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协议无效

    更新时间:2017-05-19 08:27:17本章字数:2037字

    第5章 协议无效

    冷封起身,移步出门,向楼下大厅望去。

    果然,流年大厅有那抹熟悉的身影。

    她不是讨厌在外面吃东西吗?

    为什么来了流年餐厅?

    她身边那个男人又是谁?

    冷封体内的醋意怒意不受控制地涨了起来。

    黑眸渐敛,冷封吩咐了助理下去请人。

    正在谈笑的洛小陌,突然看到冷封的助理,顿时便慌乱了节奏。

    助理又说冷封在楼上等她,直接吓得洛小陌心脏与肺脏换了位置。

    她怎么感觉冷封好像她的影子一样?

    “不好意思,我们改天再聚。”洛小陌与楚木道了别,便上了楼。

    看着洛小陌离去的背影,楚木的心再次揪了起来,他仍感觉,她过得不好。

    顶层VIP间。

    一抹身影挺直地站在窗前。

    他姓冷,所以冷,他的身上散发出了阵阵冷气。

    正至夏日,洛小陌却觉冷风瑟瑟,忍不住想要加衣服。

    “他是谁?”冷封开口,声音冷得像冰块。

    “嗯?哦,我同学。”

    “你喜欢他?”冷封回身,锐利的眸子直直地射向了洛小陌。

    “不。”洛小陌淡淡开口,摇头否定,她始终视楚木为兄友,并没有其它意思。

    “他喜欢你?”冷封又问。

    洛小陌依然摇头,而后,转身欲离。

    现在的冷封,实在有够无聊,她们都要离婚了,他管她这么多干什么?

    洛小陌的手刚挨到门把手的时候,冷封突然追上了她,他倏地伸臂,一个旋身,便与她换了位置,他靠门,她靠他。

    “啊——”洛小陌再次弹了起来。

    “你为什么怕我?”冷封手臂收紧,禁锢洛小陌。

    心下疑惑与怒意不觉间涨高,冷封面如修罗。

    “放开我!你走开!你这个恶魔……”洛小陌疾呼,声音颤抖,被冷封的样子吓到了。

    恶魔?她说恶魔?

    冷封皱眉,找遍所有记忆,也没有找到他何时恶魔过。

    “放开我……放过我……求你放过我……”洛小陌的声音渐渐带上了哭腔。

    她的样子,让冷封忍不住心里一疼。

    但是,她说,求他放过她,又是怎么回事?

    冷封还没有问,洛小陌却先开了口:“我愿意离婚,我已经签了离婚协议,离婚以后,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求你放过我……”

    洛小陌开口闭口都是离婚,让冷封心下的怒意瞬间又烧了起来。

    “你想离婚?”冷封开口,口吻陡然变冷。

    “嗯嗯嗯。”洛小陌的头点得像拨浪鼓一样。

    “但我不想!”

    四个字重重砸下,直接砸傻了洛小陌。

    时空冻结,空气中满满都是死亡因子。

    洛小陌愣了足足十分钟,才找回仅有的理智:“是你提出离婚的……”

    “对,但我现在不想离了。”

    “你……”

    “我不离婚,你永远别想离开。”最起码,没有弄清“求放过”这件事之前你不能离开。

    “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字了……”

    “协议无效!”

    四个字重重砸在洛小陌头上,砸得她忘记了呼吸。

    冷封陡然弯腰,将洛小陌抱了起来:“我们回家!”

    “你干什么?你放我下来……”洛小陌的拳头如雨点般落在冷封的身上,却像是挠痒痒般,并没有影响到他。

    一路挣扎,打他,似乎累坏了洛小陌,到冷家的时候,她已经不再喊闹,直接疲累地瘫在了床上。

    看着冷封抱着洛小陌进了房间,冷老爷子心里乐开了花:这样好!这感情好!

    冷封坐在床边,目光紧紧地锁着洛小陌,似乎想要从她脸上盯出答案。

    “我要回家……”洛小陌费力地翕动唇瓣,吐出几个字节。

    “这里就是你的家!”冷封开口,一惯的霸道。

    “不是,不是,这里不是我的家,在这里,我会死的……”洛小陌似乎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她只能翕动着唇瓣哑声轻喃。

    虽然她的声音很哑很小,但冷封却听清了。

    “在这里,我会死的”是什么意思?

    “在这里,你为什么会死?”冷封开口,难得的温柔。

    洛小陌缓缓摇头:“我真的会死……”

    “放心,我不会让人伤害你,你不会死。”

    冷封的声音温柔又温暖,却是让洛小陌瞬间红了眼睛。

    不会让人伤害我?可你……会让我死!

    看到洛小陌如染血般的眸子,冷封才发觉她的异常:“你怎么了?”

    洛小陌的眼睛潮湿涨红,让人感觉,似乎将要喷出血来。

    这样的她,让冷封陡然绷起了神经:“你不舒服吗?”

    腹部陡起的痛意瞬间让洛小陌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她紧咬着唇,忍着痛。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洛小陌紧紧皱眉,费力翕动唇瓣:“痛……”

    发觉洛小陌浑身都在颤抖,冷封慌了。

    他连忙又抱起她:“我们去医院!”

    刚被冷封抱起,洛小陌就已坚持不住,痛晕了过去。

    匆匆赶到医院,洛小陌立时被推进了急诊室。

    冷封繁乱踱步,他的心从没像现在这样慌过、不安过。

    他从没关注过她,更无视女人生理的乱七八糟事,现在,他才知道,痛经也可以让人痛晕过去。

    急诊室里。

    医生护士手忙脚乱。

    情况非常紧急。

    若保不住孩子,便只有引产了。

    “让家属签字。”

    迷迷糊糊的洛小陌听到了五个字。

    魂魄瞬间归位,她用尽所有力气:“不要!”

    见洛小陌醒了,郑医生解释道:“你的情况不是很好,需要家属签字,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保母子平安……”

    “医生,字我来签,请您不要告诉他我怀孕了!”洛小陌有气无力地说着,声音很轻,语调却格外坚定。

    “你现在的情况……”

    洛小陌出声打断:“求您了,医生,不要让他知道……他会害死这个孩子的,一定不能让他知道,求您了……”

    “……”郑医生面露复杂。

    看样子,外边那位应该是孩子的父亲吧。

    看他脸上的表情,应是很紧张她和孩子的,为什么洛小陌却说他会害死孩子?

    “医生,求您了……”洛小陌仍在苦苦哀求。

    “但是,你现在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