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再怀一个

    更新时间:2017-05-27 07:49:00本章字数:2092字

    第13章 再怀一个

    安氏酒店。

    安然将车停稳后,便硬拉着洛小陌进了酒店。

    一直奔到安氏酒店顶层专属,安然才松开了洛小陌的手:“坐,我帮你拿东西喝。”

    “等一下!这是哪儿?”洛小陌没好气地问。

    一路被人强拉硬拽,她很是不爽,如果她力气够大,或者会武术的话,她可能早和安然“干”起来了。

    “哦,这是我家,我从小到大都住这儿。”安然扬唇,轻松道。

    他家?从小到大都住酒店?洛小陌眸现疑惑。 

    “Enron,你真的从小到大都住酒店?”洛小陌问了一句废话。

    “叫我安然学长!”

    “Enron,你到底有什么事和我谈?” 

    “叫我安然学长!”

    “Enron……”

    “叫我安然学长!”

    洛小陌怔眸,停了几秒才又开口:“安然学长!行了吧?说吧!到底和我谈什么?”

    封天集团。

    冷封刚走出会议室,君中将便打来了电话:“兄弟,你让我保护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啊?本事还真不小,刚踹了东方总裁,又和Enron去了安氏酒店……”

    Enron?安氏酒店? 

    君中将话未说完,冷封已挂断了电话,带着满身怒气奔向了安氏酒店。

    车都没停稳,冷封便匆匆打开车门,大步冲了进去。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

    没有踹门,已经是冷封忍耐极限了。

    听到敲门声,安然先是疑惑了一下,而后,才踱去开门。

    门外,冷封满脸怒意,他的目光让安然感觉刺刺的疼,好似是,他抢了他的老婆。

    冷封大步跨进,一字未吐,直接拉起洛小陌就要走,将惜字如金表现得淋漓尽致。

    “你是谁?你干什么?”安然伸手,拦住了冷封。

    “冷封!她老公!”冷封直接报上了姓名。

    安然一脸懵逼,她老公?她结婚了?

    安然的脑袋妥妥的死机了。

    “放开我!”洛小陌怒道,甩开了冷封的手。

    冷封未语,陡然俯身,将洛小陌拦腰抱了起来。

    “冷封,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不管洛小陌如何喊闹,冷封都只当作没听到,他直接奔向车子,带洛小陌去了封天。

    进了封天总裁休息间后,冷封才放开了洛小陌。

    “让开!我要回去!”洛小陌吼道。

    真是够了,一个比一个神经病!不是强拉硬拽,就是强抱……

    “你知不知道你跟那个戏子去的是什么地方?”冷封开口,声音有些慎人。

    戏子?洛小陌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冷封说的是安然。

    “酒店!怎么了?”洛小陌理直气壮。

    “酒店?你知道那是酒店?” 

    受不了冷封的阴阳怪气,洛小陌扬声反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安然学长从小到大都是住酒店的,那是家!”

    “安然学长?”冷封选择性地听取了四个字。

    “哦,中学时,我们曾在一所学校读书。”洛小陌虽如此解释,却始终对安然没有印象。

    闻言,冷封悄然扬起一抹诡笑:洛小陌,你的魅力还真不小,大学时有个楚木也就罢了,中学时居然还有个安然?

    看着冷封似笑非笑的样子,洛小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我今天第一次见他,对他根本没什么印象……”

    冷封勾唇,笑意又涨:“第一次见他?第一次见他叫安然学长叫得这么亲密?第一次见他就去酒店?”

    冷封心下的怒火已疯狂涨起,若不是他赶去酒店,她和安然说不定……

    “你……不可理喻!”洛小陌咬牙,气极,某人真的非常的不可理喻!

    转身,移步,洛小陌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

    却在启步时,被一只大手抓了回去。

    “啊——”洛小陌重重地跌在了大床上。

    “我不可理喻?谁可理喻?” 怒意飚升,烧红了冷封那双冰冷黑眸。

    冷封缓缓逼近,如修罗一般。

    “你……你干什么?”冷封的样子让洛小陌感到害怕。

    “床上能干什么?”冷封冷冷勾唇,扬起一抹邪笑。

    “你走开!”洛小陌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在未起时被冷封按在了床上。

    “洛小陌,我想要孩子,你再给我怀一个……”

    声落,冷封便疯狂地吻了上去,他的疯狂,非常吓人。

    巨大的恐惧笼上洛小陌心头,她哭着挣扎:“冷封!你疯了!你不可以这样做,呜……”

    冷封真的疯了,他控制不住自己,他想要她,现在就想要她。

    感觉到冷封某个部位的突起,洛小陌的脸顿时就变了色,他疯了,他真的疯了。

    “呜——”

    声音来自冷封。

    洛小陌咬了冷封的唇。

    痛意让冷封恢复了一些理智,松了手。

    “啪——”洛小陌狠狠甩去一耳光。

    这一耳光让冷封彻底清醒了过来:他在做什么?

    洛小陌哭得满脸泪水,她用力推开冷封,跑了出去。

    冷封愣起,任由口中微咸的铁锈味缓缓蔓延。

    他怎么会控制不住自己?

    婚内两年,他都没有想要她,现在,怎么会控制不住?

    而且,她才做过手术不久,他真的是疯了……

    挣扎的时候,洛小陌就已感觉到了下身的不适,跑出酒店之后,她连忙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医院。

    冲到主任室找到景秀心,洛小陌费力启唇:“景姨,帮我……”

    看到洛小陌因强撑而扭曲的脸,景秀心连忙扶住了她,将她带进了急诊室。

    好一顿折腾,洛小陌的情况才稳定了下来。

    “谢谢景姨。”洛小陌烁眸,道谢。

    景姨?景秀心眸中染起疑惑:她和洛小陌应该是第一次见吧?洛小陌叫她景姨?难道洛小陌是亲戚朋友家的孩子,她没有认出来?

    “你刚刚叫我景姨?”景秀心柔声轻语,亲切问道,她记得洛小陌来医院找她的时候就是叫的景姨。

    “我……”洛小陌没了话语。

    这一世,她还不认识景秀心,才第一次见面。

    顿了好一阵儿,洛小陌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刚刚是想说景医生……”

    “是这样?”景秀心疑惑地看着洛小陌,看了足足一分钟,她想要等她的下一句话,却是没有等到。

    “这样吧,以后你就叫我景姨,我很喜欢你这样叫我。”景秀心扬唇笑道。

    “嗯,景姨。”洛小陌绽开了笑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