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冷氏和狗

    更新时间:2017-06-01 07:14:28本章字数:3756字

    事实已摆眼前,不需多做解释,工作人员毫不客气地将洛京“请”了出去,而后,继续开机仪式。

    洛京紧蹙着眉头,拨通了洛小陌的电话:“陌陌,你告诉哥,合同上的签名是不是有人替你签的?你这几天都没有出过医院,合同上怎么会有你的签名?”

    洛京虽如此问,却是没有底气,他清楚地看到了两年前网站签约合同上那一模一样的字迹。

    “哥,我帮你选了一部更……”

    洛小陌的避而不谈,反倒让洛京又起了疑心:“陌陌,一定是有人替你签的,对不对?”

    “嘟……嘟……”

    洛小陌直接挂断了电话。

    被挂电话,洛京不恼反笑,他似乎已经完全肯定合同是他人代签了。

    洛京启动了车子,赶往医院。

    医院里,洛小陌刚走到门口,安然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妹,开机仪式上有个人自称是你哥,还说海锐没有和你签合同,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

    “他真是你哥?”安然惊问,瞬间肯定了洛小陌和洛京的关系。

    “嗯。”

    “他想导演你的书?”聪明如安然,瞬间就猜到了一切。

    “嗯。”

    “你不同意,他就来剧组闹事?”安然料事如神,已可比诸葛。

    “……”洛小陌抿唇,无奈。

    安然敛眸,眸色沉了几分:“他可能会去找你……”

    “我知道,我正准备办理出院。”

    为避纷扰,为避冷封,她必须要离开这里。

    “办出院?你的身体可以吗?你是打算回洛家吗?”安然扬声疾问。

    如果洛小陌回洛家的话,洛京应该更容易找到她。

    “我身体没事,景姨帮我开好了药,我带上就行了,不过,去哪儿我暂时还没想好,洛家是肯定不能回的,反正,先离开医院再说。”

    “好,那我去接你。”语毕,安然便扔下进行了一半的开机仪式,匆匆奔向了医院。

    洛小陌走出病房的时候,才发现冷封换了真士兵“保护”她。

    别说,这保护她的士兵还真的是在保护她,他们并不限制她的自由,只是,她走到哪儿,他们就跟到哪儿。

    洛小陌火了,干脆出院手续也不办了,疾步走出医院,直接钻进了一辆出租车。

    见洛小陌上了出租车,士兵便连忙开车跟了上去。

    “师傅,开快点,甩掉后边那辆车。”洛小陌吩咐司机。

    “好。”司机领命,立时提满了速。

    出租车全速飚车,却没有甩掉后边的车子。

    封天集团的车子性能那可不是一般的高。

    洛小陌锁眉,怒意渐升:冷封!你该改名叫冷疯!

    正在洛小陌怒极时,安然的电话打了过来:“妹,你在哪儿?”

    安然到了医院,发现洛小陌已经离开了。

    “Enron,我现在在出租车上,他派的人一直跟着我,甩不掉……”洛小陌的声音因怒意微显出了几分跳跃。

    他?安然敛眸,瞬间明了,他扬起唇角,笑道:“别担心,让哥陪他们玩玩,打开你的手机定位,哥过去帮你。”

