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没有推她

    更新时间:2017-06-01 07:14:50本章字数:3694字

    隔着窗户,安然看到了睡得正香的洛小陌,她像个孩子一样嘟着小嘴,舒展着四肢,那样子真是可爱极了,她的唇角,还时不时地扬上一扬。

    看过洛小陌后,冷封用目光示意安然下楼去谈。

    下楼后,未待安然开口,冷封便先一步开了口:“我只希望她快乐!”

    他的声音不重,却是非常认真。

    ‘我只希望她快乐!’让安然陡生出了一种欣赏的感觉。

    他本以为,冷封会说什么“她是他的”“他爱她”之类的话,却没想到,冷封的要求竟这么简单,他只希望她快乐。

    安然魂游间,冷封的声音突然又响了起来:“你是她的朋友,随时可以来看她。” 

    看过洛小陌的文章之后,冷封才明白,原来,自己以前所作是因为吃醋。

    原来,洛小陌说和谁没关系,就真的没关系,洛小陌真的只把楚木和安然当作了同学。

    当然,对方可能没有当洛小陌是同学,但是,只要洛小陌当他们是同学,那就够了。

    冷封的话再次惊到了安然,他睁眸,不敢置信地看着冷封。

    将来他们可能会成为情敌,冷封却允许他随时来找她?

    安然唇角微动,突然感觉自己有些逊。

    “我只希望她快乐。”冷封再次开口,仍是那句话。

    安然未语,悄然扬起了唇角。

    不只冷封这样想,他安然也希望洛小陌开心快乐。

    如此想来,他和冷封倒似心灵相通,将来,竞争路上必是激烈非常。

    医院。

    洛京到的时候,早已没了洛小陌的人影,他拨打洛小陌的电话永远都是“暂时无法接听”。

    洛京不傻,马上便猜到了一切,于是便回了洛家。

    “叔,陌陌去哪儿了?” 

    “冷封接走了。”洛致远直言,照冷封的意思用冷封之名帮洛小陌挡下一切纷扰。

    冷封看到洛小陌书里,男主打通了女主的家人,才接近的女主,所以,便也效仿了一下,将他和洛小陌的一切过往都告诉了洛致远,“只希望她快乐”冷封用真心打动了洛致远,打动了所有洛家人。

    “冷封?”洛京深深蹙眉。

    “对,他和陌陌两年前……”洛致远将一切都告诉了洛京。

    洛京的眸色渐渐沉了下去,商业传奇封天集团他当然知道,只是,他没有想到,两年前洛小陌竟然嫁给了封天总裁冷封,而且,又离了。

    听洛致远话里的意思,洛小陌和冷封可能很快就会复婚。

    在医院见冷封第一面的时候,洛京便感觉他不是简单人物,只是,没想到他就是封天总裁……

    洛小陌睡饱了觉,醒来之后心情很好,听到楼下有声音,便穿着拖鞋下了楼。

    客厅沙发上,朵朵正坐在冷封的腿上,认真听着故事。

    这个场景,让洛小陌忍不住恍惚了一下。

    这种感觉——幸福。

    “妈妈!”朵朵从冷封腿上跳下去,蹦跳到洛小陌的身边,拉着洛小陌的手走向沙发。

    洛小陌坐下之后,朵朵才像小大人般开了口:“妈妈不乖,病还没有好就偷偷出院了。”

    “……”洛小陌不知如何接话。

    洛小陌愣怔间,朵朵突然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念道:“佛佛保佑,保佑妈妈赶快好起来,只要妈妈身体健康,我愿用剩下的生命来换……”

    洛小陌眸中瞬间闪起了晶莹,一把将小朵朵拉进了怀里:“朵朵不要瞎说……”

