸摸他吗?”闫雪一脸憧憬。这就是孕育过自己的地方,现在又有另一条生命在这里产生。虽然鬼魂投胎是人存在的一种形式,可是人由一个细胞最后变成健全人的过程还是令闫雪感到震惊。

    在闫妈妈的允许下,闫雪小心翼翼的把手掌放在闫妈妈的肚皮上。隔着一层肚皮闫雪能清楚的感受到胎儿生命力的旺盛。

    “哇,我能感觉他在动!真的!”闫雪的脸上止不住的惊奇,虽然自己也曾孕育过生命,可是那个时候对生命的感知力并没有像现在这么浓烈。

    “是,我也能感觉到他在动。”闫妈妈好像被肚子里的小生命感染了一样,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白枫亦你过来试试,你看!”小生命好像感受到外面有人在观看他似的,更加卖力的在肚皮里运动。

    “你看你看!都能看见!”闫雪激动的抓着白枫亦的手,开心的说道。

    现在是秋季初,闫妈妈刚刚和闫爸爸逛里一圈,只穿了一件孕妇装,所以能清楚的看到胎儿在肚子里的运动。

    这个时候白枫亦好像才真正的被生命力的强大所感染。一开始他认为世间上的人不过是由一个个灵魂形成的,而灵魂在他的眼里宛如草芥。现在亲眼看着一个正在孕育的生命在拼劲自己的全力像别人证实着自己很健康,白枫亦真的被震撼到了。

    “哎,又调皮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和他姐姐一样那么调皮。”闫妈妈一脸慈爱。

    “容华他们是?”闫爸爸左手提着公文包,胳膊上搭着自己的西服还有闫妈妈的外套,右手提着一个袋子。

    闫妈妈抬头看见老公来了,笑着说:“老公你来了啊?他们是,对了,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叫什么呐!你赶紧去上班吧,都已经这么晚了,快去吧。”闫妈妈接过闫爸爸手里的东西,又拿起闫爸爸的西服给闫爸爸穿上,她给闫爸爸整理好之后把公文包又放到了闫爸爸的手里。

    闫雪早就站了起来,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这么恩爱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不由的又湿润了眼眶。

    “叔叔你好,阿姨我叫丁绵绵。你可以直接叫我绵绵。”闫雪冲着闫爸爸鞠了一躬。

    “哦哦。”闫爸爸点头。“这袋子里有钥匙手机还有一些水果,已经洗过了。你要是饿了就先吃着,等会回来带你出去吃饭。”闫爸爸叮嘱完以后冲着闫雪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叔叔你慢点走。”闫雪看着爸爸的背影,鼻子酸酸的。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其实在前世闫雪和爸爸之间的关系更好一些。那个时候爸爸会容忍她一切的胡作非为,永远做自己的靠山。所以那个时候闫雪坚信自己一定是爸爸前世的情人。现在看着爸爸不再挺拔的后背,闫雪不由的回想起小时候自己骑在爸爸肩头时的场景。

    “绵绵?好甜的名字啊。我们还在想这个孩子要给他起一个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会是个男孩还是女孩。还是男孩好,男孩能省好多事。女孩,哎。。。女孩太容易受伤了。看着自己的女儿受伤,真是!我的心里。。。”可能痛苦根本就没有消失过,只是被深深的压抑在心底。闫妈妈这个时候才流露出一丝伤心的表情。接着闫妈妈深呼吸了一下,笑着说:“算了算了,都过去了。”

    闫雪看着妈妈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心里更加难过。只能想着说一些笑话逗妈妈开心。

    “阿姨,你知道吗?我听我妈妈说我刚出生的时候很丑呢!他们都怀疑是抱错孩子了,哎。还好现在张开了,妈妈她还老是笑话我呢。”闫雪说着自己和妈妈之间共同的记忆,却不能开口相认。后来闫雪自己都很佩服自己可以那么淡定的面对着自己的妈妈在哪说笑。

    “你妈妈实在逗你呢,小孩子刚出生的时候都是那样子的。可是那个时候你在你爸妈的眼里一定是最漂亮的。”闫妈妈和闫雪聊着天,心情变的好了很多。

    闫雪就这样坐在妈妈的身边陪着妈妈聊天。不知过了多久,闫爸爸又回来了,看着闫雪还和老婆坐在一起聊天,不由的吃惊:“丁小姐还没有走啊?”

    “呵呵,绵绵在陪我聊天呢。”闫妈妈笑着说。

    闫爸爸看着老婆笑的那么开心,感激的看了闫雪一眼开口邀请:“丁小姐看你和我太太聊的这么开心,你和我们一起吃顿饭吧。”闫爸爸这么着急的回来就是为了带闫妈妈去吃饭。

    “不,不用了。”闫雪开口拒绝。“不知不觉就聊聊这么久,我要回家了。”闫雪也很想和自己的爸妈一起去吃饭,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