    挂断电话后,洛小陌便照安然的吩咐打开了手机定位,虽然她不想和大明星扯上关系,但现在要紧的是先甩掉冷封的人。

    宽阔的公路上,一辆出租车飚出了奔驰的效果,已经让很多人开始怀疑它装了隐形的翅膀。

    出租车后,一辆奥迪紧紧跟随,远近不离。

    这场面,简直比拍电视剧还要精彩,这车技飚得,那叫一个帅。

    众人惊叹不已,殊不知,精彩才刚刚开始。

    十分钟之后,一辆玛莎拉蒂加入了飚车技游戏。

    玛莎拉蒂的加入让飚车技游戏的精彩陡升了N个档次。

    表面上,三辆车齐飚车技,实际上,玛莎拉蒂却是在别车,每隔一分钟,玛莎拉蒂就会别一下奥迪,但是,它却没有直接别死奥迪,只是在逗着奥迪玩。

    十几分钟后,奥迪被玛莎拉蒂别得拉开了距离,出租车上的洛小陌逃离了士兵的视线。

    又逗着保镖玩了几分钟后,安然才一个猛别,将奥迪直接别进了花坛。

    看着抛锚的奥迪,安然高高扬唇,打转方向,驶离了“车祸”现场。

    出租车师傅照着洛小陌的意思故意绕了两道街之后,才驶去了乐山别墅。

    乐山别墅门口。

    洛小陌开心地付了车费,正要移步,却发现前方站着一抹熟悉的高大身影。

    洛小陌足足愣了十秒也没有反应过来,冷封怎么会在乐山别墅?

    如果他是追她足迹而来,怎么可能会比她先到?

    当时,司机左拐右绕,后边并没有车跟着,而且,不可能是士兵禀告,她早就把士兵甩了。

    洛小陌疑惑间,冷封已款步走来,绅士地将遮阳伞遮在了她的头顶。

    “饿了吧?张嫂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冷封温柔开口,揽着洛小陌便要往别墅里走。

    张嫂?饭菜?

    洛小陌思维打结:这么说,他早就来了乐山别墅,并且,让张妈准备好了饭菜。

    不对!按这个时间算,他应该在她自己都还不知道会来乐山别墅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洛小陌彻底懵了,脑运行内存严重不足。

    “等一下!这里是洛家别墅!冷氏和狗不得进入!”洛小陌终于魂归,她用力甩开冷封,一字一顿,将每个字节咬得很重。

    看着洛小陌那张孩子般的小脸,冷封不恼反笑:她真可爱。

    昨天的一抱,洛小陌的无心,并没有让冷封放弃,反而让他更坚定了要和洛小陌在一起的决心。

    曾经,她用两年来暖他。

    那么,他用余生来还她。

    若她没有了心,他就帮她找回心,然后,爱她,宠她,给她一切,包括,他的心!

    昨日一抱之后,冷封专门搜了洛小陌的书读,她的作品还真的带着魔力,让他越看越上瘾,读了一整晚,竟未生困意。

    看完洛小陌的书之后,冷封才真正认识了洛小陌。

    他从那字里行间感受到了她的温暖、她的真性情,也知道了她的喜好。

    于是,便让张妈来了乐山别墅,想给洛小陌一个自在、轻松、安静的空间。

    洛小陌疑惑地睁着大眼,看着笑意染眸的冷封,一时没了动作。

    奇了怪了?她骂他,他还笑?

    是他疯了?还是她出现了幻觉?

    幻觉!幻觉!幻觉!一定是幻觉!

    洛小陌默念了足足三遍,才移步,准备走进别墅。

    正午阳光火辣辣,洛小陌将撑着遮阳伞的冷封推出去之后,自己就整个儿都暴在了日光下,又晒又饿又晕,洛小陌还未迈步,便已觉支撑不住了。

    像是早已料到洛小陌会撑不住,冷封适时出现,直接将她整个身体抱了起来。

    “放我下来!”洛小陌怒斥,却没有挣扎。

    上一次被冷封抱回冷家时她挣扎、打他,并没让冷封放手,还因出血差点保不住孩子,所以,挣扎除了会伤到胎儿,没有一点用。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冷封边说边抱着洛小陌迈进了别墅。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可是她的专属,他怎么……

    洛小陌恍惚间,冷封已抱着她走完了通往别墅客厅的一长段路。

    洛小陌很瘦,冷封抱着她走了那么长的一段路也没有感觉累,甚至连呼吸都未加重。

    他的眉头,悄然皱了起来。

    他早就知道她瘦,却没想到她这么瘦,瘦得——骨头硌得他手臂疼!