    “妈妈,朵朵早就知道了,朵朵活不过四岁,如果可以用朵朵剩下的生命换你的健康,真的是赚了!”朵朵巴巴说着。

    明明是孩子的声音,却如大人一般。

    “不会的,朵朵会长命百岁,一定会的,一定会的……”不觉间,洛小陌已淌下了泪水,因朵朵的懂事,更因朵朵的命运。

    “妈妈,你怎么和爸爸说的话一样呢?”朵朵一边帮洛小陌擦着泪水一边问,并不觉得死有什么可怕。

    “?”洛小陌微惑。

    “爸爸也说,朵朵会长命百岁,一定会,一定会。”朵朵趴进洛小陌怀里,“而且,爸爸早就在帮朵朵寻找配型骨髓了,保镖叔叔说,爸爸说了,中国找不到,就到国外找,一定治好朵朵……”

    洛小陌的心忍不住颤动了一下。

    冷封早就在帮朵朵寻找骨髓了?

    他还说,中国找不到,就到国外找?

    洛小陌没有抬眸,心弦悄动。

    一个多小时后,冷封派人送走了朵朵,并承诺明天派人去接她。

    小朵朵笑得满脸是花,藏不住的开心,每天能有两个小时来别墅玩,她真的非常开心,亦,非常满足。

    朵朵走后,洛小陌正想说些什么,突见张妈端来了饭菜。

    洛小陌怔住,现在才下午四点多,就要吃晚饭了么?

    不过,说来也奇怪,她睡了一个午觉好像把午饭给睡没了,又和朵朵玩了这么久,真的很饿。

    算了,管它晚饭几点吃呢,反正先填饱肚子再说。

    看洛小陌吃得香甜,冷封悄然扬起了唇角,移步上了楼。

    冷封上楼后,张妈才小声告诉洛小陌这顿饭是“姑爷”特意吩咐做的加餐。

    加餐?

    难道景秀心告诉他了?

    心尖一颤,洛小陌连忙又给景秀心打了电话。

    景秀心说,冷封以前确实问过她,她曾说过流产后需要补充营养,也许,这就是他让张妈做加餐的原因吧。

    算了,不管他因为什么,加餐倒是正和了洛小陌的意思,宝宝需要营养。

    吃过加餐之后,洛小陌慢吞吞地上了楼。

    她发现她房间隔壁的房门是开着的,房间里有抹身影正在书桌前忙着写着什么。

    这个场景,非常熟悉。

    上一世,冷封为了躲她,经常会在隔壁房间忙碌。

    “扯娇!”冷封的声音打断了洛小陌的思绪。

    (扯娇,方言,多形容刁蛮、爱撒娇的小女孩)

    这个称呼,一下子将洛小陌的思绪带到了二十年前。

    当时,只因为老管家说他的孙女任性、刁蛮、“扯娇”,冷封便学了来,给洛小陌做了专称。

    洛小陌恍惚间,冷封已经走到她的身前,而且毫不避讳地将他刚刚写的东西递给了她。

    洛小陌有些恍惚,毫无意识地接了过来。

    ————————————

    扯娇:

    你还记得小时候……

    ————————————

    炸炸炸!洛小陌的脑袋里炸开了一片绚烂烟花。

    冷封刚刚居然是在写情书!

    他居然给她写情书!

    他,惜字如金,他,冷若冰霜,他,他居然,给她写情书!

    冷封抿着唇瓣,面色微扬,细品着洛小陌脸上的精彩表情。

    话说,冷封这个人,一旦认真起来,还真有些吓人,他居然上网查了上千种追求女孩子的方法,写情书便是其中的一种。

    洛小陌看着情书足足呆了十分钟才回过神来,她扯起唇角,摇头:

    上一世,冷封为了躲她,在隔壁房间忙公务。

    这一世,冷封为了追她,在隔壁房间写情书。

    呵,真是好笑!

    洛小陌抬手,将情书递回给了冷封,转身便准备离开。

    “扯娇!”冷封陡然伸手,将洛小陌拉了回来。

    一时之间,四目相对,无限情意随眸光流进了彼此眼中。

    “我又不扯娇,为什么叫我扯娇?”二十年前的话不受控制地从洛小陌的嘴里冒了出来。

    冷封没有答话,他只是看着她,深深地看着她。

    “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洛小陌亦发觉刚刚有些失言,她严肃起脸又道。

    看着洛小陌两片粉色唇瓣轻轻翕动,冷封的喉结滑动了一下。

    抱她,似乎已经不够,他想,吻她……

    身体比脑袋反应要快,冷封还未彻底理通自己想法的时候,他的唇已经先一步覆上了她的。

    那柔软的唇瓣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让冷封越吻越上瘾,他轻柔的,宝贝的,细吻着她的唇,那感觉,好似想要吻上一生之久。

    洛小陌怔着大眼,思维欠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已经完全被冷封魔性的吻迷惑了,什么也做不了了,只能任由他带着她深陷,再深陷。

    “嗯……”直到快喘不上气时,洛小陌的思维才续上费,她用力推开冷封,跌跌撞撞地跑回了房间。

    看着洛小陌逃跑的背影,冷封悄然扬起了唇角。

    他知道,她会重新爱上他,她的眼睛早已出卖了她。

    他叫她扯娇时,她眼里的神情。

    他与她对视时,她眼里的神情。

    还有她反驳“我又不扯娇,为什么叫我扯娇?”时眼里的神情,都证明她没有忘记曾经,更没有忘记他。

    还有,他吻她时,她繁乱的心跳更让冷封肯定了一切。

    款款扬唇,冷封随着洛小陌的脚步跟了过去,却在门口,迎上拎着药包快步走出的洛小陌。

    别墅已经姓冷,本就不宜待了,原先,她准备嘴上逞能,辩过冷封,将他撵走,现在,却是他先用上了“嘴”,那她,非走不可!

    “扯娇,你干什么?”冷封伸手拦住了洛小陌。

    “冷先生!你错了!第一,我不叫扯娇!第二,你我没有关系!你管不着我!再——见——”语毕,洛小陌便愤愤扒开了冷封,准备下楼。

    “扯娇……”冷封犹豫了一秒,才又开口,“你不要走,你不喜欢我在这里……我可以……不出现……”

    看洛小陌这非走不可的架式,冷封亦觉自己太过心急了。

    “不出现”三个字让洛小陌停下了脚步,她蹙起眉,努力疏理着。

    如果她没有出现幻听的话,那冷封所说便是真,他真的愿意不出现?

    见洛小陌疑惑,冷封便移步走近,又重复了一遍:“你不喜欢,我可以,不出现。”

    这次,洛小陌听清了,但是——

    她凭什么相信他?他刚刚还……

    思及此,洛小陌瞬间又坚定了原来的主意:她要走,她必须走,离冷某人越远越好。

    不知是因慌张还是身体平衡不好,洛小陌下楼的第一步便没有踩好,一个趋趔,整个身体失了控,眼看就要跌落下楼去。

    洛小陌的大脑一片空白。

    命运果然有够“眷顾”她,上一世的某天居然提前了,她的孩子才在她的肚子里待了两个多月。

    孩子……

    “啊——”

    一声痛呼响起。

    却不是来自洛小陌,而是来自冷封。

    听到冷封痛呼,洛小陌的魂魄才归了位,她才知道自己没有摔下楼梯!

    是冷封!冷封在最后时刻将她拽了上来,他却因惯性冲了出去,跌了三个台阶后,撞在了栏杆上。

    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冷封立即爬起来,奔到了洛小陌身边:“你有没有受伤?”

    洛小陌怔着大眼看着冷封,一时没了声音。

    冷封的黑眸里,慌张,焦灼,恐惧,担心……无数情绪交织在了一起。

    洛小陌的魂魄再次被吸进了冷封那双黑眸里。

    她的灵魂回到了上一世,回到了她跌落楼梯的那个时候,她看到,她跌落楼梯时,冷封瞳中的恐惧瞬间放大了无数倍!

    他,不似她想象中的那般无情。

    难道……

    他没有推她下楼?

    但她当时明明感觉有只“手”推了她……