    一双黑眸愈渐沉黯,被心疼层层覆盖。

    “小姐,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哪里不舒服吗?”是张妈的声音。

    “哦,没事,我只是饿了。”

    洛小陌从冷封怀里跳下来,大步走到餐桌旁,毫无形象地吃起了饭:“张妈,真好吃。”

    洛小陌以为,前几天的冷处理没有逼走冷封,肯定是自己没选对策略,现在,她就故意表现得随便,大喇,不修边幅,冷封那么要求高的一个人,一定会因此厌恶她。

    但让洛小陌没有想到的是,冷封不但没有因此厌恶她,反而觉得这样的她甚好,自在,无拘束,像个孩子一样简单又率真。

    “好吃就好,以后,张妈天天给你做。”张妈泪点低,说着说着就流下了泪。

    “张妈,你怎么了?”

    “张妈没事,张妈是开心,要是小姐每天都这么开心就好了。”

    洛小陌扬起唇角:“张妈!我以后啊,一定每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来,一块吃!”

    洛小陌拉过张妈,开开心心地吃起了饭,完全无视某人。

    被无视,冷封倒也不恼,有句话叫做,秀色可餐,此刻的冷封,并不觉得饿,因为他的眼前现在便有一道秀色——洛小陌。

    从小到大,冷封都没有后悔过什么,现在,终于尝到了后悔的滋味。

    如果他早些发现洛小陌……

    不过,现在还不晚,他会用心来追她,谈一场曾被他忽略的恋爱。

    “呃……”洛小陌打了个饱嗝,终于发现了一直将目光锁在她身上的冷封。

    敛眸,洛小陌的目光变得锋利:“这里是洛家别墅,冷氏和狗不得入内!”

    某句话和某人脸上的表情和在别墅外时一模一样,让人感觉好似是倒放了一遍录影带。

    冷封未语,唇角笑意又涨了几分:洛小陌恼的时候,也挺好看。

    “小姐……”张妈悄悄拉了拉洛小陌的衣角,“姑爷,哦,不,他已经买下了洛家的别墅。”

    买下了别墅?

    洛小陌的小脸瞬间变了色。

    医院,说买就买,别墅,说买就买,有钱了不起啊!

    “张妈,我们走!”洛小陌愤愤拉起张妈,做势就要走,既然这里姓了冷,那她只有走。

    “我买下这里,只是不想有人打扰你,冠冷氏之名,便无人敢窥。”冷封的声音不徐不疾地响起。

    闻言,洛小陌顿住了脚步。

    作品改编,安静不在,所以她才来了乐山别墅,打算在这里暂避几日,调理好身体后出国。

    她现在的身体经不住折腾,若强行离开,可能会再次伤到孩子,且冷封现在在这儿,她这样明着走,根本没可能逃开他。

    上一世,她任性冲动,孕期遭罪不说,还在怀孕八个月时跌下了楼梯。

    这一世,她必须将自己的身体和孩子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he~a~”突起的哈欠惊大了洛小陌的眼睛,脸颊微红,黑眸中闪过尴尬。

    她这几天在医院习惯了午睡,一吃过午饭就生出了重重困意。

    “你先上楼睡一会儿,待会儿朵朵来了,好有精神和她玩。”冷封道。

    朵朵?两个字瞬间融化了洛小陌的心。

    其实,洛小陌早就想过转院,因为朵朵,便没有转,今天出院,她牵挂的依然是朵朵。

    冷封说待会儿朵朵会来,洛小陌的心情瞬间就阴转晴了。

    二十分钟后,安然才来到了别墅,山里信号不太好,时有时无,他走了很多弯路。

    “妹,你没看到那辆……”看到冷封,安然的声音顿时被按了暂停键,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地落了下去,“你怎么在这儿?”

    照理说,安然这么问,冷封应该会反问安然“你怎么在这儿?”或者“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但是,人家今天心情好,并没有对安然表现出一丝敌意:“她睡了,在楼上。”

    语毕,冷封便带安然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